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七十四章 萧炎的机缘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甄妮的真正实力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八星天妖凰之翅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甄妮的解释让众人恍然大悟,对这片神奇的世界更多了一份敬畏。

斗帝大陆无数年来似乎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未知,远古的真相后面究竟是什么,不得而知,也无从考究,但目前啸战的安危却牵动着大家的心。

“真的无法从外面破掉?”萧炎带着一丝希望,或者说是奢望,望着甄妮。

“除非绝对的力量,才能从外面破掉领域,否则,只有从领域内部才能击破。”甄妮秀眉紧锁,脸色因为担忧而显得很是苍白。

“那要怎么进去?”众人急不可待,脚步都已经浮离了地面,斗气在运转着。

“除非咆哮黑尊自愿,否则没人进得去。”甄妮苦笑着喃喃。

“不管如何,兄弟们随我上,我们不能看着啸战身处险境。”萧炎闻言,大为失望,脸色急变但毫不犹豫抽出了重尺,大手一挥,五枚“浑天丹”拿出,与大家一起服下,然后率领众人冲了上去。

自己的兄弟在里面危险重重,无论如何,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冲进去。

这就是友情,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理由。

冲向血罩的身影带着焦急,还有几分萧索的无助,颇有几分英雄末路的悲哀。

甄妮叹了口气,盘膝坐下,手印急变,以斗气为。?倏刈叛?掷锏氖???檎浇。既然从外面突破没有希望,那就从内部轰破吧。

血罩的距离并不太远,萧炎众人转瞬即到,在外面狂轰着血罩,脸上是焦急的汗水,斗气近乎不停歇地释放,紧握武器的手因为反震力而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而此时身处血罩内部的啸战也苦不堪言。

血罩之内,在咆哮黑尊的狂笑声中,血芒威力大增,每一击都似乎带有风雷之势,如万箭齐发,布满了域内每一寸空间,无处可躲,无处可闪。

而且血芒呼啸间带起的风声似万鼓齐擂,声如震天,在啸战心头炸起,使啸战的斗气运转极为呆涩不顺,如身陷泥泞,无法顺心而为,黄金护体罩抵御得极为吃力,已经萎缩到一米的范围,只能勉强抵挡着。

啸战身上的鲜血汩汩而流,他用单手捂着伤口,指缝间鲜血仍不断溢出,将脚下的烂泥浸染得一片鲜红。

失血过多,啸战感觉浑身无力,“咆哮黑尊,我一定要宰了你!”啸战不时暴出一声怒吼,只不过此时的声音完全没有过往的中气十足,在域内显得苍白无力。

渐渐地,啸战的意识开始:?鹄,神智一阵恍惚。他狠狠地闭了闭眼,猛甩了几下头,紧咬着双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不昏迷过去。

甄妮的十二精灵战将,急速飞驰中要承受的血芒冲击力更为恐怖,但十二战将没有任何的退却,他们单手持盾,一步一步逼近咆哮黑尊,眼看已经冲到距离咆哮黑尊不到三百米。

血眼在血域内威力增幅了不知多少,血芒冲出丝丝血光,密集射击在半人高的绿盾上,每冲击一次,十二精灵战将的盾影就黯淡一分,同时,透体而入的可怕杀机不断腐蚀着生命精气流失,十二精灵战将的藤蔓铠甲颜色也越来越黯淡,近乎接近于虚幻。

“看来,十二精灵战将也支撑不了冲到咆哮黑尊的跟前。”啸战喃喃,心中一阵失落。

就在啸战的喃喃声刚落的时刻,咆哮黑尊脸露狂喜的时候,血罩外远处的甄妮喷出一口鲜血,但她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十二精灵战将的护盾终于支撑不。?谘?⒅?卤?芽?,化为点点绿色光点飘散在空中。绿盾一破,十二精灵战将不约而同弯腰身形向后倾斜,形似弯弓,他们力灌右臂,全身自下而上化为点点绿光,融入战矛之中,然后奋力将手上的战矛抛掷出去,战矛发出璀璨之极的光芒,瞬间穿破了空间。

化全身精力,只为一击,这一击必定惊天动地,有灭世之威,而且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离,这一击注定将会在众人与咆哮黑尊的战斗中做出一个了断。

鹿死谁手,就在这一击中见分晓。

狠、快、准,时机把握之妙,任谁都想不到,包括咆哮黑尊在内。

咆哮黑尊的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啸战却是眼前一亮,神智恍惚的他又猛地清醒了过来,注视着战况的进展。

凝聚了甄妮的全部力量,短短的距离内,根本无法让人有任何的反应,十二柄战矛瞬息而至,速度惊人,使整片血域瞬间寂静了下来,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一片落叶卷起,突然就那么突兀地在离地三尺处停住了,血芒第一次慢得让啸战对其整个轨迹看得清清楚楚,整片空间似乎连时间都有了那么一霎那的停顿。

“好强的斗技!好恐怖的速度!当速度达到极致,就可以穿越时间,原来真的不假!”啸战震惊得无与伦比,嘴巴半响都合不拢。

咆哮黑尊身在血域,具有极其可怕的压迫感,血眼周围缭绕着很多黑雾,庞大的躯体若隐若现,看起来格外狰狞,但是这些都阻止不了划空而来的战矛,没有任何的意外,战矛瞬间穿破了黑雾,戳进咆哮黑尊巨大的身躯中。

与咆哮黑尊巨大的身躯相比,这些长达两米多的战矛实在不算什么,但是咆哮黑尊的表情却无比清晰地告诉啸战,这些战矛的威力远比高达万丈的啸天虎更为厉害。

战矛几乎没根而进,咆哮黑尊痛得连连咆哮,全身黑雾翻滚,青筋裸露,惨叫声撕裂了长空。

战矛入体,爆发出无比璀璨的绿芒,咆哮黑尊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轮。转轮浑若天成,上面刻满了痕迹,充满了远古的古朴和历史的沧桑,生命的气息在迷蒙间川流不息,宛如有生命一样的波动。

这,正是咆哮黑尊的生命之轮。

生命之轮,每一个人都具有,人生的轨迹每一年都要在生命之轮上留下一道痕迹,直至生命之轮布满伤痕,彻底崩毁,那时便是一个人寿元流尽、归于死亡的时刻。

十二战矛竟然可以将咆哮黑尊的生命之轮逼了出来,这简直不可思议,而且这生命之轮上,赫然有着十二道新的刻痕,深达数寸,犹带着绿意,正肆意蔓延。

十二战矛在慢慢消散,十二道刻痕在继续蔓延,以极快的速度变成了裂痕,裂痕纵横交错,慢慢延伸至整个生命之轮。

远远看去,生命之轮正以十二道刻痕为中心点,开始崩裂。

随着裂痕的延伸,咆哮黑尊的容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起来,富有弹性的皮肤很快就像常年累月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一般,干枯而生涩,彷如岁月的无情抽走了生机,佝偻的背,霜白的鬓发,蹒跚笨拙的脚步,咆哮黑尊样貌的急剧变化把啸战震撼得完全不能自己。

咆哮黑尊做梦也没想到,十二战矛有如此惊人的威力,惊诧之余生机已然快速流逝。第一次如此近地感受到了死亡的来临,它又惊又惧,双手在虚空中一拉,一轮血色的太阳横空出世,像是血色的烈焰在熊熊燃烧,将丝丝绿意从生命之轮中抽出。

抽出一些绿意,咆哮黑尊的脸色红润了一些,它不禁大喜,争分夺秒,加大抽取绿意的速度。

时间的竞速残酷无情,能否在生命之轮崩裂之前摧毁绿意,关系到咆哮黑尊的生死存亡。

咆哮黑尊的分心给啸战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也是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啸战喘了一口气,凝聚全身斗气,正欲对咆哮黑尊发出全力一击。

突然,一点绿意飘至啸战身前,幻化成一行字,然后飘散于空,了无痕迹。

“尽全力在生命之轮前撕裂空间。”

绿色幻化出的正是如上一行字,啸战虽不明了这是何意,但他对甄妮深信不疑。

拖着残破的身躯,啸战凝聚残余的力量,如闪电一般,冲到了咆哮黑尊跟前。他半空跃起,双拳击出,拳如奔雷,轰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调集了血眼所有的力量去对抗绿意,咆哮黑尊分身乏力,无奈之下,他只能分拳出击,单拳直轰过去。事关生命安危,咆哮黑尊自然拼命,拳风凶猛如狮,在血域未破之前威力依然不可小觑。

但咆哮黑尊万万没有想到,啸战双拳来临,与自己的单拳即将相撞之时,突然变拳为抓,向两边一撕,咆哮黑尊面前的空间立刻被撕破了一丝缝隙,黑色的空间乱流呼啸不已。

身处血域,空间阻力大得惊人,啸战费尽全身力气也不过撕裂了一丝裂缝而已。

面对咆哮黑尊怒啸而来的重拳,啸战已然无法闪避,但是完成了甄妮交代的任务,啸战已经满足,他含笑迎上咆哮黑尊的拳击。

啸战此时唯一能做的,只是斗气化甲,勉强护住身躯。他被咆哮黑尊的单拳重击被轰飞老远,口中鲜血狂飙中呈一道抛物线撞上血罩,再反弹回来,重重坠落在地面上。

啸战的异常举动,让咆哮黑尊很是不解,看着被啸战撕裂开的那丝很不起眼的裂缝,它的心中莫名其妙升腾起强烈的不安,虽然那小小的一丝裂缝根本不足以打破它的领域,但说不清楚为什么,它总觉得那丝裂缝深藏着让其心悸的感觉。

就在咆哮黑尊隐约觉得不妙的时候,裂缝中闪出一道绿芒。

在绿芒的面前,被撕开了一丝裂缝的空间顿时脆弱得就像一张纸一样,毫无悬念地,绿芒破空而出,在半空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芒。

咆哮黑尊定睛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这绿芒赫然正是甄妮的“长青梦环”!

绿芒在空中仅此一顿,便骤然加速,如闪电划过,绕过咆哮黑尊的重拳拦截,穿过层层黑雾的阻拦,切进了巨大的血眼当中。

甄妮以绿意为引,啸战为辅,绿芒划破虚空,巧妙地在血域内发出了一记杀招!

这记杀招,判决了咆哮黑尊的命运,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胜负!

血眼被破,血如泉涌。

咆哮黑尊受此重创,捂着额头满地翻滚,惨叫声响彻天宇。

施展两大斗技极消耗斗气与生命源气,威力越大,所要承受的代价就越大。咆哮黑尊如今血眼被破,斗气反噬,源源不断的血色不断腐蚀着它身躯的每一个部位,全身体无完肤,流淌着恶心的脓水,剧痛让咆哮黑尊已经无力抵御生命之轮的绿意。

失去了咆哮黑尊的抵御,绿意毫无阻拦地延长起来,生命之轮悬挂高空,却黯淡无光,布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如风蚀的岩石,已然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咆哮黑尊也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变得已经血肉干瘪,如干枯的木柴,仅仅一层老皮包着骨头,狰狞可怕。

血眼被破,咆哮黑尊的生命源气大量流失,血域已经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只不大一会儿,便如泡沫一样在萧炎众人的攻击下灰飞烟灭。

“救援啸战,用尽全力攻击石轮,那是咆哮黑尊的生命之轮。”血域一破,甄妮忙出言提醒,刚一说完,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利用“浑天丹”的奇效,甄妮才发挥出此斗技的威力,终于赶在“浑天丹”的虚弱期到来之际发出那决定胜负的一招,同时,全身的斗气也透支殆。?奂?だ?唇?嚼,她再也支持不住了。

闻言,众人没有丝毫耽搁,当即直扑生命之轮而去,全力出手。

星光撕裂了长空,烈火在熊熊燃烧,暴风在无情肆虐,毒气在弥天挥洒,闪电摧毁了咆哮黑尊最后一丝的奢望,咆哮黑尊勉强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躯,眼神绝望又不甘,活像输光了的赌徒。

强者有强者的尊严,就算死,咆哮黑尊也不愿意倒在蝼蚁的手中,可是,咆哮黑尊很快就悲哀地发现,生命之轮的崩裂,把自己自爆的权利都无情地剥夺了。

“咔嚓!”

生命之轮碎裂成满天碎片,归于虚空。

随着生命之轮最后一块碎片的消逝,咆哮黑尊巨大的身躯无力地倒在大地上,背朝黄土面朝天,手臂向天挥舞了一下,似乎不甘于被几个蝼蚁击败,但随之手臂也颓然甩下,眼神溃散,断却了生机。

血眼喷涌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大地,流成了小河,整个荒野之上只有咆哮黑尊冷冰冰的尸体。

萧炎转过头,扫了大家一眼,对众人吩咐道:“大家就地恢复一下吧,等‘浑天丹’的虚弱期过去。”然后关注起甄妮来。

甄妮并没什么大碍,只是斗气消耗过度,处于“浑天丹”药力过后的虚弱期而已,萧炎顿时放下心来。

似乎感受到萧炎关切的目光,甄妮脸上飘起两朵红云,别有一番风情,她轻轻地别过头,有些不好意思。

“甄妮姐姐,你可真是厉害啊!”紫影的眼眸中满是崇拜的眼神。

“想不到大小姐如此巾帼不让须眉啊。”啸战四肢摊开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荒野上略带腥热的空气,觉得格外的新鲜,劫后余生的感觉宛如还堵在心头尚未挥发出去。

“大小姐还真是深藏不露,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一鸣惊人。”风暴也无限赞叹。

生死一战无限拉近了大家的距离,说起话来也就随和了许多,不似以前那样还多少拘泥于身份。

“怎么,大家不想看看战利品丰不丰富啊?”甄妮感受着众人一个个景仰加崇拜的眼神,连忙岔开话题,她可不想炫耀什么,更不想因为斗技武器扯上甄家的话题。

甄妮此话一出,众人顿时收起那让甄妮浑身不自在的景仰之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飞也似地朝咆哮黑尊的尸体奔去。咆哮黑尊贵为六星巅峰魔兽,全身可都是宝贝啊。

看到众人如此,甄妮“咯咯”笑出了声来。

“你丫的,老子不过喘了口气,你就流了那么多血,太浪费了。”啸战第一个赶到,他一脸心痛状,在咆哮黑尊的尸身面前狂郁闷。

萧炎紧随而至,站在咆哮黑尊尸体旁仔细端详起来,一个劲地叹息。

由于生命之轮的流逝,咆哮黑尊的精血已经流失了大量的生命精气,已经不可再用了,萧炎心痛得不比啸战逊色。

没有比一个炼药师面对大量极品药材的浪费更痛心疾首了,众人表示理解,可你啸战一介莽夫你瞎心痛个啥。?谌朔追追?籽。

幸好,虽然损失了精血,但一身的极品材料还真不愧是六星巅峰魔兽出品。

皮,坚韧而富有弹性,咆哮黑尊以防御变态著称,它的皮,是制造内甲的绝佳材料,六星巅峰咆哮黑尊的皮,相比一般七星魔兽的皮也不遑多让;

骨架,坚不可摧,制造兵器时加入少许淬炼,可提高坚硬度;魔核,六星巅峰,在六星魔核中绝对是佼佼者,无论炼药还是吸收,都是不可多得的极品;

心脏,“混沌魔心”的源泉,炼制关于修心方面的丹药,是极好的材料。

这些好材料,看得萧炎心花怒放。

咆哮黑尊在众人的搜刮下,犹如遭遇千年难遇的蝗虫过境,瞬间被席卷一空,漫漫荒原只残留一地血迹在证明着咆哮黑尊曾经的存在,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萧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望望手上的纳戒,依然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总是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靠,这咆哮黑尊在三个守护者里是最强的,怎么比前面那两个还穷啊?”啸战发起了牢骚,萧炎恍然大悟,原来是吃惯了甜头。

给啸战这么一提醒,众人不由自己地开始四处寻找,甚至把咆哮黑尊居住的黑色巨堡翻了个底朝天,结果只证明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句话是多少的正确,堡垒内除了日常居住用品之外,就只有呼啸的风声穿窗而过,干净得宛如处子,郁闷得众人直翻白眼。

“好啦好啦,天下宝物皆有缘之人得之,我们这次的收获已经相当不错,就不要不满足了。”看着啸战将坍塌一地的城堡砖块反转过来察看时,萧炎实在看不下去了。

甄妮在侧掩嘴而笑,眸含春水清波流盼,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很苍白。

啸战忿忿地一脚将身边的一块石块踢飞,九死一生就这点收获,他的心里很是不平衡。

其实众人心里也有些不爽,只不过没有像啸战那样表现出来罢了。但是他们心里也都清楚,收获这种事情,有时候还是需要点运气的,强求不来。

“整个幻境我们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可是为什么没有感应到天火与灵印呢?”萧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战场已经打扫完毕,虚弱期也已经过去,他开始留意起众人继续深入到这里的目的。

下一刻,萧炎腾身而起,灵魂之力席卷而出,如浪涛一样覆盖了附近整片区域,矗立的山川,苍茫的大地,天地万物,一草一木,尽收心底。

但是,风,还是一样的风,沙,也还是一样的沙,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任何的不同,也没有感受到强大的能量波动,萧炎立身在高空中,眉头紧紧锁了起来。

而在此时,苍穹之上,云层涌动,咆哮黑尊在地下残留的大量血迹中升起一个隐约的符文没入云层,厚重的云层涌起了丝丝如水纹的金色波动,似乎那个隐约的符文开启了什么隐秘。

但此刻萧炎的精力全放在寻找天火与灵印的蛛丝马迹上,他完全没有留意到这些,依然在苦苦的思索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灵印苔是灵印的伴生之物,之前收获那么多灵印苔,那就证明此地绝对是有灵印的。”

“湛老说他感应到了天火的存在,那天火也肯定存在。可怎么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呢?没有理由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萧炎悬身高空,任清风吹面,满头黑发轻轻飘舞,双眸如两颗星辰,熠熠生辉,里面满是困惑与不解。

“莫非遗漏了什么?”萧炎心中一凛,思绪急速流转,快速回忆着在幻境的点点滴滴,一幕幕的画面历历在目,但是萧炎怎么也想不起哪里有遗漏。

天火与灵印关系到焚决的进化,对萧炎意义之重,萧炎自然不会忽略,所到之处每个地方都用灵魂之力探查过。萧炎对自己的灵魂之力还是颇有信心,那,问题出在哪里呢?萧炎百思不得其解。

“与其埋头苦想,不如再细加搜索,说不定能有所发现。”

萧炎骨翅一展,招呼上众人,如璀璨长虹划破长空,对方圆数万里展开了地毯式搜查。

没有了强大魔兽的坐镇,萧炎众人无所顾虑,所过之处狼烟滚滚,强大与凌厉的气势尽数散发。

众人翻过了山崖,搜过了岩石,拂过了枯树,踏过了风沙,竭尽所能,却依然一无所获。

荒凉的旷野上寂静无声,只有风吹过带起的丝丝呜咽,空气中的闷热在升腾着内心那股无声的压抑,萧炎失去了以往祥和与宁静的气质,心中开始焦躁不安。

冒着生命危险,付出了鲜血的惨重代价,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这个东西被纳戒里黝黑的灵印苔在鲜活地证明着就存在于此地,可为什么就找不着呢?萧炎实在想不明白。

转了一圈,再次回到原地。

萧炎无奈地从半空中降落下来,乌黑而又浓密的长发,自然披散在胸前与背后,随风轻扬,正如萧炎此时的思维,杂乱如风繁如网。

看到萧炎这样,众人心里也很不好受,可四处寻找无果,一时之间谁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气氛变得有些沉闷起来。

地面上的压抑并没有影响到苍天的心情,如水纹的金光已经笼罩了整个云层,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在其中酝酿着,璀璨的闪电若隐若现,似乎要破空而出。

啸战望着萧炎那苍白的脸上所写的失望,心头被无力的憋闷感堵着,无处发泄,好不难受,烦怒之下他随意一脚踢出,脚下一块石块在空中翻了几翻,不经意掠过风暴面前。

激起的风将风暴从万千头绪中拉了出来,眼见一块石头擦眼而过,风暴愣了一下,突然有种眼熟的感觉,细忆之下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正是之前啸战踢飞的那块石头嘛?

“我说啸战,你与这块石头还真是有缘。???酱翁叩亩际撬,我看捡回去摆屋里做个纪念得了。”风暴打趣道,想借此分散一下众人烦恼的心绪,也权当是自我调节一下心情。

“不是有缘,是有仇吧。”甄妮也微笑道,只是笑容多了些牵强。

众人也跟着笑了笑,气氛稍微缓和了那么一丝,只有萧炎依然愁眉不展。

话音刚落,似乎连苍天都在替甄妮的话作证,埋怨啸战堂堂一个六星斗帝竟然连续两次与一块岩石过意不去,只见天空异色突起,那酝酿已久的如水金纹扯动着厚重的云层迅速向两边分开,苍穹之上一道霹雳闪过,金色的火焰闪烁间源源不断自苍穹涌出,接连不断的雷霆呼啸而下,连续劈向啸战落脚之处,雷霆滚滚,有万夫莫当之威,啸战脸色急变,急速倒退,一边退一边大呼:“这什么年头,踢个石头都遭天谴啊......”

其实,这一切与石头无关,只与人品有关,谁叫他好巧不巧地刚好站在幻境三位守护者陨落之后开启秘境之门所在......

只见雷霆不断,闪电不停,尽数轰在刚刚啸战站立之处。苍穹之威轰炸了整整一刻时间之后,天空才恢复了平静,风轻云淡,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烟雾消散,众人凝神看去,地面被炸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隐约可见青石台阶蜿蜒而下,淡淡的光芒在流转,像是淡淡的雾气在缭绕,看起来一片迷蒙,灵气氤氲,裂缝尽头隐隐可见点点亮光,不知为何物。

“这是什么地方?”萧炎不解,望向裂缝深处,眼神中满是警惕,先前的战斗在萧炎心中还残留有阴影,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说不定天火与灵印就在下面,我们方圆万里都找遍了,没有丝毫的发现,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甄妮心细,说出了她的判断,眸子中映射出掩饰不住的喜悦,那是在替萧炎高兴。

“也有可能是幻境的出口。你们看这方圆万里之内没有任何出口......”乐少龙提出了另外一个判断。虽然乐少龙不想扫了甄妮兴,但是实事求是,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然,我也希望如大小姐所说。”乐少龙补充了一句。经过之前的搜索,现在众人心中对天火与灵印的存在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

萧炎听着甄妮和乐少龙的话,目光始终望着裂缝深处,心里急速做着判断。

不管是出口也好,还是天火与灵印就在下面,只有下去探查了才知道。幻境里存在天火和灵。?饧负跏俏抟傻,自己也势在必得,如果这里是出口,再返回继续寻找也不迟,强大的魔兽都消灭了,慢慢找,总能找到的。

想到这里,萧炎做了决定。

“打起精神,小心一点,我们下去看看。”萧炎出声,然后运转起灵魂之力,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台阶两边青铜古灯样式古朴,上面雕刻着说不出名的花纹,被乳白色的灵气笼罩,红色的火焰微微跳动中,看起来像是有了生命,使青铜古灯上的纹络都似乎活了过来。

萧炎众人运气提神,小心翼翼走下台阶。经历过咆哮黑尊的棘手,众人一路提心吊胆,却没有遇见任何危险,只有脚步踩在石阶上在空旷的山洞里传来的回音。

下了台阶,微一转弯,众人目前所见,是一个极大的空间,空旷而简朴,没有多余的装饰。正前方有一道道银色的光华在流转,看不清是什么,更远处是一个光门,散发出一丝极其强大的气息,不知通向何处,去往何方。

萧炎的心一下提了起来,那光门莫非就是乐少龙所说的出口?而如果是出口的话,为什么会有一丝极其强大的气息?而且眼前这银色的光华是什么?萧炎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枯,心脏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砰砰”的心跳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清晰可闻。

甄妮轻轻拍了拍萧炎的后背,萧炎的心神微微镇定了一下,然后领着众人谨慎地靠近银色光华。

离光华近了,众人的步伐越来越。?丫?杼岬搅俗罡。

就要靠近银色光华了,萧炎背后骨翅突然自动张开,发出阵阵嗡鸣之声,似乎对银色光华有种某种反应。

骨翅震动得很厉害,扇起狂风阵阵,仿佛是要带着萧炎急速前去。萧炎急忙稳住脚步,他清晰无比地感受到银色光华对骨翅的吸引力,就像乳汁对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有着本能诱惑的一样,这令萧炎十分困惑不解,众人也诧异萧炎为何突然在这个时候展开了骨翅。

吸引力越来越强,骨翅也扇动得越来越厉害,银色光华竟就似波涛一般荡漾开来,一股强大得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冲天而起,让人禁不住升起要膜拜的心理。

在这股威压面前,众人仿佛身负大山,步履维艰,兵刃无法寸进,除萧炎外,每个人的嘴角都渗出了鲜血,额头冷汗直冒。

“这起码是八星斗帝的威压!这到底是什么?!”啸战惊问。

就在所有人都感觉威压如山的时候,萧炎却发现银色光华如水纹一般围绕着自己,但是自己没有任何的不适。

不仅没有任何的不适,萧炎还感觉到了一丝奇异的变化,一道道银色的光华冲进他的身体,在他的血肉中不断游走,然后钻进背后的骨翅里,骨翅闪烁出点点光泽。

光华不断流经萧炎的四肢百。?粞追⑾稚硖宓娜投扔钟兴?忧,不禁大喜过望。

“似乎这银色光华对身材的淬炼有不错的帮助,这到底是什么,难道是灵印?”可感觉不像,虽然自己没见过灵。??本醺嫠咚?皇。

“不过这银色光华似乎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坏处,这......”

就在萧炎胡思乱想时,银色光华灌注进骨翅之后,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如江堤决口,大量的银色光华汹涌而来,骨翅越加晶莹透亮了,像是玉雕琢而成,光华闪烁,流转出迷蒙的光彩,震动也越发地频繁了,扯得萧炎的肩膀隐隐作痛,仿佛要离体而去。萧炎急忙运转斗气,天火护体,这才慢慢压抑下骨翅展翅欲飞的欲望。

随着光华的减少,众人这才终于可以喘过一口气来,银色光华中的物品也慢慢显露在众人眼前,看清楚的第一眼,每个人都僵硬在当地,失望的表情显露无遗。

只见空地之上是一副巨大的骨架,其上一双巨大的翅膀覆盖了整个身躯,看骨架灰白的颜色,应该已经度过了无数的岁月。可就是这度过了无数岁月的一副骨架,仍散发出极其强大的威压,使近身的众人纷纷感到胸口无比的压抑,呼吸都感困难,可见当年的雄姿风采。

这与天火和灵印没有半点联系,众人大失所望。可失望之余,众人发现,这骨架的翅膀与萧炎的骨翅竟十分地相似,换句话说,萧炎的骨翅就是这骨架翅膀的缩小版。

银色光华还在漫天流淌,尽数倾注入萧炎的身体,源源不断地进入骨翅。当光华流尽的时候,威压终于消散,众人恢复如常。

“好强的威压!”啸战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悻地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天妖凰族在斗帝大陆的老祖宗,因为是同类血脉的关系,所以相互间有着极强的吸引。”萧炎的眼神开始变得炽热,之前失落的心情一下子又兴奋起来。

萧炎的确没有猜错,这确实是一名天妖凰族在斗帝大陆的一位祖先,乃是一名八星斗帝,在远古浩劫中受了极重的伤,躲避在此地疗伤,最后陨落于此。咆哮黑尊等三位守护者都是以前跟随他的护卫,主人陨落后,三位守护者都不愿离去,一直在这里守护他的骸骨。

“萧少为什么有这样的判断?”乐少龙因为以前的职业习惯,对于这些不明的事物他总想了解个究竟。

“少龙还是老习惯啊。”甄妮打趣道。

“甄妮姐姐,快给我们说说,乐老大有什么老习惯啊?”紫影似乎对此很感兴趣。其余几人也向甄妮投去感兴趣的目光。

甄妮笑笑,看了乐少龙一眼,乐少龙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甄妮说道:“他呀,以前在拍卖行做襄理,凡是没见过的,都要仔仔细细问个明明白白,养成习惯了。”甄妮看着众人恍然的模样,转头对萧炎说道,“萧少,你还是赶紧给少龙解释吧,要不。??庖宦飞峡峙露家?爰亲耪飧鍪履。”

乐少龙嘿嘿一笑。

萧炎就把自己骨翅的来历向大家说了一遍。

听了萧炎之前的经历,众人觉得萧炎判断得很正确,失落的心情也跟随着兴奋起来。

“先恭喜萧少了!不管如何,这对萧少是一件大好事,八星以上实力的骨架。?饪墒翘齑偷幕?。萧少,先把骨架的翅膀与你的骨翅契合了再说,至于天火与灵。?胺交褂凶畔M。”啸战开口说道,眉色都带着笑意。

“既然是天妖凰族先辈的翅膀,那与萧少的骨翅契合度应该很高,说不定能极大提升骨翅的品质呢。”甄妮的语气中满是替萧炎高兴的喜悦之情。正如啸战所说,前方还有希望,至少光门之后就是个未知数,这里先能获得如此机遇,是萧炎的福气。

但萧炎是否能享受这个福气呢?

机缘越大,风险越高......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小说的作者是夜雨闻铃0,本站提供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甄妮的真正实力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八星天妖凰之翅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之碧落黄泉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斗破苍穹续集天蚕土豆 斗破苍穹之纵横斗破 斗破苍穹之逍遥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