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七章 丹雷劫

上一章:第六章 测试 下一章:第八章 异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斗丹会。

在圣丹城,这是一场浩然盛会,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的确可以决定

些家族,明年参与丹塔丹会的名额。

这次斗丹会,吸引了上千名炼丹师参与,大多都是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家族派

来的弟子,争取能参与明年的丹塔丹会。

至于五大家族那样实力强横的家族,自然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

名额。

这些家族,显然不是对手,派出来最强的弟子,也不过是五品下级。真正的

对手,是出自圣塔内部,那些没有家族,却有着相当实力的炼药师们。

“白威也亲自上阵了,哼,七品高级,又教出了两个六品下级的年轻弟子,

他在丹塔的地位,倒是越来越稳了。”

丹虎臣冷冷地说着这话,不无嫉恨之意。原本,白威是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一

条小虫,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他被这条从来没放进眼中的小虫反咬一口,筑下

无可弥补的大错,被逐出圣地十年之久!

“不止是白威,还有廖横,据说,已经有八品低级的实力,另外,还有赵侑

信、包录余、洪金宏 · · · · · · ”简成章在一旁淡淡介绍道,“这一次想进前十,恐怕

有难度啊。”

“呵呵,这倒无妨,丹塔参与斗丹会的,就只有七人是六品高级以上,以药

尘的天赋,排进前十,不成问题,我相信药尘的实力。”丹虎臣目光一闪,药尘

的炼药师等级,或许真的不到六品,但是,在药尘的身上,他能感觉到一种奇迹

来实质的丹雷,惊动了整个妖圣谷!

的力量。在妖圣谷中之时,药尘就数次炼出六品丹药,并且,曾有二次,直至招雷!

众所周知,七品高阶丹药,才能引来丹雷,若是中阶,也只是天地异象,

风云搅动,只闻雷声,不见雷落。但是,药尘的六品丹药,却能直接引下丹雷,那才是极品中的极品!

只是一次炼丹走到最后一步收丹时,药尘毕竟年轻,没有应对丹雷的经

验,被丹雷毁去了丹药,最后是在妖族圣女的出手之下,才救回一颗被雷炸得焦

黑的废丹。

简成章淡淡看了药尘一眼,虽然有韩师叔的古怪反应,但是,他还是很难相

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会有六品炼药师的实力,怎么看,都只是五品,甚至有

点勉强的味道。

药尘摸了摸鼻子,他没有多少信心,但是,对于斗丹,他倒是跃跃欲试。

此时此刻 · · · · · ·

内域,丹塔一处密室当中,韩珊珊正脆在一名白发老者面前。

“珊珊,那小子,不能住在丹塔之中。”

“为什么?师父,他身上有不少秘密,我觉得可以学到很多炼药术耶,呐,

上次我那么炼都炼不完美的定风丹,就在他身上找到了办法。”

“小子,是药族弃子。”

“又有什么关系,我管他是弃子还是天才,只要有利于我,就可以了。”

“除非你嫁给他。”

“嫁 · · · · · · 师父!”韩珊珊的脸上泛起红云,“也不是不行啦,不过,他

比我小耶。”

“咳,我的意思是让他入赘。”

“不要了,他是男人,我讨庆入赘的男人。”韩珊珊还真的认真地想了想,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她想的原因是,只要嫁给了药尘,或许她就算是药族中人,就可以学药族的炼药术了,不过,是药尘入赘的话,恐怕这个想法就要泡

汤,得不偿失,她才不干呐。

“那让他离开丹塔。”

“不行!”

“哼,区区一个五品炼药师而已,珊珊,你还小。”白发老者摇了摇头,双眼中充满了担忧。从他的角度来看,韩珊珊对药尘的好感,已经过了线,十有八九,是药尘用了手段,引诱了韩珊珊。韩珊珊其实是他遗落在外的曾孙女,他不得不多留个心眼,调査之下,竟然得知,妖圣谷的小公主,似乎也被此子引诱过!

“师父,你别乱想啦,我觉得,以他的资质,可以进入丹塔学习。”

“不行。”

“师父 · · · · · · ”

“撒娇也没用!”

白发老者有点头疼了,这个闭门弟子,平时疼过头了,养成了她现在这个我

行我素的性子,他一直担心,她将来还嫁得出去吗?所以,平常只要一有事,他

就会用把她嫁人来威胁她,往常对她都很有效果,不料今天 · · · · · ·

她竟然真的有考虑!

过分。≌飧鲆┏荆狘/p>

“怎么样才有用?哎呀,师父你老人家有什么条件就说嘛,除了让他入赘这一条以外。”

韩珊珊继续撒娇,平:苡杏玫呐?苏惺,就算痴迷炼药术的她,也本能就

会用,从地上爬了起来,手脚并用,整个人都揽在了白发老者身上。

“松 · · · · · · 松开,这成何体统。”

“师父,师父,答应我嘛,我都答应让他进圣塔学习了,你不肯,我就偷偷

教他哦,包括秘术。”

“你敢!好好好,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不许太难哦!”

“嗯。”

“好吧,好吧,师父老人家请示下。”

韩珊珊笑睐睐地从白发老者身上跳了下来,其实,她是知道自己身世的,白

发老者,就是她的祖爷爷,她偷偷用验血丹验证过了的。

“你不是说,他参与了这一次的斗丹会吗?如果他能拿到第一,我就一切随

你。”

“师父,这可是你说的哦。”

“嗯,一言为定,不许再来纠缠为师了。”

“好,没问题。”

轰隆隆 · · · · · ·

就在这时,一阵雷鸣之声,忽然从远处传来。

白发老者目光一凝,

“扑,丹雷落世,这是谁炼成了七品高阶丹药了?”

韩珊珊也是眼露神光,就算是她,想要炼成七品高阶丹药,都要经过许多准

备才能成功。每一颗能引发丹雷的七品丹的诞生,对于她这样的丹痴而言,就僚,

是酒鬼嗅到了陈年佳酿一样,引人沉醉其中。

“我去看看。”

“ · · · · · · 嗅。等等,这丹雷,有点 · · · · · · 古怪”

“什么?”

“这,这不仅仅是丹雷,还有其他的东西在这里面,极品丹药?极品!"

韩珊珊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能在斗丹会中炼出极品七品丹药 · · · · · ·

“。?rdquo;

“怎么?”

“那药尘不是没希望得第一了吗?”

能炼成七品丹药,此人必然是这次斗丹会的第一名了,怎么想,药尘都不可能超越。

“呵呵,如此正好,把此子送 · · · · · · 噫,好吧,给你点面子,只要他不进入内域即可。”

白发老者受不了韩珊珊扮可怜的神色,摇了摇头,丫头长大了,有自己的想

法了,再也不和他老头子一条心思了。嗅,既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一言难尽的

感觉。

韩珊珊这时才意识到,从刚才开始,师父就是在哄骗她,而她因为一向自

傲自大惯了,第一名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但是对于别人,恐怕就没有么

简单了。

“师父,你下次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说得好你理过我似的。”白发老者怒气冲冲地翻着白眼,想想,除了和

炼药术相关的事情,这个关门弟子,真没有为其他事情找过他,通常都是他主

动。想到这里,白发老者对药尘的意见就更大了,这还是韩珊珊第一次为了其他

事情来找他,第一次。?褪俏?艘桓瞿腥耍狘/p>

“我去看看是谁炼出了极品丹药。”

韩珊珊刚走出丹塔,就看到外面有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韩师叔 · · · · · · ”

“什么事?”

“师叔您不记得了?您让我帮您看着斗丹会的,已经结束了 · · · · · · ”

“这么快?”

“咳,也不算是结束了。”

“到底忽么回事?”轰,白发老者忽然出现在门外,盯着这名弟子问道。“师 · · · · · · 师祖 · · · · · · ”

名弟子显然吓到了,师叔在他面前,都是高不可攀,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师祖!

“说。”

“是,是这样的,有人炼出六品超极品丹,结果由于准备不足,丹雷轰爆了

整个会。??颐挥腥松送 · · · · · · ”

白发老者隆大眼睛,大笑一声:“超极品丹?你确定?”

“是的,师祖。”

“哈哈,极品都难得一见,超极品丹,噫 · · · · · · 我就说,丹雷当中,有些别的

味道,果然如此。”

白发老者伸出手一把拉住韩珊珊,身体一转,瞬间便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斗丹会场此时此刻已经是一片狼藉,所有正在炼制的丹药,都在

丹雷当中毁为灰爆,这时看上去,情况极惨,到处都是灰。

数百名炼药师都用恨恨的目光锁住了其中一人,正是此人炼成的超极品六品丹药,招来了强横的丹雷。原本丹雷并不可怕,道场之上有着防御的斗阵,但

是,这次出现的丹雷却极洈异,先是落下三发,然后又是三发,变换着节奏,连

续三次之后,终于抓住了斗阵的一个防御间歇的破绽,轰隆连贯而入,将整个道

场毁坏。

最可恨的是,此人炼成的六品丹药,赫然没有遭劫,倒是大家正在炼制的各

种丹药,替其受了连串丹劫!

众人在此辛苦努力半天,结果却是为他人作嫁衣。

白威也在其中,这时他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将此人撕成碎片,喂猪喂狗。

与他一般想法的,并不在少数。

就连丹虎臣与简成章两人也都面面相舰,众怒难犯。?还 · · · · · ·

超极品丹,虽然只是六品,但是,一个“超”字,就足以令其出神入化,大

不一般!这时,简成章再看向药尘的目光,再也无法如之前般淡定淡然了,

“师弟 · · · · · · 此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丹虎臣摇了摇头,他想不通了真真的想不通。?俗尤绱饲绷,如此天

赋,怎么可能会是药族弃子?药族的人,难道都是眼瞎了吗?不错,他的确是希

望看到药尘身上的奇迹,但是,他只希望药尘炼成六品极品丹。以极品论,就有

稳进前十的资本,话说回来,就算进不了,他带回一个如此天赋的“弟子”,自

然也脸上添光,能在丹塔当中运作许多好处出来。

只是,丹雷落下,大劫大难,整个斗丹会都被破坏,药尘不知道给他得罪了

多少人 · · · · · ·

不过,人是他带来的,无论如何,都由他来扛起。

“咳,药尘,去把丹药送上去,介绍介绍。”

丹虎臣咬着牙,顶着众人的怨恨眼神,示意药尘继续按照斗丹会的流程将炼

成的丹药送上评审。

“等等,这小子狼子野心,处心积虑破坏斗丹会,怎么能如此便宜就让他

过关。”

见到丹虎臣站了出来,白威这时不再忍了,一步眺出,伸手直指药尘。

这话,一下子说中了所有人的心思,虽然明知道镨不在药尘,但是,这场灾

难,总要有人来负责任!

如果药尘的丹药也毁了,众人自然唯有自认倒霉、但是偏偏只有药尘的丹药

未毁于丹雷天劫,这就令众人难以忍受了。古话说得好,不患寡而患不均。

一下子,药尘成了万夫所指。

药尘站在台上,指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这种场面,被如此多的炼药师

怒视,这种压力,直指灵魂,不亚于正在遭受来到灵魂力量的强横攻击。

轰!

天空突然炸响,只见黑影一下落地,却是韩珊珊与白发老者两人。

韩珊珊一脸惊喜地看了一眼药尘,转过头,便对着白威喝道:“谁说他狼子

野心了,哼!我看,是你不服气吧!有本事,你也炼一颗超极品的丹药出来。∥业娜,你也敢乱吠!”

哗然!

韩珊珊是什么人,或许还有许多小家族的人不太清楚。但是,白发老者的来

历——整个圣丹城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丹塔当中,是排得上号,说一

话,能震动整个圣丹塔的核心高层人物!虽然近几十年来不管世事了,但是,只

要一日朱死,其余威,都能令天地喋声。

而韩珊珊是此老一手带来,自然无人再敢抬头说话。

药尘呆了呆,抬头朝韩珊珊看了过去,然而,洈异的,一道奇异的力量,却

引导着他的目光,瞥向他处,却是直直地与白发老者的双眸对上。

轰隆

药尘脑海当中一声巨响,就是从万米高空坠入大海深渊,一下子,灵魂变

得支离破碎。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可怕感觉,然而,就在最后破碎的一瞬,药尘

灵魂深处泛起一丝力量,坚韧地守住了最后的底线!

白发老者眼中现出一丝惊异,以他的灵魂力量,一个小子所有的秘密,都是

一眼看穿,然而,药尘却在最后关头守住了心神,虽然其余的都不堪一击,但

是,无论他如何激发灵魂力量入侵,都无法打破那最后的关头。

难怪此子能够炼成超极品丹,在灵魂之力上面,此子有着极其可怕的天赋,

恐怕 · · · · · · 已经有七品高级,不 · · · · · · 或许,更高,但这想法,实在有点夸张。

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培养而成呢。

姓药?如果是姓魂 · · · · · · 倒说得过去,姓药,就有点扯不通。正想着这样的心思,韩珊珊却是发觉了老者对药尘的灵魂探索,娇咛一声,

“师父!你想毁约?”

却是又提到了之前的誓约,此子若能夺得斗丹会第一,就让他进入丹塔学习

炼药术。

“好好好,我知道了,只是试试他而已。”

白发老者心中却在想,是不是真的可以把韩珊珊嫁给这小子?这小子的灵魂

力量如此强大,如果由他调教培养一下 · · · · · ·

“师父!那是不是现在就可以为他造册进入圣塔?”

韩珊珊迫不及待了,药尘身上有好多和炼药术有关的秘密。光是看着他炼

药,就会激发她心中许多灵感的火焰。种感觉,就僚是一团斗火,正在她的身体深处燃烧!

更让她意外的是,药尘竟然炼出了超极品丹!

略略的有些不甘心。??较衷谖?,还从来没有成功炼成过超极品哪怕

是二品、三品的丹药,最高的成就也不过是极品而已,

“超极品”这三个字对炼药师而言,是一种终极荣耀!

药尘心中猛然一震,从白发老者的精神漩涡当中捧扎出来。刚才一瞬间的灵

魂碰撞,其实让他受益良多,就像炼器一样,在刚才抵挡白发老者的灵魂入侵

时,一缕最精粹的灵魂力量被锤炼而出,这时平静下来,看向四周,仿佛一切都

与过去不同。

“噫?”白发老者目光一闪,感觉到了药尘的这一变化,有点不敢置信,此

子竟然能在危机当中成长,而且速度如此之快!

“你,跟我走。”白发老者亲自走到药尘面前,说道。

药尘张了张嘴,就看到韩珊珊朝着他拼命点头,示意他答应下来,便恭谨地

行一礼,“敢不从命。”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伸手向着药尘一卷,便带着他与韩珊珊二人从会场之上

消失不见。

余下其他人,都喋声不语,高层意动,岂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够咬声的?

“咳,今日斗丹会暂时中止,明日同一时间,所有丹药毁于丹雷的炼药师,

可以继续。”

斗丹会的主持者这时才站了出来,宣布他们之前讨论的结果。圣丹城的历史

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被丹雷毁了斗丹会的事情。

丹虎臣脸色古怪至极,白发老者,是母亲的师尊,是他的师祖 · · · · · ·

而他带回来的药尘,被师祖带走了!

这事 · · · · · ·

“好事,还是坏事?大师兄?”

简成章也彻底傻了眼,被韩珊珊看中,其实事情不大,毕竟,韩师叔就是药

痴,没多少人会在意,但是,师祖带走此子,整个圣丹城,恐怕都要轰动了

“我 · · · · · · 也不知道,人是你带回来的,你做好准备,或许,师祖老人家会召

唤你去询问,在师祖老人家面前千万不要要花样,任何谦言在师祖面前,都无所

遁形。”

咕嘹,丹虎臣咽下口水,点了点头。

药尘在斗丹会上的名次,最后不了了之,由于未能在第二天回到斗丹会,炼

成的超极品丹也就没有送去评判,按照流程,自然也就失去了斗丹的资格。

不过,丹虎臣的地位瞬间得到稳固,受到师祖召唤,金口点拨,确定了其在

丹塔中的新位置。不过,相应的,药尘是他徒弟的说辞,自然而然改成了他从外面带回来的好苗子 · · · · · ·

仍然是白发老者闭关的密室当中 · · · · · ·

“师父,我才不要收他为徒,要不,你收吧?”韩珊珊用力摇着头,拒绝了

师父的意思。

“怎么,师父的话敢不听了?”

“没有。我觉得带徒弟很烦。?Ω改悴痪途醯梦液芊陈穑炕岽蚪廖伊兜|/p>

。?,我只要看他炼丹,和他讨论一些东西就好,教的事情,我不想干。”

白发老者一时喳住无语,只想要好处,不要负责任,这个关门弟子,他 · · · · · ·

收得可真失败。

“师父,要不你把他整成我师弟?”

“为师向天下昭告,你是我的关门弟子,你是要为师打破誓言?”

“额,反正我不收。”

“我不管,人是你要来的,你负责他的事情。”

白发老者有点恼怒了,一甩衣袖,一阵怪风便将韩珊珊吹出门外,赶了

出去。

韩珊珊吐了吐舌头,

“气什么气嘛,我不收徒就是不收,让我负责 · · · · · · 我

就把他当药童,能学多少就看他自己能理解多少了。”

一个月后 · · · · · ·

炼药房。

“药尘!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许用我的黑神鼎炼药!"

“借用一下不会有事的。”

“谁说不会有事了,你用过之后,我怎么都觉得明明是我的药鼎,却和我有

了隔阂!”

"呃,可能是因为我的相性与它更合吧。

药尘摸了摸鼻子。

“哈。∧阍诿?亲,你撒谎,一定是你做了什么!快点交代,说出来,姐

姐就不怪你。”

“咳,什么也没做啊。”药尘将手背到身后,上一次相信韩珊珊这句话,他一整夜都没能睡着,一闭上眼就是噩梦。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最好不要去惹。

韩珊珊大怒,好。??岸嘉什怀隼戳,看来是老虎不发威,被人当病猫

了,暴怒地便朝着药尘扑了上去:“去死吧!”

一翻打闹,最后,竟然是药尘胜出 · · · · · ·

被女性柔美压迫得吃不消的药尘随口叫了一声“我刚刚有新的发现”,这就

立刻让韩珊珊卸下武装,就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与药尘热火朝天地聊起

炼药术来。

不过很显然,药尘的眼神有点斜 · · · · · · 刚才打闹的过程当中,韩珊珊衣襟有些松开,露出了几点雪白泛红的肌肤。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小说的作者是天蚕土豆,本站提供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六章 测试 下一章:第八章 异火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元尊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 斗破苍穹之天帝传奇 斗破苍穹续集纵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