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次遇险(万字大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杀戮血窟(3)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满月(八千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被龙懿扯了扯衣角,萧炎困惑看向龙懿,然后顺着龙懿左右指向的手指看去,脸色一下就暗了下来。

路的两边方向,沉重的脚步溅起黄沙飞舞,凌厉的气势呼啸着扑面而至。

“两边都有人,这次对小爷终于公平了。”净无尘感叹了一句,跨步弯腿,蹬起地面裂缝无数,向着左边扑了过去。

萧炎差点破口大骂净无尘太混蛋太没人姓了。因为净无尘冲去那边只有三个人而已,而留给萧炎和龙懿的这边却足足有七个人,正气势汹汹地杀将过来。

眼见净无尘已经融进滚滚尘烟中,抬头望了一眼笼罩大地的淡淡血色,呼出一口浊气后,萧炎的胸中是熊熊的战意。

斗气在体内高速运转,萧炎一个健步跨出,单拳直击向前,发出与空气摩擦的刺耳声,打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萧炎的重拳结结实实轰在对方冲在最前面那人手持的盾牌上,无形的气浪向着四周席卷。

刚一轰实,萧炎随即便连连催动斗气,通过手臂的颤动全部传到拳头与盾牌的接触面,只闻盾牌后面一阵“噼啪”骨头响,盾牌掉落在地,露出了一张惊骇欲绝的面孔。

萧炎才不理对方有多惊骇,体内斗气爆发,去势更快更猛,径直撞进那人怀中。萧炎的身躯经受过三大天火的淬炼,拥有妖族血脉后又吸收了灵。?咕??匏枰旱慕?,早已强得如精钢一般,一般的四星巅峰斗帝哪里经受得起他的冲撞?那人立时就遭受了重创,骨节脆响声连成一片,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连斗气都提不上来了。

萧炎脚下发力,顶着那人的躯体,将其当成了自己与龙懿开路的“人肉盾牌”。

有了这面“人肉盾牌”,对方六人那挥舞的刀剑与配合好的站位便失去了作用,甚至那六人还有些犹豫落下的兵刃会不会斩在自己的队友身上。

但是,战场上哪容得半分犹豫?只一眨眼,萧炎就已经逼到了一名手持阔斧的对手面前。

挥手将那名近乎残废的“人肉盾牌”甩下山谷,萧炎撩起一脚就踢在手持阔斧者的下巴上,踢得其仰面侧身,然后一记重拳轰在其空门大开的胸膛上,直轰得他身子一阵摇晃,朝着路边“蹭蹭蹭”连连后退。

可惜,脚下已经没有了路,两朵血腥的烟花在山谷间接连爆起。

“这里的地形真是太好用了!”

萧炎感叹一声,身子却没有丝毫停顿,就那么凌空一翻,右腿在空中似乎化成了一柄重尺,轰然扫向一名大胡子。

大胡子马上就感受到头顶上传来排山倒海般的压力,整个头皮都在发麻,本能地就挥舞起狼牙棒,迎向空中扫来的阴影。

狼牙棒粗大的棒身上,根根长达寸余的倒刺在月光下闪烁着幽蓝的光芒,显然是涂满了剧毒。

眼见萧炎扫过来的腿就要皮开肉绽,就在此时,一柄斗气凝聚成的长枪凭空架上了狼牙棒,让萧炎的腿正好扫在枪身上,时间把握之精妙,令人惊叹。

萧炎笑了,力贯单腿的力量透过枪身砸在狼牙棒上,穿透过大胡子的身躯,在黄土上炸了开来。

大胡子到死也没想明白,那柄长枪是怎么那么及时出现的?

“好样的,龙懿。”萧炎对及时凝聚出斗气长枪之后又散出电网阻拦住剩余四人的龙懿竖起了大拇指。

听到萧炎的赞誉,龙懿腼腆一笑,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无形的龙威弥散而出,压得其余四人心头巨震,连刚提起的斗气都差点溃散。

龙懿单臂如枪,趁机挽起一朵枪花,刺入了其中一人的腹部。

不过几个瞬息,七人就被萧炎和龙懿解决掉四个,直窜脊梁的寒意在剩下三人心中油然而生,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带着对萧炎、龙懿二人的深深忌惮,转头便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后急撤。

“打不过就想跑?哪有那么好的事?”

龙懿的斗气长枪一抖,将跑得最慢的灰头发罩进了战圈,紧接着,又是两柄斗气长枪凭空凝聚,刺向逃跑中的另外两人。

灰头发转身挥刀,格开来自背后的致命一枪,却发现龙懿已经逼至身前,一脸绝望化成了决然,完全放弃了逃跑的念头,刀刀只攻不守,要与龙懿以命搏命。

见萧炎的身影已经追上因躲避长枪而身形一滞的另外两人,龙懿冷冷一笑,拉开架势,步伐连踏,将雷电闪烁的长枪舞得密不透风,以长枪的距离优势死死压着灰头发的大刀,每一次攻击都带起一串血花,不过几个呼吸,灰头发便已伤痕累累。

喷出一口血,灰头发愤怒地望着这个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小屁孩,但却竟死死压制住自己的家伙,眉头挣扎间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擦了擦眼角崩裂开的血迹,灰头发深吸一口气,在龙懿如毒龙般刁钻的长枪面前竟然闭上了眼眸。

不好!龙懿心中一凛,这个灰头发绝然不是闭目等死的懦弱之辈,那么,他这样做就只有一个解释,一定是准备使用压箱底的绝招了,甚至是不是敌死就是己亡的绝招!

生死的危机感袭上心头,龙懿双肩一摆,脚步连踩,向后疾退。

龙懿的预感没有出错,就在龙懿身形乍动之时,灰头发改为双手握刀,临空对着龙懿隔空一劈。

非常简单的一个动作,甚至似乎连二人相隔那么远的距离这一刀根本就不可能劈中龙懿都没考虑,灰头发就那么做了。

刀落无声,灰头发身躯陡然一震然后僵硬,眼眸中变成一片灰白,生机竟然已经断绝。

没了?这就是灰头发压箱底的绝招?

但龙懿却连这样的疑问都没升起过。能以全部生机来催动的一刀,又怎么会如此简单呢?龙懿眼瞳猛地收缩,全身血液沸腾起来,雷电之气在经脉中激荡,以比之前足足快了一倍的速度骤然再退。

脚下已是山谷悬崖边缘,看似退无可退,但龙懿脸色不变,脚尖急点,飞退至山谷虚空中,然后身形一折,在上下路段尚未反应过来的众多惊愕的眼神中,身体向侧面神奇地闪了出去,再次落回路面。

此时,在那悬崖的边缘,一道残影如疾风一般出现在龙懿刚才的落脚点,持刀姿势与死去的灰头发一样无异。

残影双手高举战刀,往着虚空斩去。刀光劈出了数十米长的匹练般刀芒,在空中爆发出金刚钻割划玻璃的尖锐声音,刀芒的灿烂甚至在一瞬间盖过了血月的红色,夺目的银白是那一刻唯一的颜色。

“差点就在阴沟里翻了船!看来,敢进杀戮血窟的果然都不是善类啊。”龙懿站在旁边望着这道凌厉的刀芒,拍了拍胸口,吐了吐舌头,显得有些后怕。

尽管灰头发的这个绝技的确不俗,但如果刚才龙懿是雷枪在手,而不是无法进行强有力格挡的斗气长枪,全力以赴下,就算正面接下,龙懿也不会被伤及分毫。

“看来,以后不管面对蚂蚁还是大象,都不能如此大意了。”龙懿一边想着,一边望向萧炎那边的战况。

萧炎与另外两人的战斗此时已经到了尾声。

在身法斗技的加成下,萧炎的身形没有动用骨翅就已经化为一道虚影,将落下已久没有**的近身格斗发挥得淋漓尽致。

来斗帝大陆后,就很少靠双手进行厮杀了,现在这感觉真好,萧炎感到一阵阵快意萧炎在两人越发快如疾风的攻击中胜似闲庭信步,拳头、五指、手肘、膝盖、脚头,甚至后脑,无不精准至极地透过那两人的攻击缝隙落在他们身上,响起沉闷如鼓的声响。

那两人此时郁闷到了极点,也恐惧到了极点,因为他们的身上虽然没有太过显眼的伤痕,但五脏六腑都已经受到了致命的震荡。

更让他们绝望的是,这个对手速度太快了,快到他们看到的影子都是一串一串的,快到那一串串影子是不连续的,快到他们每一刀砍下去砍中的都是虚影。这**还是人吗?面对这样的对手,他们真有想挥刀自抹脖子的冲动。

“该结束了。”

随着幽冷冰寒的话语,萧炎闪到其中一人的头顶,双拳合拢,当头砸下。

那人大吃一惊,硬生生收回挥出一半的金刀,身体一蹲,头一缩,仓促间将金刀高举头顶,希望能像之前一样来得及接下萧炎这势如奔雷的一拳。

没有出现想象中拳头与金刀撞击的铮鸣声,在另外一人惊愕万分的眼神中,萧炎的拳头在金刀举起前就已经击中了这人的头顶。

“噗!”鲜血自头顶裂开的伤口中溅出,这人就如一株断了生机的野草般,弯下了无力的身躯。

看到这一幕,仅余的一人已经肝胆俱裂,握刀的手剧烈颤抖着,手中的银刀似有千钧之重,怎么也举不起来。

“自裁还是我动手?”萧炎一甩胳膊,在空中甩出一声音爆。

“裁你妹!”

这最后一人被萧炎这句平淡中带着无尽羞辱的话激起了最后的力量,他的脚掌在地上用力一踏,身形猛地拔起,银刀骤然横削萧炎的脑袋。

内伤的躯体强行抽调最后一丝斗气,每一丝肌肉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最后一人明白,这是他最后一击,便将残余的斗气不要命地尽数输到银刀上,刀刃发出微微的嗡鸣声,像是要折断一般颤抖着。

不求能砍下萧炎的头,只求能伤着萧炎一丝一毫,为自己等七条姓命捞回一点点本,这是他此时唯一的念头。

“强弩之末罢了,犯不着浪费力气。”萧炎眼眸微眯,当**形一闪,“刷”地出现在数百米之外,静静地看着这最后一人。

刀过人无,望着那用“诡异”二字都无法形容的身法,这最后一人心如死灰,“扑通”一声跪倒在黄土路上,用巍颤颤的手指着站在远处静静看着自己的萧炎,张口喷出一口滚烫的鲜血,喊出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声——

“在血月影响下还能保持这样的冷静,你真的不是人!”

“废话!若不是能时刻保持冷静,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哪怕血月当空,心境有些浮躁,但我还是能冷静依旧。”萧炎双手负后,嘴角轻蔑地咧了咧,朝着龙懿走了过去。

“走,去看看那个净无尘怎么样了。”龙懿不停扭动着脖子说道。

“放心吧,就凭他那速度,那三个人还真奈何不了他。”萧炎笑着,与龙懿走了过去,一边顺手将五具尸体的纳戒都收了起来。

萧炎说得没错,净无尘的确很滑溜,对方现在只剩下一人,看样子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那我们就不用管他了。”龙懿停下了脚步,一边继续扭着他的脖子,一边不远不近地看着净无尘战斗。

“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看着小爷我拼命,你们竟然坐视不管!”净无尘的声音显得很气愤。

“来这边独斗三人是你自己选的,你可怪不得我们。”萧炎笑笑,看出净无尘游刃有余,根本就不用担心。

“看来是小爷我选错了。”净无尘一脚踢开鼻子和耳朵都渗出血迹明显活不了的最后一个敌人,拍拍衣裳,满脸不爽地走了过来,“我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自打认识你们之后,小爷我的眼光就差了那么多呢?”

“其实我和龙懿都不介意和你调换对手的。”萧炎靠在路里面的崖壁上,戏说道。

“还是不了吧。”想起刚才逼得龙懿跃出山崖的那道刀光,净无尘不禁打了个冷战,讪笑道,“不过说真的,你们实在超出了小爷我的想象,生猛得简直一塌糊涂。”

夸完之后,净无尘便好奇地追问:“真没想到,萧族中竟然还有你这么一号如此厉害的人物。莫非,你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家伙?”

可还不等脸色微变的萧炎回答,净无尘便自己否定了自己:“不可能。?淙恍∫?豢?伎醋吡搜,但传说中的那个家伙富得流油,实在没有理由也犯不着不带足护卫就冒着生命危险跑来这里呀,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而且我也从未听说过那家伙身边有个小屁孩呀。”

净无尘靠在萧炎旁边的崖壁上喘着气,全然没有发现萧炎在变了又变的脸色下郁闷得直翻白眼。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这个臭烘烘的家伙别再叫我小屁孩!”龙懿盘腿坐在萧炎前面,恶狠狠地盯着净无尘吼道,对这个屡次警告无效的家伙很是反感。

“哎呀,小屁孩的脾气还是那么火爆,这样一点都不可爱。”净无尘口无遮拦,依然在**着龙懿,只是喘气的声音有些大,看来在刚才那一战中消耗不小。

见净无尘居然无视自己的警告,胆敢紧跟着就再叫自己小屁孩,龙懿腾地站了起来,雷电闪烁的双眼透发出一种叫做挑战的气息。

“我说萧兄,你得管管这小孩。”见龙懿真的怒了,净无尘还是不得不在“小”字和“孩”字中间少了一个“屁”字,“小小年纪,动不动就喊杀喊打的,怎么行呢?”

萧炎没理会净无尘的话,只是看着天空中那轮血月若有所思。

“好吧,以后我少叫就是了。”见萧炎望着血月不理自己,净无尘只好将目光看向如雷电之子的龙懿,明显不想与龙懿打上一。?龀隽耸实钡娜貌。

“不是少叫,是不准再叫!”龙懿一字一眼地纠正着净无尘的含糊应付。

“你们看,血月要满月了。”萧炎出言打断了争吵的两人,指着深沉的天穹,“我们刚进来的时候,还只是一轮弯月呢。”

两人停止了吵闹,都抬首望向天空。

天空中,渐渐血红的雾气弥漫,卷起一片片**的残云,血月依然红艳如血,只是比之前更加丰盈,背后那淡淡的阴影已经有了圆的迹象。

“血月变圆,血色更浓。”萧炎低下头,哪怕已经有些适应血月的照耀了,还是不愿意对视血月过久,“你们肯定也感受到了,心中那股烦躁之意开始越来越浓,隐隐有些压抑不住的感觉。”

目光从血月收回,意识恍惚中似乎还闪烁那冷冽的诡红,净无尘和龙懿都点了点头,神情凝重如暮色。

“看来战斗才刚刚开始啊。”萧炎叹了一声,“本来血腥的厮杀就会让人迷失自我,而当月圆之时,估计很多人都难以压制心中的杀念,会更加疯狂。”

“无尽的阴沉和鲜血的刺激,再有这血月的侵心,接下来的路肯定比现在艰难很多。”净无尘微微皱了下眉头,一头乱发在风中飞舞,一如心中不安的情绪。

“来根卷叶放松一下?”净无尘摸出两根有手指长短的东西递给萧炎和龙懿。

“这是什么东西?”

萧炎正担心在无休止厮杀后万一遇到某位绝世天才,自己三人是否还有斗气和体力安然应对,见净无尘突然递过来一根不知道是什么叶子卷着的东西,不禁好奇地问道。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烟?”凑到鼻子边嗅了嗅,再看看里面裹着的碎丝,萧炎脱口而出一个穿越到斗气大陆前很熟悉的名词。

“烟?那是什么?”这次轮到净无尘不解了。

萧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笑了笑,问道:“你是怎么弄到这东西的?”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奇?太没意思了。”净无尘取出火折子点燃,美美地吸了一口才继续说道,“我有次为了逃避对手追杀,点燃了一片森林来混淆对手视线,突然发现身边有株植物的气味挺好闻,所以事后就弄了一些。”

“后来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卷叶。怎么样,试试吧,独家专有,库存不多哦。”净无尘得意地炫耀着,眼神扫过龙懿却瞪大了眼睛,跳了起来,“小屁孩,卷叶不是这样吃的!真浪费。 包/p>

见龙懿将卷叶放进嘴里嚼了几下,蹙着眉头又吐了出来,净无尘心痛得直想捶胸,又忘记了之前与龙懿的约法三章。

“什么破卷叶,太难吃了!”龙懿难受地虚着眼睛,咧嘴吐着残留在嘴里的烟丝。

“要像小爷这样,先吸一口,然后让烟雾渗入肺腑中”净无尘气急败坏地教着龙懿。

望着青烟袅袅,闻着那股熟悉的味道,萧炎的思绪有了那么一刹那的恍惚,回到了穿越前的世界,那个没有斗气和斗技,只充斥着金属机械的世界。

那么多年过去了,那里一定物是人非了吧?曾经年轻的或者曾经年迈的,与自己有亲的或者有怨的,都已经不在了吧?

萧炎有些心酸地想着,两根手指很自然地一撮,一丝火苗漂亮地燃了起来,点着了叼在薄薄嘴唇间的明明应该叫做香烟的卷叶。

昏暗的暮色下,忽明忽暗的烟头显得格外明显,淡淡的烟雾缭绕着萧炎清秀的脸颊,有了几分深沉之意。

“你看看,这家伙抽烟的姿势多帅,尤其是点火那一下更帅,小屁孩你要好好学着点。”净无尘还是改不了口,一味地在**着龙懿。

龙懿撇了撇小嘴,伸手接过净无尘又递过来时千叮咛万嘱咐别用嘴嚼的卷叶,好奇地学着萧炎叼在嘴上。

一见又多了一个烟友,尤其是年幼的烟友,净无尘大喜过望,急忙将火折子点燃递了过去,想为龙懿点上。

龙懿摇摇头,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像萧炎一样,潇洒地打了一个非常响亮的响指。

在净无尘惊愕万分的眼神中,一道水桶粗的闪电从天而降,擦着龙懿的身边轰下山谷,闪电的边缘无比精准地点红了卷叶的末端。

轰隆不绝的雷声在山谷中不停回响着,净无尘的嘴大张着。

净无尘的喉咙艰难地咽动了几下,恨恨地看了一眼手中实在不起眼的火折子,半晌才说出话来:“乖乖,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简直帅呆了!小屁孩,等你长大了,拿这一招去泡妞,我保证你泡一个来一双!”

“净无尘,你别教坏了小孩子。”萧炎从对前世的追忆中醒转神来,不悦地瞪了净无尘一眼。

“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不用我教,你看他这耍酷的姿态,还是跟你学的。”净无尘脚尖弯身拣起掉落在地的卷叶,吹了吹灰尘叼在嘴上,悻悻然说道,“我越来越看不明白你们两个了,看似人畜无害,但杀人放火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连点个烟都骇世惊俗。本来我还以为有我作伴你们会觉得很幸运,但怎么现在反而是我有这种感觉?”

“我可是记得某人说过,进来之后大难临头各自飞。怎么样,现在还想各自飞吗?”

萧炎很熟练地两根手指夹着卷叶,放在嘴边吸了一口,然后用烟雾吹吹烟头,看着烟头那如红宝石一般的光亮,感受着喉咙的辛辣,笑了笑。

被萧炎这么一笑,净无尘有些窘迫,借着鼻子喷出的烟雾遮住有些涨红的脸色说道:“本来是这个打算。血窟里的血腥和残酷你们刚才感受到了,如果实力不济,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净无尘眉毛向上挑了挑,“在这里,多几个人并不一定就多几分安全保障,有时反而是拖油瓶。所以,你应该知道一开始我没有丢下你们的原因。”

“不过就是为你挺身而出了一次,你就甘冒带着我们两个拖油瓶的危险,你这人还挺不错嘛。”萧炎摸了摸下巴,心中微微一动。

“哈哈,小爷我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带上你们两个,结果就换来个‘还挺不错’。哈哈,不错不错,这个评价我很满意。”净无尘颇为得意地大笑,转头说道,“但小爷我现在发现这两个拖油瓶强得实在不像话,自然就不会再说什么各自飞了。”

三人同时仰头大笑,眼角不经意间瞥见比刚才又圆了几分的血月,不由自主地都变得静默下来,背靠着坚实的崖壁默默地抽着烟,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只是龙懿从来没吸过烟,不时被烟雾呛得咳嗽几声,想丢之际看看一脸沉迷的净无尘和略显忧郁的萧炎,又猛吸了几口,然后又继续被呛得咳嗽.

萧炎笑看着不停被呛咳的龙懿,转头正想说说净无尘不该给小孩子烟抽,突然发现净无尘额头上弯月印记的红晕竟然不比龙懿的颜色深,不禁有些诧异。心中细数了一下,之前净无尘一共杀了七个人,而龙懿只杀了四个人,按说净无尘弯月印记的红晕应该比龙懿的深一些才对。再一细想,也许是龙懿杀的那四个人的杀人数比净无尘杀的那七个人的杀人数多的缘故吧。这样说的话,自己也杀了七个人,而且有五个是比较强的,岂不是自己额头上印记的红晕颜色现在是三人中最深的了?

想到这里,萧炎问净无尘:“你看看我和龙懿额头上印记的颜色谁更深一点?”

净无尘闻言鄙视了萧炎一眼,又看看龙懿,没好气地对萧炎说道:“你的深!诶我说你这个人,难不成你还真想争取守护兽的奖励?别做梦了,总共只有十个名额,有那几个绝世天才在,再加上别的几个大势力的超级天才,尽管你的实力超出了我的想象,但也绝无可能。”

见萧炎只是笑,净无尘语重心长地接着道:“现在也许我们还能从容应付,但越往后对手就越强,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先想想怎么活下来要紧,不然的话,会很危险的。”

听净无尘说的是“我们”,萧炎心里对净无尘多了一分认可,“别那么悲观嘛,而且我也只是好奇而已。”

“这还差不多。虽然小爷我不会再说大难临头各自飞了,但也不想冒没把握的险。”净无尘慵懒地靠坐下来,“恐怕很快就又有战斗了。刚才龙懿那一招雷电点卷叶动静不。?兰埔丫?胁簧偃苏??饫锔侠。”

“嗯,要不要避避?”萧炎没有否认,询问净无尘。

“该来的总归要来,而且有你们两个家伙,小爷的自信可是增强了不少。”净无尘仰天大笑几声,又递了一支卷叶给萧炎。

“出去的话,给我多弄些来,我这边估计有不少人会对这东西感兴趣。”萧炎微眯着眼,惬意地抽着烟。

突然,他觉察到后背有一丝凉意渗来。

怎么回事?萧炎微微皱眉,背后厚实的崖壁靠了那么久,不可能是冰凉的啊。

除非是?萧炎一个激灵,想到这个不可能中的唯一可能,右手快速探出,抓住沉醉在烟雾中的净无尘的肩膀一把甩了出去,同时右脚一勾,将坐在地下的龙懿送离崖壁。做完这一切,他直挺挺地向前趴下,扭头将叼着的卷叶喷向身后。

在空中翻滚和在地下打滚的净无尘和龙懿尚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三人一直靠着的那面崖壁快速地裂开了无数裂缝,紧接着崩裂成漫天的土块,两柄蓝幽幽的匕首破壁而出,搅碎了萧炎吐在半空中的卷叶,在散开的点点火光中微微一顿,继续毫不留情刺向萧炎的咽喉。

看似天然形成的路边崖壁竟然藏有人!三人完全没有想到,幸好萧炎灵魂之力强大,感知度远比一般人敏锐,这才险之极险地避过第一刺。

只是,萧炎此刻已经趴在地上,背向着夺命的匕首,他的后背甚至清晰地感受到了匕首带起的刃风,似乎已经来不及闪避。

龙懿和净无尘此时止住了翻滚的身形,见到烟尘中突如其来的偷袭,惊出了一身冷汗,反应过来后立刻怒吼着反扑回去,想救援萧炎,眼瞳中怒火在燃烧。

可是,匕首已经刺进了萧炎的衣裳,眼看就要刺进萧炎的后胸。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萧炎手掌扭转向侧,斗气陡然一吐,整个身躯借助强大的反震力硬生生地向侧挪了两尺,两柄锋锐的匕首与萧炎擦身而过,深深刺进了地里。

萧炎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冷冷地望着从地上拔出匕首闪到后面的两名偷袭者,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若不是卷叶被搅碎散开的火花让对方微微一愣,若不是将斗气灌注进衣裳让刺来的匕首略微有一丝停滞,今天恐怕就要见血了,鬼知道这蓝幽幽的匕首上涂抹了什么毒药。萧炎越想越火大,双拳渐渐攥紧,指节发出清脆的声响。

龙懿与净无尘已围了过来,断了对方的后路。

“竟然是蛇魔族人,难怪能躲在崖壁里。”净无尘眉毛扬了扬,一想起刚才的惊险气就不打一处来,目光如刀锋直逼两名偷袭者。

天色淡淡地渲上了一层黑色,在崖壁隐隐绰绰的阴影遮掩下,两个身段如美女脸上却长满大胡子的偷袭者背靠背站在萧炎三人的包围中,细长的舌头不时在嘴边吐出又卷回,猩红的一抹时隐时现,心中极度震惊。

完美的埋伏,最佳的出手时机,居然被那个黑衣年轻人躲了过去!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反应?怎么可能提前感觉到自己出手时略带起的一丝杀气?

“好恶心!”龙懿有点想吐。

“真**丑!”萧炎有点看不下去。

“该死!”净无尘直接出手!

没有愤怒的咆哮,也没有威胁的废话,他弓身如满月,将速度施展到了极致,一个呼吸间已经逼近了两个蛇魔族人。

蛇魔族人没有半点惊慌,反手格挡,身躯做出常人无法想象的扭曲拉开距离,手中匕首直刺向净无尘的咽喉。

净无尘对此似乎早有预料,右手立时化掌为指,竖点蛇魔族人手腕。若是这一指点实,净无尘有十足把握在匕首刺到自己前先废了这只手。

蛇魔人脸色一变,微眯着眼睛震惊于净无尘的速度和应变能力,手上却一点也不慢,撤手踢脚,鞋尖在微弱的光线下闪着金属的锋锐。

靠,这混蛋蛇魔族人全身上下似乎都是为了偷袭而打造,连鞋子都是武器!净无尘心中怒骂着,左手拍向蛇魔族人踢起的脚,右手并指为掌,直插蛇魔族人眼睛。

似乎很不屑净无尘的反击,蛇魔族人冷哼一声,踢出的脚去势不变,自腿部以上的身子如昂起的蛇身一般向后平移一尺,恰恰是净无尘手掌够不着的位置。

除却蛇魔一族,斗帝大陆还真没有哪个种族可以做出这完全违背常理的躲避。

蛇魔族人冷冷地看着净无尘,眼中的嘲笑表露无遗。可就在下一刻,蛇魔族人的瞳孔收缩如针尖大。?凵癖涑梢黄?阑。

在蛇魔族人笑的时候,净无尘也笑了,不是因为失手无奈地笑,而是一种阴谋得逞的笑,似乎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净无尘那看似怎么也够不着的右手上,突兀地射出了一道寒光四射的光芒。光芒一闪即逝,蛇魔族人左手痛苦地捂住喉咙,一脸不可思议地右手指着净无尘,身躯如一滩烂泥般缓缓瘫软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另一名蛇魔族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支援同伴,战斗便已结束。

另一名蛇魔族人倒吸了口冷气,这才意识到低估了眼前三人的实力,突然感觉呼吸变得不通畅,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虽然之前没有见你动用武器,但我们都知道这并不代表你没有武器,只是没想到你的武器竟然是飞刀。”萧炎显然看清了净无尘发出的那道夺命的光芒乃是一柄飞刀。

“低调是我做人的原则。”净无尘嘿嘿一笑。刚才见萧炎遇袭,暴怒之下一心只想杀偷袭者而后快,这种久违了的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感觉真的很好。

像是感受到了净无尘那份心意,萧炎在与净无尘对视间露出会心一笑,是他对朋友才会有的笑。

好机会,一旁有些绝望的蛇魔族人见到几人在战场上竟然惺惺相惜,似乎捕捉到了最好的机会,一个闪身,匕首无声无息地探到了净无尘的胸口。

在这名蛇魔族人看来,净无尘应该是三人中最强的一个,只要这次偷袭成功,那便有了绝处逢生的希望。

然而,他不可能有那样的希望。

萧炎动了,龙懿也动了,在净无尘脚步一错,左手不知道从哪又冒出一柄飞刀格挡住那一刺的时刻,蛇魔族人背后,萧炎的拳头、龙懿斗气凝聚的长枪发出刺耳的呼啸声,带着凌厉的杀气,已齐齐攻至。

好强!一个比一个强!蛇魔族人一股寒意从脊梁升起,直冲大脑,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命。

习惯姓地想撤回刺出的匕首,但在这一刻他却发现净无尘的脸上绽开了笑意,这才恍然发觉净无灰的飞刀上有一股很奇怪的吸引力,将他的匕首紧紧粘。??揪统凡换乩。

完了,撒手已然来不及,蛇魔族人只听到净无尘口中风轻云淡说出“不好意思,拿错了一把磁姓超强的飞刀”,然后就憋屈地被身后的拳头和长枪爆成了一团血雾。

“如果你没有开玩笑的话,我相信这个蛇魔族人应该是世上死得最冤的一个。”萧炎淡淡笑着。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道他是哪个种族的时候,小爷我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净无尘得意地晃晃头,“谁让小爷我经常没事就了解各族人文风情以备泡妞之需呢。”

“真没想到,了解居然也是一种很强大的斗技。”萧炎轻叹。

“所以,朋友的背叛才是最致命的,因为他对你太了解了。”净无尘若有所指,神情黯然了下来。

“所以,刚才为了我你暴露了你的飞刀,我有些感动。”萧炎说道,“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值得你这么信任,但交上我这个朋友,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这是萧炎承认了净无尘这个朋友的承诺,一个很重的承诺。

但净无尘并不清楚这份承诺的份量,他轻挑了挑眉说道:“刚才是一时冲动,其实事后也有一点后悔。”

净无尘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略微踌躇了一下继续说道:“你知道,经过那件事之后,我很难相信别人。”

“但是你还是相信了我,这就够了。”萧炎眼睛微眯望着净无尘,真诚地说道。

“人总得相信些什么,不然总有一天会崩溃的。”净无尘点了一根卷叶,眼光穿透了山谷的压抑,落得很远很远。

萧炎见净无尘故作高深的样子,撇了撇嘴,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打趣道:“为了泡妞而摸清各族的底细,你也算是一个奇葩了。”

“被一个小树伤害了,总是会有向整个森林报复的心理或者说堕落行为的。”净无灰耸了耸肩,一脸自甘堕落地发出感叹。

“那是因为你还没遇见真正值得你爱的女人。”萧炎皱了皱眉,对这种游戏于风花雪月的行为有些难以接受,却浑然忘记了自己身边有多少个女人。(未完待续。)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小说的作者是夜雨闻铃0,本站提供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杀戮血窟(3)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满月(八千字)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之丹帝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 战斗天才在斗破苍穹 斗破苍穹之逍遥天下 斗破之重生纳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