斗破小说网

第七章 韩枫

上一章:第六章 黑魔鼎变 下一章:第八章 惊叛(全书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光影空间渐渐沉寂了下去,想要再次开启,又是要千年的等待。

中州大半的斗宗都进入了这斗帝遗图下来的神秘空间,但是只有六成斗宗活

着回来了,而其他境界,斗皇一流,能活着的只有三成。

巨大的损失背后,是更加巨大的收获。当然,具体有些什么收获,就是不传之秘,没有人会炫耀,默默地消化好处,等待着一鸣惊人。

风闲与药尘的收获极丰厚,许多斗宗在空间当中收获的药材,都拿来与风闲交换丹药,甚至有的斗宗强者,交换的只是药尘的一个承诺,而不是要立刻拿到所需的丹药。

药尘一一应下,不过,相比这些,体内黑魔鼎中的些材料神物,才是真正

的收获。仔细清査之后,有一种幸福总是来得么突然,充满惊喜,这些材料,

囊括各种先天后天珍奇异材,足够他炼数十年丹药都不虞有缺。

还有堪称无量的炼器材料,全数交给风闲,堆也能将风闲堆成炼器大师。

炼器不炼药,需求非常严厉,即使是天赋普通,只要斗气强横,也能有一

定的成就,关键就在于一个字——练,无数次尝试,积累经验。

风闲的炼器天赋原本就算不错,先天就有着火的属性,并且修行的天火三玄

变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这时有着各种材料供其挥霍,成长起来,唯有“神

速”二学才能形容。

其中最得意的作品,是给药尘炼制的一枚温魂养神的戒指,表面看上去,并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气而朴素,似乎只是一枚普通的戒指,事实上却非同小

可,能温养灵魂,长时间佩带,能提升一丝灵魂感知的能力。

别小看这一丝,对于灵魂感知达到了极境的药尘而言,这一丝感知提升,就

意味着炼丹的成功率至少多了三成的把握。

药尘也很珍视这枚戒指,时刻都戴着。

药尘在天星山脉的新总部待了一年,每天,都接近疯狂地炼着丹药,为星陨

阁增添着底蕴,几乎每隔两天,天星山脉就要爆发一次丹雷天劫。

一年之后,药尘带着黑魔鼎,又开始在大陆之上云游之旅。

随着药尘的四处游走,中州大陆之上,关于第一炼药师的传说也越来越多,更多的强者,都承认着药尘的地位。

当然,这也结下了许多仇恨,不断有强者找上药尘的麻烦。有一次,乘着药尘在一座偏僻的小镇上面炼药,三名巅峰斗宗,十名九星斗皇联袂杀至。

药尘当时还没有晋升斗尊,只能落荒而逃。由于当时跑得快,并没有受到任

何伤害,再加上各种事情很忙,药尘也就没想过要立刻报仇,打算先记在账上,

以后有空再去找那些人的麻烦。

然而,这个被袭的消息不知道怎么被传了出去,结果,两名斗尊,十余名斗

宗,斗王不计其数,在药尘没有参与其中的情况之下,自发地结成了一个讨伐联

盟,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将企图击杀药尘的三名斗宗的家族师门,彻彻底底地

从中州大陆之上连根拔起。

自此,便再也没人敢找药尘的麻烦。

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时光穿梭,恍然间,二十年过去。

星陨阁愈发的强大,与万剑阁,风雷阁,黄泉阁开始并称中州四大阁。

药尘与风闲都已经晋升斗尊,药尘被人称作无敌药尊者,而风闲被人称为风

尊者。由于晋升斗尊依靠的是药尘的丹药之功,便随性地改名古灵,借药尘拥有

的骨灵冷火的“骨灵”二字之谐音。

这时,两人在中州大陆,可谓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尤其是药尘,多次当众炼成八品丹药,并且毫不吝啬,将丹药放出拍卖,换成其他拍卖师,别说八品丹药,就算是七品丹,都是珍而藏之,每每拿出,必然是交换巨大利益,药尘这样炼成之后就直接拍卖的,简直就是败家。

不过,败家有败家的好处,名望得归,在某些人谈起炼药师时,药尘的名

声,有时候都至压了丹塔一头!这,就是极可怕的名气了。

这时除了上古传承下来的上古各族,其他超级势力,都隐隐地被药尘和星陨

阁压了一头。

药尘仍然游走天下,从离开圣丹城至今,已有三十年,这时,已然年过

半百。

其中经历了许多恩怨情仇,与狐族妖圣谷的小公主险些成婚,可惜,一场惊

天大战,多名斗圣出手,狐圣原本就寿元不多,几次依靠丹药强撑下来,为了避

免灭族,狐圣舍身成仁,将狐族妖圣谷送入了虚无当中的其他世界避褐。从此,

药尘便与小公主断去了联络,许多情缘,便这样不了了之。

还有玄衣,痴痴缠绵,两人关系时好时恶,有时争斗,有时相依,牵过手,

也互相伤过,有种擎缘的感觉,两人都有迈不过的一道槛,始终无法在一起。

整个中州,药尘都已经走了一遍,哪怕是些穷凶极恶的险地,也都留下了

他的痕迹。

终于,药尘的步伐开始踏向中州之外。

并没有使用空间虫洞,也没有动用传送阵,而是一人一骑,翻山越岭。

星陨阁的力量,这时也有些跟不上药尘的步伐了,只能追随着他的身后,勉强地提供着支持。

中州之外,是一片蛮荒之地,文明在这片路途上,是一种奢望,一路上,见

到的是腥风血雨的杀戮。

黑角域,是其中最为名的无法地带,无数恶徒强人在这里建立势力,争权

称霸。

离开中州的第三年,药尘来到黑角域的边缘。

这是一处大火焚烧的庄园,庄园外面,一队马鯱正在肆虐,正将一排排的

人头桩竖立起来。所谓人头桩,就是将人新首之后,将首级插在高约两米的木

桩尖端,是极其残忍的手段,但在黑角域四周,这种现象,却是一种常态的示

威手段。

药尘直接出手,一击焚世,整队马赋瞬间灰飞烟灭。

然而,就在药尘打算离开时,大火炽盛的庄园当中,却忽然传出一阵啼哭

声 · · · · · ·

三年后,在药尘的身旁多了一个幼孩,三岁左右,一双眸子充满了灵慧之

性,醪呀学语,嘴里诵读的是一篇篇炼药经。这些经法,并非药族传承,而是药

尘自己总结,论底蕴不如药族原始传承深厚,但是,却更适合单独授徒的学习,

就细节而论,并不比药族的底蕴薄弱多少。

这孩子,正是药尘从废坡的庄园当中救出来的孩子,三年过去,药尘发

现,这孩子有着完美的火木双重属性的体质,并且聪慧过人。听人说,那庄园叫

做韩家庄,只有一个新生儿,叫做韩枫。

姓韩!药尘顿时有一种有缘分的感觉,便将这孩子视作完美的弟子,开始培

养起来。

从两岁开始,便为他进行初阶的筑基,调配着适用于幼童的筑基灵液,无痛

苦,并且无副作用,可调弹精竭虑。

到三岁时,韩枫的火木属性,已经格外突出,体内开始诞生丝丝的斗气,

但并不立刻进行扩张的修炼,而是用这丝斗气温养全身,增加潜力天赋,这是

药尘最擅长的。这孩子,天赋原本就不错,再经由药尘的调养,已经臻至完美

的境界。

“师父,师父,下一段是什么呢?”

韩枫小手拉着药尘的食指,问道,一双明眸般的眼睛,透露出对知识的渴望。

“呵呵,贪多嚼不烂,多想想刚才一段,里面蕴藏的道理,你真的悟透了?”

药尘将小韩枫抱进怀中,笑着说道。

“呃· · · · · · 师父,可是我觉得我都知道了,不信我说给你听。”

韩枫一板一眼,个小大人似的,和药尘说着刚才男段药理中的各种道理。

药尘一证,所谓奇才,不过如此了吧?

“哈哈,不愧是我药尘的弟子,好,非:,师父这就教你下一段,看看你

是不是还能完全悟通其中道理,听好了,这段比较难 · · · · · · ”

一师一徒,一大一。?唤桃谎,两人之间,倒也其乐融融,颇有天下逍遥

的感觉。

药尘就这样带着韩枫,继续他云游天下的道路。

去过极遥远的海边,与海族打过交道,也去过极热的火山,受着各种各样的苦。

十年过去,药尘渐渐失去了昔日的锐气,专心看着韩枫成长。看着韩枫一天

天日益精进,无论是斗气,还是炼药术,药尘都感暖,韩枫就是一种完美,哪怕

是在药族当中,花费无量资源培养,才有可能达到韩枫这样的进步。

有徒如此,倒也老怀慰,看着小小的韩枫一天天成长起来,药尘颇有一种

放下恩怨情仇,专心授徒的念头。

只是,人不招事事惹人,真想要放下,又岂是么容易的事情,不是想放就

能放的,也是因果深重,合该出事。

这一日,药尘出门,去将最近所炼的丹药送

去星陨阁设置在千里之外的联络处,原本韩枫都会伴随与他一同前往,但这一

次,韩枫因为越阶炼制四品丹药,便被留在了隐居之处。

夜幕落下,月华初上,

“咚隆”一声闷响,韩枫失败了。

毕竟这是四品丹药,对于他而言,还有许多细节,就算心中明白了,也不能在炼制过程当中做得面面俱到。

韩枫吐出一口长气,有些生自己的闷气,原本是有机会成功的。

“你这样炼有些不对。”

忽然,一道飘忽的声音,从外间传了进来。

“谁!是谁?”

韩枫心中一惊,从一旁抓起一把长剑,却并不冲出屋子,站到房间的一处角

落,小心地戒备着,一座小小的斗阵无声无息地开启。

“呵呵,小师侄,无需害怕,我只是来指点你的。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

了,不过,有几处地方,你做得太正,换一个角度来炼,成功的机会,至少多出一倍,你且听我说来 · · · · · · ”

声音一转,一道口决念出,却是直指韩枫刚才所遇到的问题。

韩枫这时已经得了药尘三分真传,自有本事分辨得出,这口快是真的,而

且,在心中演化其中的炼药过程,成功的机会的确大了许多,至少比他原本的手

段要强得不止一筹半点。

“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韩枫目光一闪,突开口问道。

“呵呵,还以为你不会问,我是你的师伯。”

“师伯?可是我师父说,他的师父,只有他这一个弟子。”韩枫很是警惕。

“呵呵,是因为我与你的师父,有着一些过节,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

了。嗅,往事已矣,现在回想起来,时还真是年轻气盛,为了一本焚诀,闹得

师兄弟之间友情不再,啧啧,真是后悔啊。”

焚决?

韩枫目光一动,“焚决是什么?”

他却是记起,师父的确有着一卷书,名为焚决,每次师父翻阅那卷书时,脸

上都会浮现出天人交战的神色,似乎有着许多秘密。

有一次,他愉拿了那本焚诀,想要一观究竟,结果还没来得及打开书卷,就

被师父寻了上来,对他很是一顿教训。

从小到大,别说打,就连骂都没有骂过他。可一次,却是狠狠地教训 · · · · · ·

虽然受了教训,但是聪慧如韩枫却知道,那本焚诀绝对非常了得。

师父或许是为了他好,而不让他知道其中的内容,但是,愈是如此,他就愈

是想要知道,焚诀,到底是什么。

而且,韩枫骨子里面,就有着极深的好强。每次师父说不行,他便偏偏要将

原本不行的事,做到成功。久而久之,韩枫对师父的一些判断,便不再是么信

服,只是出于敬畏,这才勉强收起了对焚诀的觊觎之心,师父的东西,迟早都会

交给他的。

但是,这时,听到有自称师伯的人对他说到焚诀 · · · · · ·

心中好强与好奇的火焰再次燃起,这一次,却是怎么也止不住了。既然师父

不告诉他,那就听听别人是怎么说的。

“呔,你师父没有将焚块传给你吗?”

那声音,似乎很是惊伢,语气中,充斥着浓浓的不可思议之感。

这话,听在韩枫耳中,却异常刺耳。

“呵呵,也对,焚决这么了得的东西,换成是我,也不会轻易传给弟子,哪

怕是二个比自己天赋更强,能力更好的弟子,也要再三考虑,毕竟,教会徒弟,杀死师父的事情,嘿嘿,这就不提了,你真想知道焚诀是什么?”

这声音的主人,明显已经观察韩枫许久了,知道他的性情。

这时,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拨着韩枫心中的好奇与好胜之心。

也是药尘从小到大都太宠韩枫了,也一直认为,韩枫的天赋,是真实的完美天赋。虽然嘴上没有如此这般的与韩枫说过,但是,潜移默化,以韩枫的聪慧,自然也就看出了药尘这样的想法.

偶尔的时候,韩枫也会党得,自己的确要强过师父,只是师父修行的时间比他长而已。

有时候,韩枫也会幻想,有朝一日,他若是取代了师父,成为了大陆第一炼

药师,或许,才会是真正的实至名归的大陆第一

现在师父的“第一”称号,其实还是得了师父丹药好处的强者们的抬捧,而

其他更强的炼药师,又不如师父那般大方,自然也就没有个颜面去与师父争第

一的位置。

但若是换成他继承了第一之位,到时候,哼 · · · · · ·

不过,韩枫心中也非常清楚,那是一段很长的路,或许,要四五十年才能达

到。虽然好强好胜,但是,韩枫更有着理智的判断,二十年后,他能比现在的师

父更强,但是,想要真正天下第一,至少还要二十多年的苦修。当然,如果这中

间能有什么奇遇,或许,就能缩短这个时间。

“如果,你从现在开始学习焚诀 · · · · · · 嘿嘿,我觉得,二十年之内,你就有可

能超越你的师父,成为真正的大陆第一炼药师,包括传说中的药族,也不会有人

能够与你匹敌。”

韩枫一证,焚诀,有这么强大?

“哼,你想诱骗我帮你偷焚决!”

韩枫眼睛一睐,看穿了那声音的心思。

“哈哈哈,果然聪慧,天资过人。不错,我的确还想着焚诀,不过 · · · · · · 我与

你师父一样,都是八品炼药师,你师父不敢炼,必然有着原因,我又岂敢去炼。

只是,不想看明珠蒙尘,你,才是焚诀真正的传人,可是你师父,嘿嘿,私心太

重,不想将焚诀传授给你,其中原因,以你的智慧,应该能想得清楚吧。”

“你 · · · · · · 是谁。”

“我是你的师伯,名叫慕骨,在中州,也算是薄有名声。罢了,说再多,恐

怕你也不会信我,不如这样,一个月后,我再来找你,就在后山的颗雷击木

旁。”

声音说到最后一旬,已经是从极远处徐徐传来,显是人已经走远。

韩枫脸色变幻了数次,却是执着手中的长剑,来到师父的房间。房角一角,摆着一件木箱,这是沉铁木,坚硬程度不输任何精钢陨铁,箱口被一把玄铁锁锁住。然而,这却难不倒韩枫,斗气徐徐一转,便将玄铁锁完美地开启,这些年,他没少干过这样的事情,偷看师父的东西,自然要有一些能“偷”的本事。

木箱当中装着许多书卷,大多记载着强大斗技的皮卷,还有许多独门炼药

术,但是,就是没有那本焚快。

韩枫眼神微咪,就算他答应了师父不再私看焚诀,师父也仍然是将焚快带走了·····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小说的作者是天蚕土豆,本站提供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六章 黑魔鼎变 下一章:第八章 惊叛(全书完)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 斗破苍穹之秋雨 斗破之死神纵横 斗破苍穹 斗破苍穹之邪尘傲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