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三章 深山迷途

上一章:第二章 风家大难 下一章:第四章 妖谷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半月后。

深山当中,药尘与风闲二人彻底地摆脱了追兵,但同时不幸的是,两人也都

迷了路。

风闲有点呆呆地看着药尘,他终于认出了衣衫槛楼的药尘,这不就是那天和

他分食的个乞丐吗?

不过,这时候,心里面也只有苦笑,看起来,当初自己一时好心,倒是真的

结了一个善缘,不然,以药尘的炼药水平,当时怎么会选择危机当中的风家。

只是 · · · · · · 还是那句话,风家拖累了药尘。

忽然,药尘停下脚步,嘴角又吐出一口墨黑色的血块,脸色微微一变,坐到

地上,却是一连服食了数颗丹药,这才重新压制住了胸前的那颗青种。

“您 · · · · · · 没事吧?”风闲紧张地问道,斗王的杀招,这半月以来,一直折磨

着药尘,数次暴露痕迹被追兵追上,也都是药尘体内的青种散发出了气息。

“没事。”药尘淡淡一笑,这股木属性的力量,对他而言,其实并不全部都

是坏事。虽然身体遭到破坏,但是,不断地以三花聚火功去凝炼这颗青种,同时

又能抽出许多木属性的生机之力,转化成为自己的力量,增强若自身的体质。

原本,药尘的潜力经历过一次燃烧,虽然通过两年的休养,不断的药。?悬/p>

经得到了恢复,但是,距离恢复到完美,还是有着差距,要继续数年的药浴弥

补,才能够真正恢复他原本该有的潜力。

但是,这颗种入体内的青种,却让这一过程缩短了,凝炼青种而得到的生

机,是通过药浴获得的上百倍之多。

唯一的缺点,就是很有可能一时不能挡住青种的破坏力量,身死后彻底玩

完。

不过,不破无立,药尘对于这样的危险,早就已经置之度外,没有付出,哪

来回报!

这时,盘坐在一棵大树之下,双手轻轻按在地上,可以看到,大量的肯气雾

气,从药尘身上的毛细孔中缓缓吐出。这是青种的青气,四周的草木受到这青气

的侵入,瞬间疯狂地生长起来,这是木属性的催生,但是,这种催生,并非益

事,而是一种破坏!

刹间,疯狂生长的草木耗尽了它们的生命潜力,飞快地枯黄凋零。

药尘脸上泛起一道红光,这是三花聚火功的斗火。他压制着体内的破坏,炼

化着青种的青气,将其中破坏的力量,一点点驱出体外,留下些勃然的生机。

这力量,是来自一名斗王强者,对于药尘而言,极为浩瀚沛然,同时,青种

当中所蕴藏着的木行之秘,也在三花聚火功的斗火凝烧下,一点点展露在药尘眼

前,这是最本源的力量,也是木家功法最核心的法则。

扑哧 · · · · · ·

又是一口黑色的血块从嘴里喷出,这一次,药尘却露出了笑容,黑色的血块

当中,带着几缕青色,这是青种开始被炼化的迹象,再这样下去,不出数日,他

就能彻底将青种转化成为生机。恐怕只这一下,他就能真正突破斗师的境界,成

为一名真正的大斗师,而不需要再依靠紫炎丹或是极炎丹的强行提升。

药尘站起身来,看了眼满脸不安的风闲,微微一笑,说道:“走吧。”

“是。”

风闲点了点头,恭谨地说道。

“我比你还。?院笥貌蛔耪庋?Ы。”药尘拍了拍风闲的肩膀,暖了口

气。

“同是天涯沦落人,以后,我们就以兄弟相称。”

“我 · · · · · · ”风闲张了张嘴,没有想到药尘会说出这番话来。说实话,他一路

跟着药尘,目的十分单纯,就是保护受了伤的药尘,他的打算,是等药尘伤势好

转之后,他就回武隆城 · · · · · ·

“你想回武隆城,我知道。但是,我想和你说个故事,一个关于药族没落分

家的故事,一个药族弟子,是如何被赶出药族的故事 · · · · · · ”

半个时辰之后,听完药尘故事的风闲,嘴张得更大了,愣愣地说道:“你是

药族 · · · · · · ”

“是的,我叫做药尘,就是这个故事中被驱出药族的个没落弟子,我

与药族的刑首药万归有着深仇大恨,药万归的父亲,是药族最有势力的核心

长老之一。”

咕畋,风闲咽下一口口水,这样的仇,根本就不可能报得了。

“但是,我不会放弃,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有朝一日,我一定能够做到一

些现在看起来绝无可能的事情。风闲,风兄弟,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力量,而

我,也会是你的力量,一个斗王而已,不需要十年,此仇必报。”

一个斗王而已

风闲听着药尘嘴里说出来的这旬话,忽然间笑了,

“什么一个斗王而已,

你 · · · · · · 也只是大斗师吧!”

没有大量资源的投入,一名大斗师想要晋升斗灵都是天堑一般,更何况

斗王。

熟知,药尘微微一笑:“我只是斗师,现在的境界,大概是四星到五星

之问。”

风闲觉得腮帮子有点抽筋的感觉,打死他也无法相信,药尘只是五星斗师

能从斗王一击之下逃走,至少也要有斗灵的实力也就是说,就算有瞬间突

破境界的强力丹药,也要有大斗师的实力,面对斗王的攻击,才能有一线生机。

“你 · · · · · · 怎么可能是斗师?”

“我是炼药师,所以,相信我。”

药尘深吸口气,这时,方才峥嵘初显,难以形容这种感觉,一个人奔逃,只

顾自己活既可,现在拉着风闲,还是个有求死之志的笨蛋,未来前途的难度何止

百倍?药尘心中沉重,心思也不由为之而变得深沉,人,穷则变,变则通。

风闲看着药尘,心中还是有着疑问,只是这时统统压了下去,走二步,算

步吧。他也不是真心求死,只是大变之下,本能想与家人同生共死,不愿在患难

中独自贪生,这也是看到对方有着斗王强者,失去了报仇的信念。如果真能报仇

有望,他又悠么可能轻生乐死?

“我们现在忽么办?”

下意识地,风闲向药尘问道。

药尘心中也没有定计,但是,看着风闲迷茫的脸色,他知道,自己必须有主

见起来,略二思索,便开口说道:“这里是深山,我们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二直

走,总能走出去,一路上,町以采集药材炼制丹药。”

时光勿勿,宛若流星,又是一月过去。

人有着目标,就能发挥出连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力量。一路上,药尘风闲二

人采集了许多丹药,也遇到了不少守护灵药的魔兽,为了争夺灵药,爆发了不少

战斗,其中许多次都是生死一线之间,但两人都坚强地挺了过来,不断的战斗,

也让药尘加速了对青种的生机的炼化。

风闲在战斗当中的提升,有点出乎意料,家族破灭,打开了风闲天赋之门,

每一场战斗之后,通过药尘的丹药巩固,都有着惊人的进步。

不过,相比之下,药尘的提升,却是有点不讲道理的蛮横,随着对青种持

续的汲。???牧α吭谝┏咎迥谠嚼丛匠渑,力量节节攀升,直到九星斗师

的顶点。

其实,药尘原本的体质、经脉、丹田,早就已经在无数次药浴当中,达到了

大斗师所能达到的巅峰,这时,补充欠缺的生机能量,不仅让他两年前燃烧潜力

的后遗症得到了彻底的修复,更是让他不断晋升。

“我要突破大斗师了。

药尘停下脚步,突然和风闲说道。

风闲面色一紧,跨一个大境界的突破,变数极多,有的人能够一举成功,顺利晋升,但大多数人,都会遇到种种困难,从而功亏一箦。

“我替你护法。”

风闲深吸了口气,坚定地说道。

药尘闭上眼,脸上抽搞了一下,便降开了眼,说道:“噫 · · · · · · 不用了。”

“什么?”

“已经晋升成功,我现在有一星大斗师的实力。”

风闲脚下一拐,险些站不稳,再次叫道:“什么! "

“没听清?”

“听清了,但是,怎么可能!”打个颇抖就从九星斗师晋升到大斗师了?

再顺利的人,又哪里有么容易的!

“好不是很难,自然而然吧。”

药尘淡淡一笑,他多次服用紫炎丹使用大斗师境界的力量,大斗师这一个大

境界,对于他没有任何的神秘可言,能量到了,自然也就晋升了,就人出生之

后,天生就会用口鼻呼吸一样简单。

自然而然 · · · · · · 才有鬼!风闲翻了个白眼。

“走吧。”

药尘想了想,却是转过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

“等等,去哪?”

“刚才看到的刃颗猴菌七星木,现在可以去采了。”

“里有一条七星蛇 · · · · · · 呢?现在能打得过了?”风闲觉得自己有点跟不

上节奏了,难道说,刚一晋升大斗师,就有信心打赢之前还绝对不是对手的魔

兽了。

“打不过,七星蛇是斗灵级别的魔兽。”

“一会儿你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打不过不要紧,只要能跑得过就行了。”

药尘笑了笑,有时候,力量的对比,不是单纯的正面拼杀,而是各种因素的

综合。有时候,不需要能干掉对手,只需要有能应付对手的力量即可以达到目

标,用最小的力,获得到最大的利。

随着药尘的这一次晋升,两人可以采集到的药材变得越来越广泛,其中不乏

珍稀罕见的高级药材。

药尘没有任何保目的意思,采到什么药材,便直接开始炼制丹药,丹方都是

家族所传。毕竟是祖上出过上宗族碑的分家,虽然没落了,但是各种丹方,还是

存下了许多。这时,药尘也不看成功率,只管去炼制,即便是失畋,也能得到珍

贵的经验教训,成功了,就是战斗时的生命保障。

风闲显然受到了药尘的刺激,再加上药尘不间断的丹药供应,在与魔兽的战斗当中不断地进步,竟然在短短两个月后,晋升到了九星斗师的境界。

“我好抓到了一点东西。”

又是一场激战,从一群魔兽的地盘当中抢出了几株药材,风闲一边吐着血,

一边表示自己也要晋升大斗师了。

连续高强度的战斗,不能快速进步,就只有死亡这一条路。

“我悠么觉得,我们越走越深入山林当中?一个月前,还能看到一些人类留

下来的痕迹,现在连兽道都越来越少了。”风闲抹去嘴角的血渍,从药尘里要

来了几颗疗伤的丹药,熟之又熟地按照分量吞咽下去,又表示出对迷路的反思,

“会不会我们走错了方向?”

“不知道,总之,认定一个方向前进就行了。”

药尘苦笑,不过,貌似并没有坏处,这两个月过去,他已经晋升到了三星大

斗师,更重要的是,不断地独自炼药,让他对炼药术有了许多只属于他的见解,

可以说,他的炼药术,已经脱离了药族的基。?纬闪耸粲谒?约旱奶逑。当

然,这还只是雏形,但是,每一个强大的炼药师,都必然有着属于自己的体系,

走在一条只适合他的大道路。

至于风闲,相形之下,或许差了许多,但是,放在一个正常的环境当中,两个

月就达到要晋升大斗师的契机,这样的修行速度,可以称之为天才中的天才了。

这时,距离风家大难,已经过去半年,而药尘离开药族也快要过去一年,在

深山当中,两人互相扶持,建立起了真正的兄弟情谊。

为了帮风闲晋升大斗师,药尘可以说是倾尽全力,族学长老送予他的丹药,

全都毫不吝啬地拿了出来,矗至排除万难,为风闲准备了数次药浴。

风闲的天赋,只能说是还行,并不是天才一类,但是,经由药尘之手之后,

风闲的天赋正在慢慢地转变,经脉、斗气,所有的天赋,在经过数次药浴之后,

都在慢慢变得更强。

风闲也能感受到这一点,自己的天赋,自己最清楚不过,一些过去不能理解

的家族功法,这时,都能一一融会贯通,并且还有游刃有余的感觉。他很清楚,

这一切,都源自药尘的帮助,对药尘的话,他开始变得言听计从。

就这样,又是一月过去,药尘与风闲两人身上的衣服,在多次与魔兽的遭遇

战中已经碎成槛楼,如同野人一般,型;至不得不用树皮和树叶织衣遮体。

“有没有觉得,最近遇到的魔兽,越来越强了了而且,有智慧的魔兽也越来

越多了。”药尘皱着眉头,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不知道 · · · · · · 我有点饿了。”风闲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论起野外经验,

他比初出茅庐的药尘还少。

“差不多要找宿夜的营地了。”药尘看了看天色,点了入夜的森林格外的危险,许多恐怖的魔兽,擅长在夜间捕食,而在夜色当

中,并不适合人类作战。

寻找了片刻,便找到了一处山崖下的崖洞,很是干净,并且,崖洞旁边,有

着一处寒水潭。

药尘笑了笑,说道:“今晚又可以药浴了。”

在山林当中,想要进行一次药浴并不容易,首先,要找到合适的水源,并不

容易。其次,药浴需要大量时间进行准备,特别是有些药水需要熬炼数天之久才

能完全发挥作用。

有着山洞,就能停昭数日。

风闲点了点头,也打算在此休憩两天。

用过晚餐,药尘与风闲分头行动,在崖涧四周布置了预警的机关陷阶之后,

便开始为药浴做起准备。

药尘开始用药鼎炼制药浴所需的丹药,风闲负责将这段时间收集来的药材分门

别类,进行炼药前的处理。由于缺少收藏药材的工具,这些采集来的丹药,必须尽

快进行炼药,不然,药材的药性很快就会挥发,轻则品级下降,重则成为废材。

很快,药尘在完成了药浴的丹药之后,便开始炼制其他丹药,药材不齐,但

是,药尘也不完全按照熟知的药方进行炼制,而是天马行空,各种尝试,超出自

己认识之外的,就进行试验,自己所熟悉的,则进行改造 · · · · · ·

每 · 一次开炉炼药,药尘的炼药术都有着质一般的飞速提升,哪怕是在药族,

也不可能有着这样多的药材供其试验,要达到这种程度的试验,至少要晋升到五

品炼药师之后,族内才会无限制地开放药材供其试炼。

而现在,药尘的炼药水平,以成丹而论,不过是介于三品到四品之间,以真

实水平来说,或许还只是二品到三品之间,不过,借助着家中传下来的各种炼药

秘法秘术,越阶炼药,对药尘而言,已经是一种常态。

天一夜,就在这种不断尝试的炼丹当中过去,而在这段时间当中,风闲也

没有闲着,他不眠不休地用温火熬着两炉药水,不断加入药浴药粉,或适时地补

充寒潭清水。这次的药。?枰?靡惶煲灰沟氖奔浒局埔┧,最后,再配合服食

丹药进行。

药尘这时结束了最后一株药材的炼药,一阵黑烟腾空而起,这株珍贵的药材

没有炼成丹药,但是,却炼出了一颗青绿色的毒丹,刮下一丝药粉解析,药性有

着极重的寒毒,能在一刻钟内,让人寒毒发作而亡。

药尘吸了口气,原本是想炼制一颗解除走火入魔的解火丹的,没想到炼成了

一颗大寒毒丸。

“都炼完了?是不是要开始药浴了?”风闲对药浴很期待,每次药浴之后,

他都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天赋的变化,身体也变得更加强大,虽然斗气的灵界没有提升,但是身体却已经预先进入了更高的阶段。

药尘伸了一个懒腰,好累,不过,这种筋疲力尽的准备,正适合这次药。?/p>

便点了点头,取出两颗辅助药浴的丹药,

“开始吧。”

两人运足斗气,坐进滚烫的浴炉当中,斗气抵挡着沸水的温度,但是,水中

的药性却不断渗入斗气当中,又通过斗气,影响到经脉、丹田,至脑府深处。

随着药性的侵入,令人疯狂的剧痛从骨髓深处升起,是一种骨头被寸寸捏

碎的剧痛。

药尘与风闲两人都并不是第一次进行这种程度的药。?馐,都是一声

不吮。

但是,这仅仅只是开始!

随着这种骨髓之痛的深入,一种灵魂都被撕扯的恐怖之痛,如同永不停息的

重击二般洇涌袭来。这是一种就算是想要晕过去都不行的深沉之痛,无可抵御,

无法抵挡,只能承受,承受,再承受。一旦无法承受,就是崩渍,不仅仅是身体

上的崩渍,精神之上,也会一同瓦解

“去 · · · · · · 这点痛,算什么!毛毛雨而已!”

“我怎么可能会屈服在这种程度上面”

风闲怒吼着,抵抗着这一切,然而,所有的努力,在看到药尘时,他差点就

真的崩渍了 · · · · · ·

只见药尘一脸淡然地坐在浴炉当中,斗气丝丝弥漫,有条理地、自主地吸收

着浴炉当中的药性。

“你 · · · · · · 你怎么不痛。?quot;

“痛啊。”

药尘贬了砭眼,仍然是淡定地说道。

“你忽么不叫!”风闲用力地抓着头皮叫道。

“为什么要叫?”

“痛啊!”

“,习惯成自然。”

“自然个屁 · · · · · · 啊。?瓷崩献恿?rdquo;

无论经历多少次,风闲都不能理解药尘对痛的不同定义,能杀死他的痛苦,

对于药尘而言,就僚是一次特殊的晚餐一样普通而简单。他至都要怀疑,药尘

还是不是人了?抑或是人型魔兽?

药香四溢,在这片深山当中,顺着风越传越远,越传越淡。然而,就在这阵风

的下风处,二只穿山甲模样的小妖正匍匐着前行,硕大的鼻孔在空中不断地嗅闻,

已然极淡的药香味,在他的大鼻子下,无所遁形,只几下嗅探,便在其脑中形成了

数种珍稀药材的模样,

“药材,凝炼,丹药 · · · · · · 炼药师!必须报告主人!”

大穿山甲妖健硕的前足猛地向地下挖去,天赋的力量一下发动,瞬间,便挖

开地道,消失不见。

百里之外,是一座山峰,山脚下开辟出了无数药田,栽种着各色药材,灵力

弥漫,却在一种奇异的力量之下,束缚在药田四周,一点不能外泄,显然有高手

布下了某种缚灵斗阵,以灵力专门培育这些药材。

山峰再向上,有着人类正在劳作,修建着大殿建筑,仔细看去,就会发现,

这些人类,都是修为在斗师以上的大斗师!而现在,却被奴役在此,干着普通大

才干的修筑之事,至,四周都没有监工,这些高手,却无一人敢逃跑。

阵腥风突然刮过,独特的斗气流转中,一道妖形显露出来,却是一头巨

熊,咆哮两声,想要冲向些正在建筑的人类,忽然,几道鞭声响起,一名俏丽

的少女突然出现在巨熊头上,斥喝出声:“笨熊,这些人是自己人,你敢乱动

爪子,今天的晚餐就吃熊掌动两爪子,就吃熊胆还不快滚。”

巨熊摇晃着脑袋,徐徐地退了下去。

少女落在地上,巧笑倩兮地向着一旁的人类大斗师们挥了挥小手,

“别怕哦,我会保护你们的,噫,只要建好这座大殿,我一定会给足你们报酬,然后送

你们回人类的城市,这是约定好的事情。”

人类挤出难堪的笑容,心中腹详,这样的建筑工事,抓他们过来,远不如抓乒

些专职建筑的普通人类修得更快,但是鉴于上一次说这话的人被刚才头巨熊瞬间

拍成了人饼,大家只敢在脸上挤出笑容应和,绝不敢有一丝的不满挂在脸上。

“很好,噫。小甲回来了,你们继续。"

小妖女一蹦一跳,朝着空中一抓,触动着斗阵的斗网,一个乾坤迁转,只见

一只大穿山甲妖滴溜溜地出现在地上。

“药材呢?”小妖女一摊手,就向大穿山甲妖讨要东西。

大穿山甲刚摇了摇头,就被小妖女拍了一掌,

“没采到药你回来做什么!”

有点暴虐,不过,谁都知道,妖谷小女主人最近心情不好,甚至莫名其妙抓

了一堆人类高手过来,修什么房子,。?孔樱∷?鞘茄?冒,妖就要住在妖洞

里面才有妖势。?∈裁捶孔。

而且,小女主人最近都以人形出现,还都只说人类的语言 · · · · · · 事出反常,必

有洈,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和小女主人顶撞。

“炼药师,发现了,炼药师。”大穿山甲妖连忙说道,并且用着人类的语言。

果然,小妖女一下就快乐了,小手挥动着,

“快,带我去抓 · · · · · · 不,是请。”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小说的作者是天蚕土豆,本站提供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二章 风家大难 下一章:第四章 妖谷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之幽冥 斗破之神算苍穹 斗破苍穹之逍遥神帝 斗破之我为苍穹 斗破苍穹之唯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