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二章 祸福无常

上一章:第一章 药族 下一章:第三章 求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前往位于山顶的族学的通道只有一条,其他道路,禁制重重,没有令谕擅闯者必死。

药尘一路疾行,斗气在体内自如的运转。没有斗技,只能按最基本的筑火功的运行方法,让斗气不断游走于身体各处,这时,药尘有一种即将晋升七星斗者的预感。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但是,即便是心有所感,想要真正晋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筑火功很奇妙,能让药族弟子在各方面都走在外面那些修炼者的前面,更能让药族弟子对炼药产生相当的灵敏性,对灵魂感知力,有着一定的锤炼作用,好处众多,缺点自然也就明显,以筑火功为基础修炼出来的斗气,每晋升一段,都要消费大量的天财地宝。

当然这种耗费是值得的,通过晋升时对各种天财地宝能量的汲。?榛甑母兄,身体的火木属性,斗气的控制和韧性,都将得到一个质的飞跃。

药族上下,七成族人都擅长炼药,随便抓一个铁卫出来,都是二品三品炼药师,除去药族族人大多都是火木属性以外,自幼修行的筑火功显然也是功不可没。

药尘在众多族学弟子当中,并不算最出众,勉强挤进前十,偶尔发挥不好,便会掉落下去。

每一届族学都有近百名弟子,整个族学有五代弟子,近五百名弟子,药尘的这个排名,既不起眼,也不至于轻易被长老们放弃。

虽说来到族学的弟子,多半都是家境困难,或者天赋较弱,但是,在族学中负责教习弟子的族学长老们,却从来不敢懈。?凑兆逖У恼鲁,兢兢业业的教导着每一个弟子。

今天族学教导的,是炼药术启蒙,相比大家都已经很熟悉的筑火功,启蒙炼药师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药尘更是两眼放光,对于炼药术,他其实已经不陌生,父亲也会炼药,家中有着一件父亲珍之若重的药鼎,每次看到那件药鼎,心中就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父亲说这是药族血脉的天性,也是一种天赋,还笑着夸小药尘有当炼药师的天赋,不过年龄还。??粤饭ξ?,学习炼药术,可以等族学的启蒙安排。

一整天,族学都在教大家炼药术,一个暂时的新世界,在药尘面前打开了,各种材料,在火焰的作用下,起着不同的反应,有着不同的融合,形成各种作用各异的丹药。

负责教导启蒙炼药术的,是族学的首席长老药览,炼药术是族学的重中之重,药览在初级启蒙之上,有着数十年的经验,在以一对多的教习上,是族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名,有一种说法,即便是族中那些六品,七品炼药师单对单教徒,在启蒙一事上,甚至还不如药览。

自身强大,只能说明你天赋了得这一回事,如何教出一个强大的弟子,却又是迥然不同的另一回事了。 这也是药火不单独传授药尘炼药师,等着族学安排的缘故。

结果是成功的,药尘对炼药术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在药览长老的教述下,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无限想法,止血丹,补血丹.....
“好了,今天的炼药术就学到这里,贪多嚼不烂,大家回去后,有条件的可以试炼止血丹,明日带到族学,我会给大家做点评指导。”
药览长老和蔼的一笑,这一届弟子当中,有这几个不错的苗子,在斗气上或许比不过嫡系那些资源充足的天才,但是炼药术一途,天赋并不会相差太多,他们有着光明的前途。即便在族中各大长老序列中排最底层,但是每当看着族中这些优秀的苗子,药览便觉得自己的牺牲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
即便到最后,这些弟子成为族中独当一面的强者之后,也从没有叫过他一声师父,他永远都是族学的长老,他也仍然觉得,这是他活着的意义。
“长老,元寒草和七火草为什么可以组合在一起?从药性来说,不是会抵消吗?” 突然,药尘举起手来,问了一个问题。
“呵呵,药尘,药火之子,对吧?不错,能提出这个问题,证明我刚才所说的,你都有认真记下,记性是一个成功炼药师必需的基。???菟溆肫呋鸩菀┬韵喑,但是我们药族有着特殊的方法,让他们能够产生另类的融合,至于具体的,我明天会讲到,这个问题,大家回去后,都仔细思考一下,明天我会提问的。”
药览满意的点了点头,原本,这个问题,药尘不问,他也会自己提出来,现在有学生提出来,自然更加水到渠成。
果然,就看到另外几个有天赋的弟子原本平静的眼中,燃起了好胜的火焰,有着竞争,自然进步更快。 药尘却不在意什么竞争,他整个人都沉浸到这个全新的炼药世界中。 接下来族学的斗气教学,药尘都是迷迷糊糊度过去的,他以煎熬的心情度过了族学的一天。到了傍晚,便飞奔回家。
“尘哥,你去哪儿?说好去看妖族小公主长什么样子的......”
罗树小胖子伸了伸手,没能拦住药尘,他们早上听到消息,妖圣一族的妖圣带着个妖族小公主到访药族,似乎是来求药的。实力强横的妖圣,小胖子不感兴趣,但是,妖族小公主,听起来很带感。?降壮な裁囱?兀炕岵换嵫?晕赐,还是妖兽的模样? 药尘这时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炼药术上,早就忘记了什么妖族小公主。
回到家中,和母亲打过招呼,便直扑父亲的炼药房。 药火也是四品炼丹师,在族中不算强,但也绝不弱,炼药房中,常备着许多药材,炼制三品以下的丹药是足够用了的。
过去不懂炼药术,只是缠着父亲学会了辨认各种药材,现在,有了药览长老的教导,药尘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尝试自己炼制丹药。
不过,每日的基本功,药尘仍然没有放下,惯例在炼药房中运息斗气吐纳三个周天之后,他才打开了炼药鼎,又从一边抓来各种药材。药尘的目标,便是炼制止血丹,这也是药览长老的要求。一品止血丹,除非是动脉割断的大出血,其他情况,基本都能有效地迅速止血,这是最常见的外伤丹药之一。
止血丹是基础丹药,炼制起来并不复杂,重点是炼丹之火,需要斗气的支持,以六星斗者的实力,略略有点勉强,药尘竭尽所能,才炼制出一颗 ......
一炉药材,结果只炼出了一颗丹,而且,颜色有点发黑,很显然,丹药的副毒有点重,不需要长老的点评,药尘也知道,这是一颗失败的丹药。 药尘有点呆呆的,仔细回想着自己刚才犯下的几个明显的错误,然后盘膝坐 下,调息着斗气,一点一点地恢复。
半个时辰的调息之后,斗气终于又充足起来,药尘毫不犹豫地又抓起药材投 入药鼎当中,运转斗气,炼制起来。炼制一品丹的药材,在药族当中并不值钱,药尘也敢放下心去随便炼制。 这一次,明显熟练了许多,不过还是有点歪歪扭扭,药鼎发出一声轰隆的声响,丹鼎打开,却是炼出了三颗止血丹,颜色红中带着几缕黑色,些黑色,显然就是副毒,不过却比第一次好了太多。 药尘的目光也亮了,运转体内残存的斗气,将丹药起出鼎中,小心翼翼地装进瓷瓶当中。
药尘并没有就此满足,而是继续盘膝坐下,调息斗气,对他而言,炼丹的过程,实在太有趣了。感觉到药鼎当中的丹药,在自己的斗气的催动操控下,一点点成型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

不过,还未等药尘第三次炼制,母亲的声音便从外面传了进来。

“药尘,吃饭了。”

“哦。”

“罗树呢?”

“。??タ囱?逍」?髁。”

药尘这才想起和小胖子约好的事情。

药青一乐,小小年纪就知道要去看美女了,孩子也长大了,“你怎么么不去?”

“忘了。” 药尘抓了抓脑袋,憨憨地说道。

这却让药青有点不知道是该担忧还是高兴了,十三岁,正是男孩子情窦初开的年纪,这种事情都能忘 · · · · · ·
不过,暂时不受女生的魅惑,将精力放在修行上,也是正途。

“娘,我吃好了,我去炼 · ·· · · · 功了。”

药尘第一次吃饭吃得飞快,几句话的时间,便把他的一份吃得干干净净,站起来,一溜烟又钻进了炼药房中。
药青这下是真的开始担心了,会不会情商太低了?看来以后要和药火谈谈了,不要老和儿子聊些修炼的事情,聊点男人的话题 ·· · · · ·
总之,当年,她会嫁给他,全都是因为他张嘴,她怎么都觉得,药火应该把这个优点传给儿子才行,不愁现在,就怕将来。??,未雨绸缪还是有必要的。在药族,好女孩都要早早的订下才行,迟了,就剩下歪瓜裂枣了。
药尘这时还没有体会到女孩子的好,在他看来,女人嘛,娇娇柔柔的,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大惊小怪,有什么用。糠乘廊肆。当然,除了娘以外......
还是炼药有趣!回到炼药房,只要斗气一恢复过来,药尘便毫不犹豫地开始炼制止血丹,每 一次,都比上一次炼制得更加完美。
等炼到第七炉时,药尘已经对炼制止血丹失去了兴趣,已经连续两炉都是完 美了,止血丹对于他已经失去了挑战。 回气丹 · · · · · ·
忽然,药尘的脑海当中冒出一个丹方,这是他在父亲的炼丹记录里西看到的 一个丹方,可以在短时间内恢复斗气! 恢复斗气 · · · · ·
· 目前,遏制他炼丹效率的,就是仅仅只六星斗者的斗气,如果 能迅速地铁复斗气的话,他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炼丹了。 第一目标,应该放在回气丹上!
想到了就立马行动,药尘飞快地调整着状态,将回气丹的丹方再次确认了一番。
药尘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话说回来,这也是一个炼药师的基本能力,只是有的人是后天养成——灵魂感知强大之后,记忆力自然会变得超强,但也有人是先天的。
第一炉回气丹,没有意外,失败了。而且,失败得非常彻底,至连丹型都 没有能够凝聚成功,所有投入的材料都化成了一堆药渣。
看到那堆药渣,药尘整个人都呆住了,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仿佛每一步都做错了。 一般人遇到这样彻底的失败,都会放开一段时间再去尝试,但药尘却不是这 种,他的骨子里面有一种执着,咬了咬牙,将斗气恢复过来,又噔噔噔地跑到一边,抓过炼制回气丹的各种材料,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炼制。 噗嗤......
连爆炉都不是,闷炉,就看到一阵阵黑烟从药鼎上方冲出 · ·· · · · 好吧,闷炉,就连渣都没有留下,只有刺鼻难闻的气味。
“咳 · · · · · · ”
药尘大声咳着,连忙打开房间当中设置的通风机关,将黑烟鼓出室外。 这时,药尘有点失望,不过,对成功的渴望并没有因为失败而消逝,相反,变得更加的强烈起来。
哪一步做错了,或者说,做对了,但是程度还不够 · · · ·· ·
这时候的药尘并不知道,回气丹,一般是一品丹药,但是,他在父亲笔记当中看到的回气丹的丹方,却是改良过后的二品丹方!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仅仅只是接受了启蒙炼药术的他所能够炼制的丹药, 其中有许多步骤至是药火的一些独门手段,没有详细的指导,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试炼到半夜,直到体内的斗气再也恢复不过来,至连头脑都感觉到呼吸不过来时,药尘才不得不暂时放下炼丹,精神已经透支了,灵魂对药材的感应也变得:?鹄。
勉强,只会浪费材料。 无奈地去冲了个澡,又吃了父亲专门为他准备的煅体丹,便躺在床上,几乎 是脑袋刚刚沾到枕头,就进入了深沉的睡眠当中。
不过,就算是处于沉睡当中,药尘的手指也仍然轻轻地颠动着,一丝丝斗气 在他身前正面微微地动作着,却是梦中也在炼药。
第二日,药尘并没有带着炼好的止血丹去族学。在他看来,止血丹虽然成功 了,但是,回气丹彻底失畋了,不要说丹药的副毒,就连丹型都没有成型过一次。
药览原本还很关注药尘,能提出元寒草与七火草为何能相融的问题,应该是颇有天赋,也许是这一届中最有天赋的弟子。
然而,在看到药尘没有带来止血丹时,药览有点失望了。药尘之父药火,也是族学当中出去的弟子,药览还有印象。当年,药火的炼药师天赋也是非常了得,只可惜,在斗气修行上的天赋有点不足,在没有得到族中资源的倾斜之下,这份天赋也就埋没了。 虽说有点可惜,不过,在药族,天才从来都不罕见,埋没了一个又何妨,还有更多起来的。
不过,再埋没,药火家中应该也有炼药房,药尘应该也是有条件炼制止血丹的。 “完美丹,这是第几次成功的?”
这时,药览开始点评起来,第一个,便是药佟——这一届中,斗气第一,七星斗者,已经挑选了后继筑基功法的弟子。 “禀长老,是第三炉。”药佟行礼说道。
“不错。”药览淡淡点头,并没有更多的赞赏,只是将目光转向下一个。 “三成副毒,勉强,需要加强控制,分离杂质时,要注意炉温 ·· · · · · ”
族学弟子基本上都有炼制一炉丹药,最失败的,也带了一颗黑不溜秋的废丹过来。 “药尘,你呢?”
最后,药览长老站在了药尘面前,虽然药尘没有拿出任何丹药,但是出于关心,药览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药尘低下了头,“失败了 · ·· · · · ”
对他来说,止血丹与回气丹是同一级别的,报喜不如报忧,看看长老会不会 有办法解决他的失政。
“失败?丹药呢,我来帮你分析下原因。”药览笑了笑,鼓励地说道,“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信心。”
药尘的头更低了,“禀长老,没能成丹型。”
“......”药览一下子呆住了,这 ......怎么么可能?没成丹型?在他的感觉当中,药尘的炼丹天赋应该不错才对。?辽俨换岜鹊蹦甑囊┗鸩钐?。
“咳,不要紧,不要放弃,总会有成功的时候。”药览轻咳一声,又鼓励了一声,便又开始了今天的炼药术教习。
仍然是启蒙式的基。?治鲆┬,理解药性匹配,记住经典的材料反应融 合,对药鼎温度的掌握,如何用斗气技巧性地控制正在反应的材料,如何将丹药塑型 · · ·· · ·
论到炼药术,只是族学长老的药览,只有五品的水准,但是论到对孩子们的基础启蒙,整个药族恐怕只有少数人能与他比肩,他总有本事将森罗万象的各种知识轻轻松松映入孩子们的脑海当中。
药尘一开始还在为昨天的失败而感到羞耻,但是听到后面,有如醍醐灌顶,原来还可以这样,原来有办法减轻斗气的输出,还有斗技的控制技巧,加入这些手法,炼药不仅仅会变得轻松一些,成丹的概率也会随之增加许多。 下午,族学刚刚放学,药尘又心急火燎地冲回了家中,迫不及待地想要进行炼丹。
这一次,小胖子罗树手刚刚抬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药尘便一溜风地 冲了出去......

怎么了这是?之前说好了去看小公主的事情怎么就能忘得这么干脆。话说,公主长得真的很漂亮,而且他还和公主说上话了,答应了公主今天带朋友再去看她的,这不是害他失信了吗 · · · · · ·

不过,一个人去看公主,也挺好的,嘿嘿嘿 · · · · · ·
药尘冲回家中,母亲不在家,留了字条,说是去采药了,不过晚餐是早上就做好了的,只需要放进锅里煮热。药尘却没么麻烦,随便吃了几口,又是一头扎进炼丹房中,继续拿着父亲的炼药鼎进行回气丹的试炼。 用上了新的技巧,的确作用巨大,药鼎的温度上升得很快,省去了许多斗气 的输出,炼制回气丹的药材在药鼎当中融合反应得也非常顺利。
一切都变得么美妙,药尘的心中有一种直觉,这一次炼制,或许会一次完美! 不仅仅是直觉,就灵魂的感知上来看,也的确是朝着完美成丹的方向前进。
炼制走到了最后一步,就在这时,药鼎之上忽然升起一道血色的光华,血光堕入炉中,一下浸染到正在火焰高温与斗气的作用下进行成丹的材料之上。 轰 · · · · · ·
一声巨响! 爆炉! 咔嚓! 药尘脸色一白,在爆炉的巨大力量冲击下,他一下被震飞,撞到墙上。 “咳咳咳 · · · · · ·
”剧烈地咳了几声,感觉到内腑不适,药尘连忙吞下几颗昨天炼成的止血丹,药性化成一道清凉的药力沁入内腑,这才感觉好了许多,药尘连忙扑到药鼎之前,这件药鼎可是父亲心爱之物,现在他只希望刚才的爆炉对药鼎不会造成伤害......

然而,只看了一眼,药尘苍白的脸上就泛起了几丝铁青的神色,药鼎之上, 几道深深的裂隙,令人触目惊心。

完蛋了......

这下,是真的要挨打了。

要说罗树最敬佩药尘什么,那就是,药尘从来没有挨过父亲的打......

而罗树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的种情况。

看着药鼎上面深深的裂隙,药尘心里都是拔凉拔凉的,完了完了......

但是,不知为何,莫名的,除去对挨打的恐惧,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轰。狘br />就在这时,一阵轰鸣从院子当中传了进来,声音之大,就算是以炼药房的隔音设备都无法阻挡,听得一清二楚。
药尘心中猛地一跳,心中种不祥的感觉,愈加的重了起来,他证了征,飞快地爬起,朝着外面飞跑过去。
刚一出门,就听到院子当中传来阵阵嘈杂嘶哑的叫声,跑到院子当中,就看 到一群人围在一起。

“药尘出来了。” “药尘......”

人们看到药尘,却忽然安静了下来,人群不自觉地、自发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轰。狘/p>

小药尘的心中一片发寒,身体打着颇,脚步都变得虚。?夯旱刈吡斯?,不祥的感觉瞬间化为了一种他最不想见到的现实!
父亲,温柔、幽默、经常让全家大笑起来的父亲,个经常把他扛在肩上的父亲 ......

此时却一脸苍白、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一双眼睛,紧紧地闭着。 罗兵大叔,还有父亲的一票兄弟,也都脸色沉痛地或脆或蹲的在一旁,扯着头发,梧着脸庞 ......

“药尘 ......我,我们遇到了 ......”

罗兵咬着嘴唇,却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身为铁卫,为族中出任务,就要有着牺牲的准备,这是早就有的准备,只是当这残酷的事情真的发生时,却是么的让人不知所措,尤其是望着药尘张稚嫩的小脸。

“看伤势,似乎是魂殿 · · ··· · ”

“嘘,这话不能乱讲。”

“唉,可惜了,药火的天赋应该是炼药术,可他非要去当铁卫,这下好了 ......”

“看这伤,就算能活过来,以后恐怕也是废 ...... ”

“混蛋!你们说什么!” 轰隆! 药火的几个兄弟轰然一下跳了起来,愤怒地蹬着这群人。

“别冲动,我们也没恶意,对吧,药尘,你母亲呢?”

“对对对,药青呢?” 这些议论着的人,都是住在附近的邻居,这时意识到自己这话实在太不合时宜了,连忙让开两步,又转移着话题。
药尘全身发抖,只是征征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父亲,血的颜色 ...... 是那么的可怕!

“咳 ...... ”

忽然,紧闭着双眼的药火颤抖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老罗 ......”

“老火,我在,在这里。”

“熟悉的味道,是不是到家了?”

“嗯,到了 ..... ”

“呵呵,尘儿?”

“爹!” 听到父亲叫自己,药尘的眼泪哗啦一下决了堤,扑了上去。

“吓到了?男儿有泪 ......不轻弹。”

“可是,血......好多血 ......”

“是男人,就不要怕血,过来,让爹摸摸你。”

药尘连忙凑了过去,小手紧紧地抓住了父亲,这时,他才注意到父亲的眼瞳 没有任何的反应,“爹,你的眼睛了”
“只是暂时看不清了而已,没什么大碍。”

药火脸颊颇动着,一旁,罗兵再也扼制不住心中的伤与痛,两行洎水,轰然滑落下来。他知道,药火的伤非常严重,能活着回到药族,都已经算是奇迹,现在,药火每说一个字,都应该会给他带来巨大的疼痛,他现在说话,应该只能断断续续地勉强出声才对,然而,面对着药尘,药火的每一个字都是么清晰,每一甸话,都是那么连贯。

“老火,你应该休息 ...... ”

“没事的。”药火却只是笑笑,摸着药尘的脸蛋。 药尘感觉到父亲的手在自己脸上轻轻地触摸着,他努力地不再让汨水流下来。

“爹......你会好起来,对吗?”

“呵呵 ......” “药青回来了。”

忽然,人圈外面传来叫声。哗啦,人们再次让出道路。

药尘抬起头,就看到穿着一身布衣的母亲,仍下药篓,飞奔过来。

“火哥!”

“呵呵,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真是把我男人的脸面丢光了。”

“你不要说话,是谁做的!” Www.Dzhuzai8.CoM

药青抬起头来,望向罗兵。

“是袭击,对方用了三种手法,分别是魂族、古族和妖族的功法,我们也不知道。”

罗兵嘴唇都咬破了,最恨的,就是连报仇的对象都没有一个,不过幸运的是,大家都回来了,只是看着好兄弟躺在里痛苦的模样,他宁肯受伤的是自己。
“行了,散了吧,我可不想一直躺地上,咳...... ”

药火扯出一张笑脸,拉住了药青,微微地摇了摇头,为难他的兄弟又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药青深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罗兵见状,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地将药火抱起,轻手轻脚地抱进了卧室当中。

药火微微一笑,“我又不是瓷娃娃 ......放心吧,过几天,又是一条好汉,行了,你回去吧。”
见到药火脸上的笑容,罗兵也挤出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便告辞离去了。人都散了去,药青的脸上顿时就挂上了两行清汨,“我去请长老为你疗伤。”

“看过 · · · · · · 了,不然 · · · · · · ”药火微微摇头,“不然哪里还能在这里说得上话。”
药青伸出手,在药火腕脉处诊断了片刻,吐了口气,“是内腑受了重伤?我去给你炼些疗伤丹,药尘,去帮我搭把手。”

“娘 · · · · · · ”药尘呆呆地站在门边,听到母亲要炼药,顿时不知所措,家中只有一个药鼎,而且,就在刚才,被他炼爆裂成废鼎了。

“走。”

“娘,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小心炼坏了爹的药鼎,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药尘咬了咬牙,说道。
药青闻言一证,药鼎炼坏了?这个念头一下子直冲脑海,她便觉得两颊发热,喉咙就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身体微微晃了晃,顿时眼前有些发黑。

“你 ...... 你,说什么?” 药尘把头低得很低很低,他从来没有一刻,现在这样后悔过“刚才我炼药爆炉 ......药鼎裂开了。”

“你!” 啪! 药青一巴掌打在了药尘脸上,然而,感觉到疼痛的,却是她自己的心,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伸出手去了,但是......
看着一向坚强、一直保护着她的药火,此时无力地躺在床上,药青的心里早就已经乱了方寸,她才是最不知所措的一个人,刚才她面对大家的种种表现,只是在伪装而已,只是不想让大家看到她的脆弱。 床上,药火咳了起来,“青妹,一个药鼎而已,孩子是无辜的,我没事的”

“可是,那是你最喜欢的 ......”
药青为自己找着理由,然而,她的心中也知道,无论再怎么样,也不该向孩子动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让一尊三品药鼎爆裂开来,但是,自己儿子,自己清楚,他绝对不是那种贪玩顽皮的。过去,她甚至担心药尘过于专注修行而失去情商,如果炼爆了药鼎,那么,也只能说是药鼎的大限已经到了。

“青儿,我 ......噗。。?rdquo;
药火一笑,他感觉到妻子的迷茫,正要再劝,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异力猛然从胸前透入体内,一个绞劲,刹间,原本已经渐渐稳定的伤势瞬问爆发,一口鲜血猛地喷在床上。
“火哥!你悠么了?”

“我 ......两阴追命掌......” 药火从牙缝里挤出几字,却是再也熬受不。?柝柿斯?。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小说的作者是天蚕土豆,本站提供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一章 药族 下一章:第三章 求药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之无上巅峰 斗破之萧空 斗破之天之王座 斗破苍穹之因果轮回 斗破苍穹之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