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八章 闭关

上一章:第七章 获得资格 下一章:第九章 药会开幕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喊出这话的人,却是排在第九的药允,这时只见他面色带冰,眼神似箭,正盱着药尘。

当面质问族学长老,可以说是大不敬,但是,排在第九位,却是一个再痛不过的境遇,只差一名,就能获得药会资格,换谁都难免心中怨惯。更何况,药允从来不是个大方之人,这一下,就将药尘视作死敌。

虽然不敬,但药览长老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说道:“这次族学大比最后名次,是由药万火长老所定,有不服者,可向药万火长老申辩。”

药万火长老。一下,所有人都被镇住。

药万火,药族大长老,在药族当中,地位无比崇高,为人更是公认的铁面无私,既是由药万火长老指定,就再也没有人敢说二话。

药允明显不甘心,但这时也不敢再咬声,对族学长老叫板只是小事,可言语冲撞到药万火长老,少不了要落下个大不敬的罪名。

人群渐渐散去,药尘也婉拒了各种邀约,眼下没有任何事情比回家更加重要。

一路无话,一向嘴杂的罗树也难得十分安静,心中激荡,愈走愈疾。

巷道口的树下,一道丽影,静雅淡然,正向这边眺望。

“母亲。”

药尘眼中一亮,不知为何,鼻中忽然有些发酸,眼中也觉得湿润。族学大比第一,之前还觉得,除去得到药会名额以外,其他的名次,就没有任何实质意义了,然而,这时望见母亲脸上殷切的期望,便觉得有许多话要向母亲倾诉。

药尘奔到母亲身前,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忽然间,满肚子的话消失了,只是说道:“我回来了。”

“回家吧。”

药青淡淡一笑,眼中的温柔仿佛能包容万物。

“青姨,尘哥拿了第一名,青姨,你没看到,当时些人的脸色,嘿嘿,两个字,精彩。青姨 · · · · · · 晚上吃什么?”这时,罗树终于爆发了,

“尘哥拿的,可是第一名。??淳湍苷饷吹?涣耸拢恐辽,要加餐,对吧”

穿过熟悉的巷道,回到家中,院门前,已然张灯结彩,罗树的父亲兄长,还在门前忙碌,这时,见到人回来,两人都停下手中的活,走了过来。

“药尘,不锘,族学大比,拿下第一,想当年 · · · · · · 呵呵,总之,没有坠了你父亲的名声。”

罗兵在药尘的肩上用力地拍了两下,眼光闪动,应该是回忆起了与药尘之父的过往,不过,目光一移,落在胖胖的罗树身上时,罗兵嘴角的微笑便变成了苦笑。想当年,药火、罗兵,在族学是何等风光的一对组合,罗树啊罗树,敢争气些吗?

罗树缩了缩脖子,他看懂了父亲的眼神,知子莫若父,同样,知父莫若子,这时再不转移话题,一会儿就要挨训了,便连忙叫道:。青姨,今天是不是有大餐吃宁要好好庆祝尘哥拿了大比第一才行吧了”

罗兵摇了摇头,这个儿子,算是没得救了,幸好他还有一个有出息的长子罗山,“行了,点小伎俩倒是蛮精,若是能将这点聪明放到修行上 · · · · · · ”

说是庆祝,其实只是很筒单的家宴,只是比平常多了几个菜式,又摆上了酒,两家人坐在一桌上,说说笑笑,多是勉励药尘的话。

这些话,多半是琐碎的重复,药尘也没有丝毫不耐,一一记在心中。只是,说的话再多,谁都没有去提两年前的事情。

虽说开了酒禁,但实际上,药尘也只喝了三杯,酒水便从他面前撤了下去。

距离药会还有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光阴流水,想要在药会上面有所表现,药尘就不能有一刻放松修行。

酒足饭饱,罗兵便带着两个儿子告辞离去。药青很快便将餐桌收拾干净,转头看向药尘,却是轻轻一暖,说道:“尘儿,第一名固然好,但是 · · · · · · 你父亲的教训,箭射出头鸟,你切忌自满。”

“尘儿知道,母亲,我这就去修炼。”

“嗯,等等。”药青点了点头,却又叫住要去地下密室的药尘,沉吟一声,又说道,“一个月的时候,原本的药方,恐怕不足以让你晋升斗师,不到斗师,就算再精妙的炼药术,在药会当中,也难有发挥。”

“母亲?”

药尘贬了下眼,时间紧迫,但是,如果下狠心,仍然是有机会在一个月间,从斗者晋升斗师的。

“从今日起,浴药的分量,再加一成。”药青咬了咬嘴唇,狠下心说道。

药量加一成,药浴时的痛苦,增加的却是一倍。

药尘笑了笑,用力地点了点头,其实,不用母亲交代,他自己也会加重药量。

打开机关,来到密室当中,浴桶早就已经经地热烧烫,浴桶中所装的水,却不是之前用的冼露,而是另一种药水。药尘从一旁取出药材,细心配好分量,一投入桶中,只见水波翻滚,丝丝紫烟综绕升起,刺鼻的药味迅速弥漫充斥整个房间。

药尘只是闻着药的气味,身体便不自觉地微微颠抖,那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这科药水,与洗髓伐骨汤不同,洗髓伐骨,只是奇痒入魂,这种药水,却是一种副痛、哪怕是常年浸泡,心理上已经习惯,但是身体的本能,却仍然会有着抗拒的巨应

药尘深深呼吸,脱去衣服,又从一旁取出一颗淡青色的丹药,放进口中,深苦的味觉瞬间侵占了全部的感观。是一种能让人死过去又活过来的苦味,但药尘却已经习惯,咬破丹药,细细地咀嚼,虽说可以直接吞入,但是这种丹药,咬开细服食,才能将药效最大化地吸收。

炼制这药,所要用到的几味药材花费巨大,对药尘家而言,其实是巨大的负出,大多数药材,都是母亲亲自采回来的,哪怕是苦到死,药尘也只觉得甜

半刻钟后,直到丹药完全在口中溶解化开,药尘方才跃入药桶当中。

哗啦,轰 · · · · · ·

耳中传来一阵虚无的轰鸣,只见桶中的药水做是活过来了一般,泛起的水浪,懒是某种蛭虫一般向着药尘身体里面钻去,却是药尘刚刚服下的丹药在体内形成的药性,与这药水中的药性有着磁石一般的感应。

一哇啊啊啊一 · · · · ”

哪怕这样的药。????幌掳俅,药尘也仍然吃消不。??慰稣獯蜗嘟瞎?,又加了一成的药量,药尘这一次,就算是想忍都忍不住了,惨叫出声。

痛,这是比万箭穿心还要更的剧痛。

殊而,这种痛觉,并不是最艰难的,更加困难的是,在这种痛苦之下,药尘却仍然要保持相对的清醒和冷静,将些如刺一般涌入体内的药力,二点点地消解开来,再贯以斗气,转输向身体各处,五脏,四肢,脑府,丹田 · · · · · · 这还不算完,又要另外运转斗气,配合着这些药力对身体进行着强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轰的一声,在药尘的身前,一道灵火升起,这时药尘已经完全适应了痛苦,停止了惨叫。这时,运转斗气注入这道灵火当中,火焰闪动当中,一丝丝的药力,经受这道灵火的催化化成一种类似斗气却又不同的奇异之气,纳入药尘的体内,但却并不进入丹田,而是深入肌里、骨豁,然后是深深的沉寂,仿佛冬眠

这时药尘尝试着去控制深入肌里骨豁当中的这些庞大的力量,然而,无论恁么催动,这些力量仿佛泥入大海一般,不见踪影,倒是给药尘带来了更加凶猛的一阵剧痛眼前 · _阵发黑,险些失去本心,在痛苦当中失去意识,药尘连忙放弃尝试,守召本心,继续吸收着药力,一旦昏迷过去,这一桶药水,便算是白费了,以药舒家的现况,任何浪费,都是不能原谅的

药水的色泽,渐渐由深变淡,直到变成清水一般的颜色,药尘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原本的剧痛,也如湖水一般消退散去。这时,油涌的汗水,才从毛孔当中大量涌出,瞬息之问,药尘有一种脱水的虚弱感觉。

旁摆放若五个洒坛大小的水壶,药尘抓过一个,一仰头,便大口地饮下下整壶水,只一口气便喝得一滴不剩。然而,这些刚刚补充进体内的水分,转为大量浑浊的汗水,排出了体外。

又抓过另一个,又是一口气喝得一滴不剩,但仍然是化为浑浊的汗水,片刻之间,便排出体外,继续,第三,第四 · · · · · · 直到最后一壶水,不断流出的汗水才终于停止下来。但是大量流汗,其实也是极其消耗精力体力的事情,这时,一阵心竭力尽的感觉涌了上来,药尘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连忙从桶中爬出,摸索着穿上衣服,又摸到闭关室的石床上面躺F,运起三花聚火功,斗气细细地梳理着每一寸经脉,隐约中,可以感觉到九星斗者与斗师境界之问的屏障 · · · · · ·

晋升斗师,就在这一线之间,但也正是这一线,难以逾越。不仅仅是原本境界上的制约,两年前,母亲留在他体内的道封印斗气,还封印着他的力量,难以突破。这时,药尘运转着体内的斗气,形成一道气旋,但是,这个气旋却极不稳定,时隐时现,仿佛虚幻,就是不能成型。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药尘强撑着的意志,终于无法再支撑下去,只觉得脑中一阵迟钝,便彻底失去了意志。就算失去意志,药尘的身体也本能地运转着三花聚火功的法快,一点点地梳

洗着身体。而在这一过程当中,三花聚火功起若细微的变化,它并没有增强威力,但是在细致的控制力上,三花聚火功的火属性斗气与灵魂的感知力的结合配合,更加的如臂使指。

一夜时间,悄无声息地度过。

清晨,清新的空气通过通风口吹入石室当中,带着淡淡的露水气息,药尘眼险微微一动,清醒过来。降开眼,就只觉得钒俄感如同凶兽一般直扑腹中,咕畋咕嗾,身体仍然泛着虚弱的感觉,但是,精神却是极其饱满。

药尘翻身起床,从一旁的泉水池打出一桶泉水,淋浴更衣之后才离开练功密室。

来到院中,母亲已经早早出门,桌上却留着丰盛的饭食。

药尘抢到桌前,狼吞虎咽,吃得干干净净,这才注意到桌上还留若一张纸条。

不用看药尘也知道,母亲出门去药族后山采药了。药尘每日修行所需,仅仅依靠族中派给家中的点配给,显然远远不够,而且这两年,越发的少了。药尘药浴的些药材,一大半都是母亲亲自采集,正因如此,哪怕药浴再痛苦,药尘也能忍下去。

母亲每次采药,都要数日不归,药尘轻轻一暖,难免有些担心,但很快,药尘便又收拾心神,优柔寡断不是男人所为,既知母亲辛苦,唯有拼命修行,才能以报十之一二。

正思忖着这几日的修行章法,门外就传来小胖子的叫声,“尘哥,青姨,我来啦。”

罗树的脸顿时绿了,这情形不妙,嘴唇一颇:“尘 · · · · · · 尘哥,青姨又出门了?”

药尘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段时问,恐怕我要闭关了。”

罗树满脸的绿色顿时又转为铁青,呆呆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 · · · · · 我回去吃馒头了?”

“呵呵,这是我娘留给你的酱肉,这几天别嘴馋,应该够你吃的了。”

“还是青姨对我好,嘿嘿,尘哥你闭关,我就回去了。”罗树一把抢过酱肉坛子,欢天喜地地又冲了出去,再晚一点,家里恐怕连馒头都没得吃了。

药尘摇了摇头,收拾心情,准备了片刻,便封上家中大门,回到密室。现在的时间,一刻也不能浪费,不仅必须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晋升斗师,更要稳固境界。对于炼药师而言,炼丹不能有丝毫的差池,除了灵魂感知力以外,能长时间稳定在一定强度的斗气,才能用来炼丹。

药浴是一条捷径,但是同时,也是双刃剑,这时,没有药浴的药力帮助,三花聚火功的修行进度,慢得有点令人发指,斗气在循环当中,起到的只是巩固基础的作用,丝毫没有冲击境界的迹象。

十次循环之后,药尘深深吐息,有些苦笑。基础牢靠,固然是件好事,但是同时也增加了突破更高境界的压力和难度,所谓突破境界,其实是 · 一个先破后立的过程,打破旧有的斗气运转模式,形成新的斗气方式,基础越牢,想要打破旧有,所需要付出的力量和精力自然也就越大。当然,基础牢固,突破之后的好处,也是巨大的,这是一种等价的交换,想要获得更强的力量,就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

困难重重,这是早就料想到的,药尘也不着急。这两年的药浴下来,身体当中其实蕴藏了恐怖的力量,事实上,连药尘也不清楚,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少有多强,只是有一种:?母芯,想要冲破斗师境界障碍,只要将这股庞大的力量引导出来,就能“打破”丹田当中的原有的斗气模式以及两年前设下的封。?佣?纬啥肥Φ钠?。

这样的尝试,不止一次两次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但是、这一次,一个月的时间,必须成功。

俄了吃兵粮丹,渴了喝泉水,还有着丹药补充身体所需,荏至人体排泄,都有清瘴丹去解决,整整半个月,药尘都待在地下密室当中,没有丝毫的不耐。一个优秀炼药师最大的要素,其实灵魂感知力还排在后面,最为重要的,其实是耐性,不能忍耐寂寞与枯燥的炼药师,任其天赋再高,终其一身,成就恐怕也会有限。

这半月中,母亲来过一次,只是配制了新的药浴药粉之后,便又勿勿离去,至没能和闭关的药尘说上哪怕一句话。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小说的作者是天蚕土豆,本站提供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七章 获得资格 下一章:第九章 药会开幕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斗破之最终斗神 斗破苍穹续集纵横天下 斗破苍穹之萧雪 斗破之魂族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