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三章 求药

上一章:第二章 祸福无常 下一章:第四章 虎炎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两阴追命掌!药青闻言,却是神情剧变,此掌中招时,完全没有感觉,如果当时发现,可以轻松将掌力驱出体外,然而若是不幸没有察觉,那阴毒的斗气种子就会埋藏在身体里面,等到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再猛然爆发时,再想医救,就已经迟了。

药青神情惶急,但这时却强自镇定,飞快地拍开床边的一处暗格,只见里面摆放着各种丹药,还有许多珍衡的药材。这些都是药火往日积攒下来的,原本是打算用在药尘身上,但这时,却顾不了那么多了,药青沉下心来,飞快地将有疗伤作用的丹药与药材分好,按照一定的次序,一一入药火嘴中,吃不进去,便嘴对嘴地强灌而入。

片刻,药效之下,药火清醒了过来,只是这一次,他张了张嘴,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是眼珠子在轻轻地转动着。然而,仅仅清醒了这片刻,嘴角忽然又涌出一口鲜血……这个时候,药火就连喷血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任由鲜血从嘴里溢出,淹满了口鼻。

“快让你父亲侧躺着,让他吐出血来。”

药青的指甲都插进了掌中的肉里,流出一丝丝的鲜血,“我去请族长相救,你在家里,千万看好你父亲,别让他……被自己的血……总之,小心。”

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泪水已经在眼里打转,却强撑着不想再在儿子面前提落下来,要坚强,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倒下,她告诉自己。

小药尘用力地点了点头,一双小手,紧紧地扶住了父亲,他身体颤抖着,双腿打着颤,牙缝中,是森森的冰寒,恐惧……

药青飞快地冲了出去,两阴追命掌,既然以追命为号,根本就不是普通丹工本费能够研治的,唯有六品以上的疗伤圣药,才有机会一救。然而,六品丹药,在药族是一个分水岭,六品以下的丹药,在药族,要多少就能有多少,但是,六品以上,每一颗都是衡世珍宝,想要动用,只有族长和几位核心长老有权限。

阳光有些刺眼……药青觉得精神有点恍惚,从早上出门,她只吃了几块烙饼,在山中彩药时,又受了一些风寒,原本是打算回来泡个药浴的。

可取了可取舌头,药青强打着精神,冲向了族长府,药火身为铁卫十几载,为族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同时又是四品炼药师,有着相当的炼药天赋,有着大好的前途,族长一定不会见死不救,倘若真狠心不肯拿出丹药,传扬出去将会寒了多少普通族人的心?

然而……

世事无常,总有意外。

“族长不在,你回去吧。”

“不在?族长大人去哪里了?”族长府前,药青跪了下来,一脸惶急,求问道。

最怕的情况,便是这种,连人都找不到。

“放肆,族长大人的行踪也是你能过问的吗?”

族长府的门房大怒,却是以为药青不信他的话。

就在这时,药览长老从一旁经过,见状,连忙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药览长老。?皇俏也幌氚锼,实在是……唉,族长真的不在。”门房微微行了一礼,族长行踪,他的确不能透露。

“行了,我知道,你回去吧。这里我来,药青……是吧?你找族长何事?”药览认得药青,是药火之妻。

“药览长老……”药青连忙将药火身中两阴追命掌之事和盘托出。

“现在危在旦夕,除非有六品丹药……”

“族长的确不在,不仅族长不在,就连一干长老,也都外出了……”

药览脸色变的极难看,偏偏是这个时候,族长和一干核心长老,都随妖圣离开了药族。

药青脸色惨白,昔年她的启蒙炼药术,也是药览长老所教,药览长老的为人,她再清楚不过,绝不会和她打诳语妄言。

药览拨弄了两下指头,就算这时飞鹰传讯向族长请求许可,至少也需要两天时间,而两阴追命掌一旦爆发,最多只有三个时辰可活,“带我去见见药火,看能不能设法吊住他的性命。”

毕竟也是自己过去的得意弟子之一,药览不会将自己置身度外。

来到药家,就见到错死在床上的药火,嘴角仍然在汩汩地流着血,只是血的颜色从一开始的鲜红变成了乌黑,阴毒的气息,一目了然。

“快喂他服下。”药览飞快取出身上所有的疗伤丹药,不少是五品丹药,非常珍贵,这时却毫不吝啬不前地拿了出来。

只是,这只能暂缓两阴追命掌的阴毒斗气彻底爆发。

药览虽然也是长老,但却是族学长老,分量远不如那些真正长老,而且平常为人极为大方,六品丹药,他也根本拿不出来。

“不行,这几颗丹药,只能让他撑住一天而已,而且,药性已经到了极限,再多服五品丹药也无用了,不过,或许用一些极品药材,还能吊上一段时间。”

药览细心把脉片刻之后说道,接着又写了一张可以吊住药火性命的各种极品药材,只是,他的眉头始终紧皱,有一句话他没说,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说出口,这些极品药材,每一样,都可以说是衡世奇珍,恐怕……

一个字,难,三个字,难难难。

“我去求药……”

“这里有我,你们一起去吧。”药览看了眼药尘,说道。

药青点了点头,便抱起药尘,又再次飞快地奔了出去。

药尘在母亲的怀中,听着风声阵阵,脸上的泪痕已经干涸了,似乎泪水也流干净了,明明想器,眼睛却流不出任何的东西。

他想问母亲:父亲不会有事的,对吧?

但是,他却不敢开口,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望着母亲从来没有如此苍白的脸,他心中非:ε,怕他一旦发出声音,母亲也会像父亲那样突然倒下去。

药青奔走着来到了左家,左家是数百年前就依附于药族的炼药世家,左家也有弟子担当铁卫,与药火的关系虽不算极好,却也是能称得上兄弟之交。

左家并没有因为药青是个普通的族人而将其拒之门外,热情地招待了她,并拿出了不少药材,然而,却并不是药青所期待的,这些药材固然也是稀有的疗伤圣材,只是,药火现在的状态,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药青只得辞别另想办法。左家淡淡地送走了药青和药尘两人。药尘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抿着嘴,看着这一切。

离开左家,又来到李家……与左家一般,虽然表达了同情,但是,一样能够吊住药火性命的药材都没能拿到。

“药贤倒女,劝你不要浪费时间了,直接去族库求吧,你这单子上面的药材,不是我们能够拥有的,中有……你知道的,那些人,才有可能储存这些药材。”

李家的掌家人望了药尘一眼,却是恻隐之心微微一动,送药青母子两人出去时,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药青目光闪动,咬了咬嘴唇,这些丹药虽然无比珍贵,但是对强大的药族来说,绝对不成问题,族库中必然有不少存货,只是,族库中这些极品药材,没有族长或者是核心长老许可,没人敢动。

“走,去嫡脉。”

嫡脉,在药族,唯有‘深不可测’这四个字能略略形容。除去族库,也就只有嫡脉各房可能存有这些极品珍稀的药材,至于其他支脉分家,就算有机会得到这种级别的药材,都是上交到族库,换取功勋,或是兑换功法斗技充实分家实力。

即便是有,恐怕也是当成传家宝来保存的,又怎么会轻易地就拿出来?同情归同情,真要自己割肉放血去救人,又有几人能有这样高尚的觉悟?药览长老是有,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终其一生,也就只是个长老序列最低的族学长老而已。

嫡脉门槛百丈高,是出了名的有门难入,支脉分家,无论在族中实权如何,实力如何,见药青带着药尘上门,听说是为夫求药,家中主事的,都露面接见了一番,无论是不是帮上了忙,但总算是讲着同族的情面。

高高在上的嫡脉,却几时会将这种普通的族长放在眼中。

“求药?你是什么东西?家主不在,不见。”嫡脉长房的门子比族长的门房还要狂傲,由此可见一斑。

药青早就知道会受到这种待遇,这时唯有苦苦哀求说道:“求求你了,我知道三哥在家,只求见上一面。”

“这……也罢,我帮你去问问。”

门房有点疑惑,听到药青嘴里叫着‘三哥’,他却是担心药青真与三少爷有着什么关系。

药尘看着这一切,幼小的心中也知道,这里,是父亲最后的希望,小小的拳头,握得生紧。

片刻之后,却看到门房愤然地奔了出来,一扬手道:“走走走,三少爷说不认得你,害我被训了一顿,走!”

门房将药青母子轰出门外,却还不满足,轰隆一声,又将侧门紧紧地关上。

长房不见,药青咬着嘴唇,又去了嫡脉二房……

“不见。”

二房……倒是很客气,二房管家出来将母子二人请进了门,还奉了茶,只是,听到是来求药之后,也支吾道:“呵呵,家中没有能做主的人,我只是个管家,唉,爱莫能助啊……送客。”

药青这时候心已经慌了,径直跪下,嘴角颤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用泪眼恳求着,从小到大,除了父母,降了族祭,她何兽跪过他人?

“别这样,我受不起。”

二房管家叹了口气,却仍是不为所动,又是一句“爱莫能助”,便将母子两人请出了门。

风卷着树叶凉飕飕地刮过,世态炎凉,莫过于此。

药青惨淡一笑,“尘儿,回去吧。”

药尘抿着嘴唇,“娘……”

药尘的声音,就像是火堆里面的石头撞在了一起,“那药材……”

“先回去,再想办法,或许族长和长老天亮之前就会回来。”药青强忍住心中的悲凉,和儿子说道。

“嗯。”

药尘心中的不安到了极限,但这时,他什么都不能做,也什么都做不到。

药尘低下头,看着自己小小的拳头,力量,如果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又有谁敢将他们母子拒之门外。

回头望向嫡脉的府。?焐?丫?戆,那些华贵的府宅都点上了风灯,夜色中,透着一种叫做辉煌的强大。

药尘握紧了拳头,心中唯有一个拆言:长大后,他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变得强大,强大到没有任何人能够忽略他,让父亲母亲都能为他感到骄傲。

回到家中,药览长老正在炼药,罗兵叔,还有一群父亲的兄弟也都在场。

“没求到药材?唉……”

药览一道丹诀,只见五颗丹药从炼药鼎中飞出,落入他手中的瓷瓶当中,转过身,对药青说道:“这五颗丹药……能让他撑到天亮,现在不用服,等他清醒时服用一颗,之后每隔一个时辰服用一颗……我已经用了鹰信,运气好的话,也许,族长他们就……唉,我回去了。”

药览摇着头,他已经尽力了,实在不想在这里再看下去。

“多谢药览长老赐药,药青此生必然铭记于心……尘儿,还不跪下!”药青跪谢,经历了刚才求药的种种,这时看着尽心尽力的药览长老,心中的酸楚三角,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

罗兵等人也都轰隆隆地跪下,兄弟之难,感同身受,却又无计可施,心中的那种憋屈,又岂是言语可以表述的?男儿膝下有黄金,不是不跪,只是,要看所对何人,所为何事。

“行了,你们这是做什么!起来!怎么?我的话不管用了?你们……唉,药火也是我的学生,我岂能不管,只是,力有不逮……”

药览长老扶起药青母子,说到最后,却是摇着头,无奈地离开了。

罗兵等人站起,看着药青和药尘,却都是默然,适才,他们也四处求药,铁卫的关系网络还是可观的,求来不少药才,只是,这些药材还是有着局限,对两阴追命掌的阴毒斗气疗效甚微,通过药览长老的炼制,才得了五颗吊命的丹药。

“各位,请回吧……你们的心意,药青没齿难忘。”药青一叹,挤出了一个此生最难看的微笑。

“嫂子……”

罗兵摇摇头,“走吧。”

谁都清楚,药火的时间不多了,大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什么也做不到,唯有将剩下的时间,留给他们家人独处了。

送走众人,药青苍白的脸上突泛起一丝青郄,却是再也支撑不。?俗?诖,用纤细的双手紧紧拉住了药火的手臂,双眸闪动,生离死别,人生最痛,不(图片没照上)就伴随火哥而去。

“娘,你别死!”

忽然,药尘稚嫩的声音,惊惶地从一旁传来。

药青一震,眼小王决堤……

“娘不会死,娘没事,只是……累了。”药青勉力撑起身子,身心俱疲,但是,看着小小的药尘,不得不坚强起来。

“娘!”药尘冲上前,小手紧紧地抓住了母亲的衣视。

房间当中安静了下来,屋外传来阵阵虫鸣,药尘耳中还能听见父亲的呼吸声,正是因为这样细微的声音,才没有让所有的一切都崩溃,药尘第一次明白了顶梁柱这个词真正的意义。

“咳……”

忽然,一阵咳嗽声响起。

“爹!”

药尘猛地抬起头。

药青哽咽了两声,却是半个字都没有叫出口,只是上前将药览长老所炼的丹药取出一颗,驾轻放入药火嘴中。

药火一口咽下,“吊命丹?”

“嗯……”药青的视线又朦胧起来,听着丈夫的声音,豆大的泪滴又滚烫地落了下来。

“尘儿?你娘是不是哭了?我看不清……”

“娘……”

“我没器,你答应过我的,这辈子都不会让我哭,所以,我不会哭的。”

“没事的,我没事的,尘儿,今晚有没有练功?”

“我……”

“去吧,不练满十个周天,不要进来。”药青摸了摸药尘的脑袋,知道丈夫有话要单独和自己交代。

药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亦步亦趋地走了出去。

走到院子中央,药尘望向空中,星光,月亮,冷风,身体颤抖起来,心中忽然一痛,原本以为刚才就已经流干的泪水,再次涌出。

抹去最后的泪水,药尘告诉自己,就今天,就在今天流尽这辈子要流的泪,今天以后,不公分母有泪。

强行入定,感受着体内的斗气飞快地流转,一个,又一个周天。

十个周天,才运息到一半,就听到房门传来的脚步声。

转过头,却是母亲搀扶着父亲从里面走了出来。

药青招了招手:“尘儿,过来。”

“父亲,母亲。”

药火伸出手,轻轻地搭在药尘肩上,动了动,说道:“陪父亲去宗族碑看看吧,一家人,一起。”

“嗯。”

药青转过身,将药火背在背后,朝着山顶行去,一步,紧过一步。

药尘跟在后面,就听到父亲笑道:“迎你进门时,是我背的你,现在却是你背我送我走。”

“不许说话,不许。”药青身体一颤,都这种时候了,还贫嘴!

药尘低着头跟在后面,这条路,每天上族学都要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走在这条路上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好像道路有着魔性,在吞噬着一切……

忽然,脚步停了下来,药尘抬起头,却是已经到了宗族碑前。

这时已经夜深,广场上已经空荡荡一片,暗处或许有着暗卫,但任谁看到这种情况,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没有露面的意思。

这时,药火两眼突然喷出两道火光,整个人瞬间变的精神起来。

药青脸色却是剧变,她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药火自己拿过丹药,一口气将最后天王 颗吞下,轻轻推开了药青,这样重伤残破的身体,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一步步地走到了宗族碑前,伸出手摸着石碑,冰凉的触感,带着淡淡的执念。

“尘儿!”药火猛地转过身,目光闪烁,却是强压下眼中的伤热,又能视物了。

“父亲。”

“知道这是何物吗?”

“知道……”

“是什么?”药火坚持要让药尘说出名字。

“是宗族碑。”

“大声点!”

“是宗族碑!”

“好,很好……尘儿,为父这辈子,有你母亲这样温暖的妻子,其实,就已经知足了,没白活,只是,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机会将自己的名字刻在这上面。生当人杰,死为鬼雄,尘儿,为父的希望,就交到你的手上了,当年,为父的父亲,也是在这里,将这个希望交到为父的手上,为父没能做到……”

药火的声音越来越低,忽然双腿一颤,跌坐在地上,背靠着宗族碑,双眼的精光也迅速褪去,阴毒的斗气再次占据了上风。

“爹!”

药尘扑近前去,抱住了父亲,幼小的心中忽然间懂得了,最后的时间……到了。

“我累了,让我虚辞一会儿。”

药火粗糙的手,轻轻地在药尘脸上摸了摸,双眼紧紧地闭上。

忽然,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启,药尘连忙将耳朵凑近前去。

便听到父亲轻微的声音说道:“尘儿,今天,你娘不是故意打你的,以后,你要听娘的话,你要保护你娘……”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微不可闻……

药尘拼命地点着头,“我会的,我会的……”

晨光,在天边亮起。

日出了。

父亲,却没有再动,也没有再听到父亲的呼吸声。

药尘只觉得一股心血汹涌地冲向喉间……

药尘眼前一黑,只觉得身体当中,斗气疯狂地暴动……

“咔嚓”,原本被卡住的境蜀,这个时候突然被疯狂的力量冲开,七段,八段,九段……

药青脸色骤变,“尘儿,不要!”

药青冲上前去,一掌按住药尘的身体,一道封印的斗气,猛地冲入药尘体内,这时候,她已经顾不得伤心,药尘这时候的爆发突破,并不是好事。

这就像是天魔解体,瞬间的突破晋升,耗费的却是自己未来的潜力。

福无双至,而祸,从不单行。

时间,永远是最好的伤药。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小说的作者是天蚕土豆,本站提供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二章 祸福无常 下一章:第四章 虎炎草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之仙帝降临 斗破苍穹之丹帝 升级系统在斗破 斗破之我为苍穹 穿越斗破之逆天冷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