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六章 满月(八千字)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次遇险(万字大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杀出一条血路(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个个都把我们当菜鸟,以为我们好欺负,谁都敢来招惹我们,真是烦死人了!”龙懿斜眼瞥着沉浸在卷叶和闲聊中的两人,忍不住抱怨地提醒道,“而且这样也很危险,要是我们打着打着,再来几个很厉害的怎么办?那样就会有大麻烦的!”

“哎呀,我们的小屁孩长大了嘛,知道思考问题了。”龙懿的提醒让净无尘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啧啧称奇地看着龙懿。

“滚!”

一听“小屁孩”三字,龙懿马上一脸怒意地瞪着净无尘。

“别闹了!我觉得龙懿说得对。”

一想到一直被人当成软柿子捏心里就非常不爽,萧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出声打断了两人的斗嘴。

“那怎么办?”净无尘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卷叶,拇指支在下巴上,眼睛一眨一眨思索起来。

似乎有了对策,净无尘狠吸了一口烟,然后提议道,“要不我们主动出击,一路杀下去,把额头上的印记杀得红红的,自然就没有那么多傻瓜来纠缠我们了。”

“好像是个好办法,你狠了,他们就怕了。”龙懿兴奋地认同,将对净无尘的不满丢到了九霄云外。

“嗯,也许是得适当地高调高调才行。”萧炎也点头赞同,“不过,我们一定要注意得有个度,不然引起太多天才的围攻可不是闹着玩的。”

“有道理。”净无尘赞赏地点了点头。

三人做出了决定,而且很快就发现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有必要了。

因为他们发现又有人冲了过来。

“又是冲我们来的?妈的这频率也太快了点吧。”净无尘嘴里骂骂咧咧,站直了身子,准备应战。

“一个乞丐般落魄的家伙,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青年,再加上一个小孩,这就是他们看我们的样子。”萧炎摇头暗叹了口气,自己都开始觉得这段山路上的人没有任何理由不对自己三人出手。

“奶奶的,虽说欺软怕硬是人的本姓,但这次来的人也实在多了些,太看得起我们了。”见足足有二十几个人扑冲过来,萧炎心里腹诽着,目光却看向了人群的后面。

在这二十几人背后的远处,还有不少影影绰绰的身影隐藏在山崖的阴影中虎视眈眈,等待着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上吧,先拿他们开刀立威,何况来幻境的目的本就是来经历生死磨砺的。”萧炎的血开始热了,“能不用武器就别用武器,当你身体的每个部位能成为最犀利武器时,再用武器便是如虎添翼。”

深呼吸一口气,身体随着**的弯曲一个下沉,然后猛地一蹬,萧炎的身子已经暴冲了出去,爆发的斗气激起地上的黄泥四散飞溅,在其身后绽放开一朵好大的莲花。

萧炎一马当先,三人就像离弦的箭射进了人群。

不知死活的东西,不赶紧逃命反而还敢主动出击?简直就是活腻味了!二十几人血红的眸子都透出残忍的嘲笑,二十几柄或刀或斧或剑齐齐劈向冲在最前的萧炎,发出刺耳的呼啸,混在一起的斗气瞬间暴涨成骇人的气浪。

面对如此威势,面对如此悬殊的人数对比,面对可能只在一念间的生死,竟然还叫不用武器?紧跟在萧炎后面的龙懿面无惧色,倒是净无尘脚肚子开始有些发抖,眼见萧炎马上就要淹没在人群的刀光剑影中,他在忍不住为萧炎担心的同时,“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念头在脑子里蓦地闪过。

可就在净无尘一刹那的犹豫间,萧炎冷哼一声,眼神寒光闪烁间带着历尽生死才有的凶威,在人群中不退反进,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以手代尺,疾挥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在净无尘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以一人之勇硬生生挡住了二十几人。

萧炎的手臂化为十几道残影。竖斩,横砍,斜撩,每一掌都劈出了一声惨号;直拳,勾拳,摆拳,迅如奔雷,每一拳都带起一股鲜血狂喷;戳,点,弹,每一指都妙到毫巅,全部避开了兵刃的锋利,敲打在兵刃的侧面,震得对手虎口发麻。凭着精妙的身法和一身钢筋铁骨,萧炎硬是以肉身之躯在人群中杀出了一片空地。

紧跟萧炎身后的龙懿有样学样,口中连连发出暴喝,以指代枪,浑身雷电缠绕地揉身而上。凡是近身的兵刃,毫无例外,都被龙懿的护身闪电震开;凡被龙懿点中兵刃或者身躯的,无一不被那股先天的雷电之力电得全身抽搐。

萧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手臂连挥,与龙懿的手指同点在每一柄兵刃的同一点上。

饶是这二十几人的兵刃都很坚韧,但被萧炎和龙懿**的身躯之力和雷电之力双重击打在同一部位,不以厚重见称的刀剑还是无法承受,纷纷断裂开来。

断刀残剑在空中乱飞乱刺,顿时就打乱了二十几人的队列配合。

队列一乱,力便难汇,二十几人立时就没有了群体优势。

俗话说得好,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此良机,萧炎和龙懿岂会放过?趁着武器断裂时敌人那一瞬间的惊慌,两人拳拳到肉,脚脚断骨,在骨骼的断裂声和凄厉的惨呼声中如杀神一般,无情地收割着敌人的姓命。

短短几个呼吸间,二十几人便死伤近半,身处外圈侥幸没死的无不胆战心惊,汗毛倒竖,之前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而**在战场边缘的净无尘在悄悄抹了两个敌人的脖子后,也在心里直呼萧炎和龙懿简直就不是人!

仅凭徒手,萧炎和龙懿这两个家伙就放倒了一群同是四星巅峰的斗帝,这是什么概念?如果是自己,只是徒手的话,一对二甚至三,净无尘自信没有太大问题,但是一对十几甚至二十几个,就完全不是他所能尝试的,哪怕全副武装,使出全部斗技,他也觉得那是一种奢望。

可现在,这完全不可能的一幕就在他的眼前上演着,他如何能不惊得目瞪口呆?直觉得哪怕已经很高估萧炎和龙懿二人的实力了现在看来仍然低估得厉害:“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哪?恐怕只有超级天才才有如此实力吧?”

此时的萧炎与龙懿已经完全进入了杀戮的状态,两人怒吼一声,爆发出极强的杀伤力,就像月圆之夜的狼人,不再压抑心中的躁动,也不管剩下的敌人已经露出了惊惧之色,尽情地**人姓中最血腥的一面,看着两人的勇猛,看着一团团血花在空中飞溅,看着一个个生命不停倒下,打还是逃?这个念头开始在剩余的敌人中蔓延。

可是,尽管二十几人已经死伤过半,尽管眼看萧炎和龙懿二人越战越勇,可几个实力不俗者还是不太甘心,试图在混乱中寻机偷袭,以扭转败局。

一名身高体壮者大步跨出,一手向萧炎砸出盾牌,另外一手手握一柄血红的利刃在盾牌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刺出。

他身边的两个斗帝眼角扫过,陡然一喜,混战中暗箭难防,这一击若是得手,局面将立马扭转。

利刃在两个斗帝越发喜悦的眼神中急速刺向萧炎,偷袭的身高体壮者甚至感觉到了萧炎黑色衣裳下皮肤的微微起伏,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下一刻应该就是开肠破肚、鲜血狂飙的画面,这名身高体壮者的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丝**。

可惜,他的嘴角还没来得及咧开一个暗笑的弧度,便感觉他握刃的手已被萧炎的左手牢牢抓。???涣朔趾,而且萧炎的右拳已经轰开盾牌到了他胸膛前。

“他是怎么发觉的?”

这名身高体壮的斗帝还没反应过来,萧炎的重拳已经结结实实轰在了他的胸膛上,轰下山谷,吓得两个想趁机拣便宜的斗帝心胆俱裂,撒腿就跑。

“在我半意阶的灵魂之力面前,玩这些小动作岂能得逞?”萧炎瞥了一眼山谷间爆起的那朵绚烂烟花,唇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萧炎身侧,龙懿的表现也不俗,正打飞了一名斗帝的铁棍,同时单脚高高抬起,以力劈华山之势砸中其大开的中门。紧接着,龙懿眼中精光一闪,露出轻蔑的不屑,扭身就是一拳击出,将身后偷袭的一名斗帝轰碎了胸膛。

萧炎和龙懿这几击,直接摧毁了剩下十来个人的残存斗志。望向萧炎和龙懿额头越来越红的弯月印记,每一个人都突然觉得死亡的阴影似乎下一刻就要笼罩自己。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十来个人立时一哄而散,惊恐地四下逃窜,只恨爹妈没给自己四条腿。

而那些远远隐藏在阴影中的人也悄无声息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追!”萧炎喝止住龙懿和净无尘欲追的身形。不是他怕,而是他根本没打算追,尽管如果他施展出身法斗技的话这些人一个也跑不了。因为他要留着这些人将这一战传出去,那样就会给自己三人省掉很多纠缠和麻烦。

净无尘立时明白了萧炎的意图,对萧炎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看着满地的尸体,不由得感叹起来:“你们两个赤手空拳就把二十几个手执神兵利器的同级别斗帝杀死大半,吓跑小半,还真不是一般的**啊。”

“还好吧。”萧炎不以为然地摸了摸鼻头,示意龙懿将所有纳戒都收起来。

“到了下面我们再分赃吧?”萧炎看着那一个个纳戒,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心想这样下去肯定是盘满钵满。

“都是你们的功劳,不用分给我。如果不是你们俩,就刚才那阵势,小爷我恐怕只有逃命的份了。”净无尘摇头不接受萧炎的提议。

“那这么行?要不这样吧,到最后再清算,我们各取所需。”萧炎笑了笑。

净无尘有些犹豫。他心里很清楚,若是能活着出去,这成千上万个斗帝的遗物如果折算成龙纹币的话,哪怕分成三份,也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可自己并没有出多少力,怎么好意思心安理得地分一份?

萧炎似乎很清楚净无尘心里是怎么想的,逗趣地问道:“在你决定带我们两个拖油瓶的时候,想没想过怎么分赃呢?”

“想过。可现在好像是我变成你们的拖油瓶了。”净无尘说得很苦涩。

“哟,难得见你这么谦虚。”萧炎故作诧异地望着净无尘,但眉宇间却含着笑,不等净无尘脖子昂直,就接着问道,“那你当时在心里是打算怎么分的?”

望着萧炎脸上很自然的真挚,净无尘心中**涌动,“好吧。反正跟你们两个家伙在一起小爷我就欠情了,不妨再多欠点!这个情我记下了,如果能活着出去,小爷我必定偿还。”

“前面一句听着很有你的风格,后面那句就太见外了点。呵呵。”萧炎并没有将净无尘的这个承诺放在心上,却没想到净无尘出去以后用分的“脏”加快了自身势力的扩展,很久以后的确帮了他一个很大的忙。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要不,我们就一路杀下去?”两个拖油瓶眨眼间变成了两尊保护神,净无尘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嬉皮笑脸地说道。

“呵呵,要到达内围,除了继续杀下去,我们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萧炎指着远处的一抹绿说道,“只是,后面的路肯定没那么好走,我们的对手会越来越强。还好,这一战之后,一般的人轻易不敢惹上我们。”

萧炎抬首看了一眼天上悬着的血月,继续说道:“血月现在还没满,但一旦月圆,对人心姓的影响将更大,之前还能保持一丝清明的强者只怕也会沉溺于杀戮中,在经历了长时间的厮杀后,骨子里渗透出的嗜血会渐渐忽略我们此战的震慑。”

“说得有理。”净无尘点了点头,然后叹气道,“唉,没想到小爷我反倒成了你们的拖油瓶。”

“别那么说,我们现在是伙伴。只要你不想各自飞,我们三人就会死活都在一起。”萧炎很认真地对净无尘说道。

净无尘对萧炎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谢字我就不说了,但我说的是实话。只要不是遇见刚才那种大规模的,我倒还不怕,可人一多就不行了,只能拣拣落单的小虾米。真是惭愧啊。”

“你注意自己安全就好,其它的都交给我们。”嗅着山谷中越来越浓的腥味,看着下面满地的断臂残肢,萧炎知道,接下来的战斗将非常激烈。

“如果在之前,我一定会说你这话太过狂妄。”净无尘脑子里又闪过刚才那一幕幕,“但现在小爷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有资格说这话。”

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萧炎问道:“以你们两个这样的实力,理当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为什么神通广大的小爷我竟然没听说过你们呢?”

“那是因为你的神通还不够广大。”萧炎轻描淡写地回避了净无尘的疑问。

“你”净无尘翻了翻白眼,懒得再理会萧炎,走到一旁抽起了卷叶,眯起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

三人略作休息,又一路向下走去。

凉风轻拂在山谷中,带着一股股令人欲呕的血腥味。

三人蹙眉走了好长一段路程,竟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或刺杀,若不是环形山路可以看到对面的刀光剑影,三人还以为是在闲庭信步。

“看来之前一战没去把那些人追杀干净绝对是英明正确的。”净无尘大赞,然后对着山谷对面狠狠地说道,“杀吧杀吧,你们都可着劲地杀吧,等你们杀够了,小爷们再挑额头印记血红的杀!”

“所以趁现在得好好享受享受你的卷叶,不然只怕过不了多久就没这个闲情了。”

萧炎并不是瘾君子,穿越前也只是偶尔抽抽,但现在他却恋上了这种味道,或许,他是恋上了怀旧的感觉吧。

“来。”给萧炎递上一根卷叶,自己也叼上一根,伸头在萧炎指尖的火苗上点着,然后在凉风中将衣服紧了紧,净无尘惬意地深吸了一口,才对龙懿说道,“你就别抽了,小爷带来得不多,给我们俩省点。”

对龙懿的噘嘴装作没看见,净无尘将头转向萧炎:“有两件事情我纳闷好半天了,可以问问你吗?”

萧炎笑笑,“其中一件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抽卷叶是吧?”

“没劲了不是?你就不能让我问出来?”净无尘乜了萧炎一眼,“这卷叶小爷自信在斗帝大陆绝对是独家,我在刚开始抽时也像龙懿一样呛得不行,怎么你就一抽就会?而且抽的动作比小爷我还帅?”

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总不能说我在上辈子就抽过吧?萧炎圆嘴吐出一个烟圈,胡扯道:“知道什么叫天才吗?天才就是一学就会,一会就精。”

“切!你就吹吧!”净无尘表示出极大的不信。

这个问题根本无法继续,萧炎憨憨地一笑,赶紧岔开话题:“另外一件纳闷的事情是什么?”

见萧炎避开这个话题,净无尘有些悻悻,但很快就又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另一个纳闷的事情,就是,我们在上面的时候都以为这路是一条路盘旋到底的,可事实上这路在每一个转弯处都有一到两条岔路,而我们到现在为止还从未走错过,这么暗的天,你是怎么做出准确判断的?难道上次开启的时候你就来过?”

“不可能。 被案粘隹,净无尘就马上自己否定了,“之前你们对这里的情况还一点都不了解,怎么可能来过!”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白痴的时候!”萧炎斜瞥了净无尘一眼,语气中颇有几分奚落,“你可听说过有人连续来过几次杀戮血窟?如果你这次活着出去了,三千年后再次开启你还会再来吗?还有资格进来吗?”

“这倒也是,进来的无一不是四星巅峰,要么死在里面了,能够活着出去的,不是天赋极佳就是实力极强,又经过这么一次残酷的历练,还有一大笔通过杀戮获得的财富,三千年岁月足够他们突破五星,想再进来也没资格了。”

“那不就是了?”萧炎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那?”净无尘越发好奇了。

在净无尘无比期待的眼神中,萧炎很节约地吸了口烟**,才缓缓开口说道:“其实。?切┎砺范际撬缆,走不了多远就到头了。你没发觉杀戮的声音从岔路上发出得最多吗?是因为走错的人要掉头回来,就会与又进去的人迎面遇上。不过我倒不是凭这个判断,毕竟正确的路上杀戮也不少,我只不过是看哪条路上的远方有人,那这条路就一定不是死路,就往那条走。”

“越到山谷下面就越暗,你能看得见?”净无尘抬首向远处眺望,但视力极其有限,根本看不见前方远处有没有人。

净无尘侧头看看萧炎,又抬首望望远处,眼神中是大大的问号。

“视力做不到的事情,还有灵魂之力可以做到。”萧炎笑答。

“不会吧?”净无尘狐疑地看着萧炎,“刚才小爷我也用灵魂之力感应过,比视力远不了多少,你的灵魂之力得有多强。俊包/p>

“帝境?”净无尘紧问了一句。

“嗯。”萧炎点点头。

“我靠!那么强?”净无尘惊讶地望着萧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话,“难道你还是炼药师?”

“勉强算是一名炼药师吧。”萧炎扔掉烟**,很谦虚地说道,然后一伸手,“再来一根。”

“原来如此,那就难怪了。”净无尘一边掏卷叶一边感叹道,“不过,再勉强好歹也是炼药师。?矸菘刹皇且话闳四鼙鹊。”突然想想不对,马上一脸不忿地望着萧炎,“切!你是炼药师。?玫ひ├椿唬 包/p>

“你又没受伤,要什么丹药?”萧炎笑**地看着净无尘问道。

其实,萧炎这一路上早就有了要给净无尘一些丹药的打算,毕竟现在三人是一起的,而且接下来的对手将越来越强,净无尘需要增强自保能力。现在见净无尘主动索要,萧炎自然不会不给,不过是想在这难得的清闲之时逗逗净无尘罢了。

“没受伤就不需要丹药了?有备才能无患嘛。亏你还是高手,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净无尘将掏出的卷叶拿在手上,在萧炎面前晃来晃去,可就是不递给萧炎。

“你没准备好足够的丹药就敢来这里?”萧炎无视那根卷叶,继续逗着净无尘。

“准备呀!可你看我这副样子,能有钱准备什么好的丹药吗?”净无尘没好气地回答,“换不换吧,一句话!不换,以后就没卷叶抽了,你考虑清楚哦。”

“小气鬼。”萧炎嘴角挂着丝丝笑意,一晃纳戒,霎时间,身前出现了一堆玉瓶。

当然,萧炎拿出来的只是在商盟有售的三纹清灵液和二纹血气丹,至于别的诸如浑天丹、隐形丹之类,自然不会拿出来,不是不愿,而是不敢轻易暴露。

“哇,那么多!不会都是垃圾丹药吧?”净无尘怔怔望着望着那一堆玉瓶,不自禁地吞咽着唾沫。

“垃圾不垃圾,你打开看看闻闻不就知道了?”萧炎见净无尘那一脸馋相,实在觉得很开心。

“哦哦。”醒过神来的净无尘忙取过一瓶玉瓶打开,凑到鼻尖一闻,“血气丹,二纹的!”然后又取过一瓶瓶子略有差异的打开,鼻子凑上去一闻,“哇,清灵液,三纹的!”

接着转眼看看地上的一堆,两眼鼓得溜圆,缓缓地转过头看向萧炎,突然对着萧炎大声怒斥,“你知道你拿出来的是什么吗?三纹清灵液吔!三纹清灵液多少钱一瓶你知道吗?**的要三千龙纹币!三千一瓶。≌饫锩嬗卸嗌伲科鹇胗腥??钙浚∪??钙堪。?堑枚嗌偾?康鹊,等等,我算算三三九,三五一五,呼,十万多!妈的,十万多你就这么一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败家?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刺激到小爷我了?”

净无尘唾沫四溅地一通咆哮,萧炎一边用手抹着飞溅到脸上的唾沫,一面静静地看着净无尘,时不时眨眨眼,看似听得很认真,一副虚心接受的样子,但心里却在大赞商盟太厉害,生意做得绝,一瓶三纹清灵液成本也就一百龙纹币左右,愣是卖到了三千!

等耳边净无尘的咆哮声歇息下来,萧炎才慢悠悠地问道:“吼完了吗?我觉得你骂得非常有道理,我接受你的批评。”说完,手一挥,地上就只剩两个玉瓶,一瓶血气丹,一瓶清灵液。

净无尘立马傻了。龙懿偷偷直笑。

愣了好半晌,净无尘“啪”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啊呸,我这张臭嘴,瞎说什么呢。哎哎萧兄,其实呢,你真的一点都不败家,你拿出来是给我的嘛,我们是朋友,怎么能说败家呢,对吧?”

“不是刺激到你了吗?我对此真的感到很内疚。”萧炎非常“诚恳”地说道。

“别别,千万别内疚,这种刺激越多越好,真的,越多越好。”净无尘忙不迭地说道,然后亲自把手里的卷叶递到萧炎嘴边,然后掏出火折子给萧炎点上,“嘿嘿,你看是不是”

“把刚才那堆再拿出来是吧?”萧炎吞云吐雾问道。

“对对对。”净无尘的头点得想小鸡琢米。

“行。?媚闳?烤硪独椿。”萧炎不紧不慢地说道。

“全部?!”

可还没等净无尘把“部”字吐完,他的眼前又出现了刚才那一堆玉瓶。

“你这算什么?想敲诈小爷我。俊本晃蕹镜难劾锒偈泵俺鑫奘?切。

“呵呵,就是敲诈你怎么了?”萧炎调笑道。

“我告诉你。?∫?沂怯性?虻娜。”净无尘嘴上硬着,心里却在想——“哼,卷叶能值几个钱?小爷出去后随便采!赚大了,真的赚大了!尤其是在这里,一瓶三纹清灵液很可能就是第二条命。 彼?难劬υ降稍酱,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可一抬头,净无尘却发现萧炎在听了自己那句话后,已经开始在往纳戒里一瓶一瓶地收回丹药,而且专拣清灵液,直恨不得再给自己两个大嘴巴。我**怎么就那么嘴**?不嘴硬要死。磕侨?魄辶橐憾嘁黄烤投嘁凰可?娴幕?岚。

再也顾不得形象,净无尘扑冲上去就把地上的一堆玉瓶捂。骸氨鹪偻?厥樟吮鹪偻?厥樟。我说兄弟,这事咱们是不是好好商量一下?你要知道我这卷叶也挺珍贵的,除了我,斗帝大陆上没几个人找得到。”然后拿出一副吃了很大亏的样子说道,“这样吧,谁叫我们兄弟一场呢,我就忍痛割爱吃点亏,拿我一半卷叶换你这些丹药,怎么样?”

“才一半。俊毕粞浊崆嵋∫⊥,“你根本没什么诚意嘛。你要知道这些丹药价格本来就不低,在这里更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随随便便找几个人就能换一大堆宝贝。”

萧炎存心想看看净无尘心急的样子,故作沉思,让净无尘以为自己想改变交换卷叶的主意。

“那你干嘛还要和我换卷叶?”净无尘突然才发现自己仿佛在被萧炎兜着圈子玩一般,恨恨地对萧炎怒道。

“呵呵,你这卷叶也算奇货可居,而且我好像恋上它了,抽它的时候总觉得心情很好。”萧炎爽然一笑,毫不掩饰对卷叶的喜好。

他当然不会告诉净无尘他还有很多,根本就用不完,更不会告诉净无尘他其实是故意要给这些丹药以增大净无尘生存的把握。

“那六成!我拿六成和你换!这已经是最多了!我一共也就只有一千来根而已,还得在幻境呆不短时间,你总得给我留点吧。”净无尘生怕萧炎不换了。

“我承认我有点动心了。”萧炎仍然笑吟吟地看着净无尘,一点一点地试探着净无灰的底线。

“好吧,七成!就七成了,不能再多了!”焦急的净无尘死死盯着萧炎那波澜不惊的深邃眼眸,忍不住又加了一句,“但是,小爷我的那三成一旦抽完了,你得拿你的给我抽。”

“那我还不如六成呢。你。?拐媸且坏憧鞫疾怀,看着是多拿出来了,其实多的都被你抽回去了。”萧炎调侃道,正打算再说几句逗逗净无尘,突然眉头微微一紧,眼神一凝,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瞬息之间,萧炎手一挥,将地上的丹药一股脑全部卷到净无尘怀中,无暇理会净无尘的惊愕,抬首望向头顶的天空。

幽黑的苍穹中,朵朵浮云堆成了一整片,渐浓的云影披着斑驳的红色雾气,就像一件笼罩天空的血色袈裟,正慢慢地往地面沉着。

此刻,山谷中几乎所有人都惊恐地仰头望着这莫名的变化,因为天上下起了雪。

是雪吗?雪怎么会是血红色的?

不是雪吗?可那分明就是雪的形状。

微凉的寒意开始乍现,一片片血红色的飞雪纷纷扬扬地落在这压抑的世界中,越落越快,越洒越密,落向所有仰头观望的惶恐眸子中,密密麻麻铺洒在黄土路上,覆盖在每个人身上,天地之间顿时一片茫茫血红。

可是,没有想象中的刺骨寒冷,也没有习惯中的渐渐消融,与**一接触就那么直接融了进去,似乎融进了心扉之中,一切虚幻得就如梦境一般。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没有人能解释这玄妙的一切,当不可知不可触摸的惶惶从心底蔓延开来的时候,那一双双黑色的眸子悄然间变成了淡红,然后渐红如血。

此刻,弯月终圆,血的主宰降临大地,那一轮圆圆的血月冷冷地睥睨天下,带着草菅人命的冷漠,预示着杀戮**的到来.(未完待续。)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小说的作者是夜雨闻铃0,本站提供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次遇险(万字大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杀出一条血路(一)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重生炎尊 斗破苍穹之天帝传奇 斗破苍穹续集冷子轩 斗破之幽冥 斗破苍穹之超越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