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小说网

第七十二章 生死存亡之刻

上一章:第七十一章 啸战的赌注(五) 下一章:第七十三章 甄妮的真正实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pobook.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就在那丝忧虑揪紧萧炎的心脏之时,就在那道血芒离啸战的胸口不过几尺之远之刻,啸战的身上爆发起了无比璀璨的金光,像是有千军万马冲至,像是有无尽的天兵天将杀来。

啸战身上气息暴涨,啸天虎幻化而出,傲视苍穹,金光滚滚激荡,杀气冲天,如一片汪洋汹涌,压迫得苍穹隆隆作响,整个天空在颤动。

气息虽然上涨,但啸战还是没有出手,之所以选择用生死去赌,是因为啸战感觉到自己在这时已经触摸到六星斗帝的瓶颈,只差一步!

这一步,踏过去就是生,输了便是死。

见识过咆哮黑尊发怒后的真正实力,啸战清楚地知道,即便是自己激活血脉之力,斗气上涨,但依然不是咆哮黑尊之敌。

自己是整个队伍的防御者,如果自己不能抵挡住咆哮黑尊的攻击,那么在咆哮黑尊无差别的攻击下,队友们面临的将是团灭的危险,所以自己必须扛。?戳嗣?惨?缸。

可是以自己现在五星巅峰的实力,与咆哮黑尊有着整整一个阶别的差距,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今血脉之力在战斗中意外地被激活,眼看着实力很快便提升到了突破六星斗帝的瓶颈,这,让啸战看到了战胜强大的咆哮黑尊的一线希望!

如果自己晋级了六星斗帝,啸战有信心防御住咆哮黑尊的强大攻击。

可现在形势逼人,咆哮黑尊强大的无差别攻击正在肆虐着自己的战友,啸战必须也惟有在最短的时间内晋级,才能使整个团队幸免于难,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而要想尽快晋级,就必须借助最大的压力来压榨出自己最大的潜力!

什么是最大的压力?自然是生死考验!把自己置于生死之一线间,用自己的命去突破!

所以啸战选择了放开双臂,选择了血芒到达胸口的那短短几秒时间去赌。

为了团队,为了兄弟,也为了自己,拿命去赌!

血芒尚未及身,强大的气压便在啸战的胸口挤出来一个大的凹。?羌鼙湫慰?训纳?舸潭?叵炱,气压与皮肉对抗间,沉闷的声响越来越大,那声响,每一阵响起,都让远处的众人眼角一阵抽搐。

啸战的面孔早已扭曲,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肋骨开裂刺入五脏六腑的剧痛几乎要使他昏厥过去。可苍白面色下的啸战依然不屈不挠,他在心底里一次次对自己喊着“坚持。?欢ㄒ?黄啤,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催动斗气,直冲瓶颈那最后一层隔膜。

无数斗气在啸战剧痛之下的催动下显得异常狂暴,如万千受惊的战马嘶鸣奔腾,似狂风卷起的骇浪呼啸,以一往无前的威势不要命地冲击着那六星斗帝的瓶颈。

远处的众人停住了脚步,他们读懂了啸战的选择。

“啸战,你这个混蛋!”乐少龙低声骂道,眼眶里湿湿的,泛着泪光。

“你不也一样,偷袭黑尊眼睛之时你可没想过我们的感受?”风暴在乐少龙旁边说了这么一句,他说的时候,并没有看乐少龙,而是死死地盯着啸战。

“啸战,你可一定不能死了。∥蚁嘈拍,一定行的!”南尔明喃喃,双手却越攥越紧,因为用力,竟幅度很大地抖个不停。紫影则别过头去,她不愿意或者说害怕面对这样的场面,因为她承受不起失去队友的痛。

啸战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血水不断从嘴里涌出,顺着嘴角滑下,滴滴答答在地面上淌开了一地血花。

此刻,啸战感觉死神已经抚上了自己的心口。

啸战没有退缩,也不能退缩,如此近的距离之内,退缩的下场啸战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赌的就是生死之间是否能突破,所以啸战笑了,笑得很放肆,大笑间,他的斗气骤然翻滚起来,在血芒及身只有两寸之刻进行了最后一次冲刺。

血芒已近身不及一寸,萧炎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紫影甚至脸庞之上带上了哭泣。

突然,只听得啸战一声大吼,吼声震天,令其四周所有的一切都为之一顿,一股浩瀚磅礴的力量从啸战身上激冲而出,像是从海底喷薄而出的海啸,又像是自火山口突然爆发的火山,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将附近的山石都掀飞了出去,炽烈的金芒耀得人睁不开双眼。

突破了!

在血芒仅距啸战不及一寸,眼看就要击中啸战那一刹那,啸战突破了!

他把自己置身于死亡的压力之下,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了!

啸战赌赢了!

血芒在这一刻停滞不前了,仿佛霜冻中不小心掉在地面的蚊子,翅膀被粘住了,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无功,啸战金光一吐,血芒轰然崩碎。

其实,此时的啸战并没有轻易轰碎血芒的力量,只是之前对峙颇久,血芒在不断消耗,而啸战在突破的瞬间斗气猛增,这才破了血芒。

“借助死亡的压力来突破,小子倒有些胆识。”咆哮黑尊也不禁赞赏道,继而语气一转,“不过,就算你突破了又如何?你依然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而且,接下来你不得不全力应付威力巨大的帝劫,我看你怎么抵御我的血芒。无论你突破不突破,结果都是一样,你们终究还是得死,哈哈哈哈!”咆哮黑尊大笑,“结束吧,让这里的一切归于永恒的寂静吧!”

闻言,众人脸色大变,纷纷抬头望向天空,只见天空中此时已经乌云盖顶,把整个苍穹都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翻滚的雷云隆隆闷响,强大的雷电风暴在其中酝酿,偶尔闪过的几道银丝似是要将空间割裂。

帝劫!

六星斗帝的帝劫!

就在啸战以生命为赌注,终于突破瓶颈之时,六星帝劫也随之而来!

咆哮黑尊说得没错,没有人能够在度帝劫的时候还能分心,也就是说,咆哮黑尊只需在啸战抵御帝劫之时发出一道血芒就可以让啸战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咆哮黑尊的话很可恨,但是又很真实,谁也无法否认这是事实。“要伤害我的兄弟,首先要踩过我的尸体。”萧炎缓缓拔出天火亘古尺,熊熊火光照衬着他那无比坚毅的脸。

乐少龙、南尔明、风暴、紫影全部都默默地站在了萧炎的身后,在火光下,一样的坚毅一样的执着。

“那我就成全你们!”在咆哮黑尊心里,这场大象与蚂蚁的战斗已经维持了太久,它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血眼轻轻颤动,犹如心跳一般富有节奏,充满了磅礴的邪恶气息,浩瀚力量席卷八方。

“给我加持风之翼。”啸战突然对风暴说道。尽管不明所以,但面对啸战的要求,风暴自然照做。大家困惑中还没来得及询问,啸战已折身而去,可是他没有冲向苍穹雷霆,而是直奔咆哮黑尊而去。

咆哮黑尊一愣,随之冷笑起来,“既然你们那么着急想死,那我就成全了你们。”血眼一闪,血芒再次覆盖了天地。

在漫天血芒爆发的刹那间,除啸战之外的所有人都震飞了出去,血芒所及之处,所有阻挡在前的岩石就像是由黄沙堆积而成,在一瞬间被击成了齑粉,萧炎五人的身躯抛飞在半空,七孔溢血,无力地坠落。

失却了啸战的防御,在血芒面前,萧炎等其余五人脆弱得就像一张纸一样。

就在此时,啸战硬扛着血芒,已然逼近咆哮黑尊,强大的黄金啸天虎实力暴涨之后隐隐有与咆哮黑尊抗衡之势,而也就在此时,苍穹一声霹雳,天地玄黄四道雷霆从天而降。四道雷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劈向啸战!

眼看就要劈中啸战那一瞬间,突然,啸战从咆哮黑尊的身侧绕了过去,四道雷霆收势不及,轰然在咆哮黑尊身前炸开。

四道威势滔天的雷霆立即与血芒绞杀在一起,很快,四道雷霆还没能转化出天地玄黄四个雷魔,就被血芒湮灭。

啸战六星帝劫的一劫——天地玄黄雷魔劫就这么过了!

而血芒也被四道雷霆绞得粉碎,强大的雷电波及血眼,咆哮黑尊对此始料不及,剧痛使它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怒吼,声震苍穹,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远处已跌落到地面的萧炎看着这一幕,恍然大悟。

啸战借助拳套“怒羽”与风暴的“旋风之翼”,速度比起乐少龙与紫影也仅稍逊一丝而已,他硬扛着血芒逼近咆哮黑尊就是要借助帝劫来与血芒对抗,同时利用血芒帮其度劫。

不得不说,啸战这个想法,简直太妙了!

雷电冲天,啸战安然无恙,他退得比谁都远,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结果。

咆哮黑尊看着啸战的身影,怒不可遏,几乎就要抓狂了:这个小子,实在是太狡猾太可恶了!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灭杀了这小子!

咆哮黑尊狂怒之下,不顾血眼的伤势,再次血光闪耀,血芒四射。只是血眼受创,血芒较之之前已稍显势弱,萧炎等人挣扎起来,燃烧斗气,身如流星,冲了上来。不论如何,永远不能让兄弟单独冒险。

此时,帝劫的二劫——万千雷霆劫也在上空酝酿完毕,第一道雷霆以风雷之势劈了下来,刺目的亮光照亮了整个空间,啸战硬扛着如网的血芒,不退反进,速度发挥到极致,冲到咆哮黑尊脚下,围着咆哮黑尊的巨脚打起了转。

咆哮黑尊体形巨大,在啸战面前就是一座仰望的高山,闪电再放肆,雷霆的目标再明确,以高山之巨大还是会被殃及,但高山有威,岂会让自己受无妄之灾,咆哮黑尊盛怒之下,双拳连轰,破破破,雷霆全数湮灭。

第一道雷霆刚破,天空之上狂风大作,滚滚乌云压抑苍穹,酝酿着更为强大的第二道雷霆。诡异的是,酝酿中,只见一道闪电划破长空,便没有了动静,天空在之后更昏了几分,如连绵山峦一般的乌云挟裹着更密集的隆隆声翻腾滚涌,然后,又一道闪电霹雳乍响......如是反复。

这将是怎样的一道雷霆。狘/p>

此时的咆哮黑尊,面对啸战那人畜无害但明显有些阴险的笑,几乎就要疯了。

无数千年来,还没有谁敢冒犯其威,可面前这群小子,不仅数次在自己的攻击下逃生,而且居然胆敢在自己的眼皮下借死亡的压力突破,现在竟然拿自己当度帝劫的挡箭牌了,咆哮黑尊只觉得心头怒火中烧,胸膛被一种叫做气的物质填满,而且还在不断扩充着,挤压得自己似乎要爆炸一样,不吐不快。

咆哮黑尊怒极,它双手护在胸前,交叉出一个心型,胸中黑气翻滚,胸膛之内渗透出无尽的血气。

“大家小心,它又要施展斗技了!”萧炎忙大声提醒大家。

咆哮黑尊施展的这一斗技名叫“混沌魔心”,此技似乎触摸到了斗气的本质之源,由心而发,由内至外,威力奇大,可灭绝万物,非常恐怖。

咆哮黑尊同时施展两种斗技,脸色也是一片苍白。

该斗技一出,但听得咚咚的心跳声带着如同山谷中的回响有节奏地在众人耳边响起,每跳动一下,都让众人感到血管喷张,似欲爆裂,心内被一股剧烈的疼痛所淹没,连呼吸都是那么的困难。

众人拼命运转斗气,清灵液一个劲地灌下,方才护住心扉,可再无余力参与这一场战斗了。

啸战疾驰的脚步也为之一顿,脸色惨白,嘴角溢出血丝,躲闪的步伐已慢了下来,身形踉跄不稳。

啸战步履维艰,正是出击的好时机,咆哮黑尊身经百战,自然不会错失良机,魔光闪耀中血眼对准了啸战,使啸战再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刺啦一声炸响,却是雷劫滚滚而至,但见闪电连发,一道,两道,三道,四道,连续四道闪电接踵而至,似四把诛天神剑,与天地相合,化成道道金光,斩破苍穹,刺穿虚空,声势异:拼。

居然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雷霆齐轰而下!

要想获得相应的实力,就要经过上苍的考验,雷劫肩负着考验的重任,神挡杀神,佛阻弑佛,没有一丝的妥协,而且雷劫的威力不仅与度劫者实力有关,还与帮忙者的实力有关,实力越强,雷劫也越强,抵抗越顽固,雷霆就越狠。

想想这也是很合理的,如若不然,任何一个度劫之人,找几个比自己实力强的人来帮忙度劫,岂不是轻松而过?

很不幸,咆哮黑尊就被认为成了帮忙者,刚才它几拳就轰碎第一道雷霆,不仅导致了后面的雷霆威力更加巨大,而且引来了第二、第三、第四、第五道雷霆一齐而下!

雷劫天降,其威难挡,只不过蚂蚁在高山之下,高山之大将蚂蚁遮掩得严严实实,要劈蚂蚁,必须要斩破大山,去除障碍。

四道雷霆没有丝毫的犹豫,落斩而下,直朝着劈咆哮黑尊的后背劈了下来,是因为啸战就躲在它的脚后跟处。

四道雷霆劈下的那一瞬间,啸战一个加速,绕着咆哮黑尊的脚掌疾跑,只一眨眼,就绕到了它的脚趾处。

低眼看着只有自己脚掌之高,却灵活无比引雷霆向自己劈来的啸战,咆哮黑尊的气不打一处来,啸战嘴角残留血渍的笑容在咆哮黑尊眼中是那么的可恶。

雷劫威力的规则咆哮黑尊自然是清楚不过,但是它没有任何的办法,虽然明明知道被利用了,虽然憋闷到无以复加,虽然连生啖啸战的心都有了,但他还是不得不去抵挡眼看就要击中自己的雷霆。

四道雷霆斩破了岁月,带着对苍生的蔑视呼啸而来。但咆哮黑尊始终没有回头,血眼闪耀中,咆哮黑尊“混沌魔心”一震,跳动加剧起来,天地都在跟随颤动,苍穹之上弥漫出一股神秘的气息,强大的魔力在慢慢凝聚,天空蒙上了一层迷蒙的雾气,宛如狂风吹过平静的湖面,整个上空荡起了涟漪,涟漪所到之处,仿佛巨锤砸下,第二道雷霆碎裂,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纷纷崩溃无踪,似乎从来就没出现过。

萧炎众人闷哼一声,往后再退几步,似乎无法抗衡这魔心的余波。

“好强。”啸战嘴角涌出的鲜血更多了,眼神一紧,但更加明亮起来,抬起头盯着血眼,没有畏惧。

血眼的光芒越来越璀璨,“混沌魔心”的跳动也越来越激烈,但是咆哮黑尊的眼神却越来越凝重,因为就在咆哮黑尊的背后,还有第五道雷霆。

苍穹之上,突然亮起无尽光华,接连而至的第五道雷霆骤然燃烧了起来,之前被粉碎的三道雷霆之力似乎全部回归在第五道雷霆之上,刺穿了苍穹,照亮了萧炎等人的希望。

咆哮黑尊闷哼一声,云雾间的涟漪震荡得越来越厉害了,每一次的下落,雷霆的光芒便黯淡一分,待第五道雷霆接近咆哮黑尊后背时,涟漪已经无限接近颤抖,雷霆也无限接近灰暗,没有了光泽,“砰”的一声巨响,第五道雷霆刺穿了咆哮黑尊的铠甲,在没有接触到皮肤之前宛如被十八把重锤连环敲下,崩裂而散。

但层层涟漪也化于无形,“混沌魔心”的震动戛然而止,犹如暴雨骤然而停。萧炎喘了口气,众人都喘了口气,第一次觉得能够自由呼吸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很显然,在与雷霆对抗的时候,“混沌魔心”已破,不能再对众人构成任何威胁,咆哮黑尊嘴角流出了丝丝血丝,看着啸战的眼神彻骨的冰冷。

滔天的魔气像是瀚海一般汹涌而至,咆哮黑尊头上九角都在狂乱舞动,整个人如渊似海,带给人无尽的压迫感,如十万大山那般气势沉浑,压得啸战有些喘不过气来,咆哮黑尊血眼开合间,血芒破空之响不绝于耳,地面阵阵颤动。

啸战本着“能闪就闪”的原则,围绕着咆哮黑尊的巨脚旋转。

如今的啸战不惧分散的血芒,但合一的还是抵御不过,啸战不时抬头望向天际,每一次的抬头咆哮黑尊便是一阵心烦。

九天之上,充满了肃杀之气,最后一道雷霆久而不发,偶尔露出的闪电仿佛由黄金浇铸而成,发出阵阵风雷之响,碾压过苍穹,一股强大的战意像是海啸一般汹涌澎湃。

啸战的脸色变了,咆哮黑尊的脸色更是剧变,这道雷霆的强度似乎完全是按照咆哮黑尊的实力量身定做。啸战信心大足,此刻的他估计是当今唯一一个完全不在乎雷劫之人,他抢先出击,拳风虎影,笼罩了咆哮黑尊,坚决不退让。

咆哮黑尊苦不堪言,如今突破了瓶颈的啸战,它想甩甩不掉,短时间内又解决不了,而身后的雷霆已蠢蠢欲动,不得不防,如果自己倒在六星雷劫之下,估计在魔兽界是死得最憋闷的一个,“名留青史”那是绝对的。

但这样的事情咆哮黑尊会让其发生吗?

绝对不会!

第六道雷霆冲出了云层,方圆万里的乌云都在第一时间被震得四散开来,闪电如神海滔天,似银河倒泄,天地间茫茫一片,到处都是刺目的光芒,无尽的神辉与其说劈向啸战,不如说是劈向咆哮黑尊。

咆哮黑尊无奈转身,血眼瞳孔合一,血芒冲天而起,与雷霆碰撞在一起,直让日月星辰无光,使整片天地都在颤栗。血芒与雷霆没有僵持多久,血芒寸寸被摧毁,雷霆强势进驻,但光芒已然黯淡,咆哮黑尊重拳出击,硬扛雷霆,皮肉烧焦的味道散于天地间,但雷霆也被抹于无形。

当雷霆一闪而逝之时,天空之上乌云散。?斓啬芰吭丛床欢系构嘟?フ缴硖,啸战仰天长啸,身后幻化出的黄金虎影近乎实质化,身长万丈,鳞甲森森,气息暴涨,不怒自威。

啸战的晋级全拜咆哮黑尊所赐,但啸战的兄弟也全为咆哮黑尊所伤,啸战长啸一声,声如滚雷,毫不客气,金光四射中,千丈虎爪虚空拍出,崩塌了大片空间,直罩咆哮黑尊。

咆哮黑尊的伤也全拜萧炎等人所赐,旧伤未愈,对抗雷霆又添新伤,如今眼看虎爪铺天盖地而来,它匆忙挥出重拳,血芒再起,轰然巨响中,啸战只退了数十步,咆哮黑尊身形也摇摇欲晃。

见此情形,啸战信心大增,重拳虎爪,撕裂了长空,暗淡了日月。

两人不知道对抗了多少招,直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啸战从之前的被抛飞到如今能正面对抗,越发觉得意气风发,势如奔雷,勇不可挡。

高手交手,瞬息千招,啸战晋级之后防御惊人,以六星初期对抗六星巅峰,仅处下风而不落败,如若有人相助,取胜不无可能。

但很快啸战就悲哀地发现,自己这方除了自己,已无可战之人,萧炎众人伤于血芒与“混沌魔心”之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疗伤。

生死对战,岂容分神?啸战一个发愣,咆哮黑尊巨拳出击,重重轰在双手勉强格挡的啸战身上,啸战晋级之后第一次被抛飞数百丈,在空中狼狈地翻了几个滚,正好摔在萧炎众人身旁。

“你很威风啊。”萧炎笑道,身上衣服血迹斑斑。

“落地的姿势也很威风。”风暴在旁边接了一句,嘴角残留点点血丝。

“死到临头你们还这么风趣。”啸战从地上爬了起来,没好气地回答。

“哈哈哈。”众人纷纷大笑,似乎现在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小酒馆里一般。

“说真的,啸战,”萧炎沉默了一下,继续道,“你走吧,留在这里只会大家一块死。”

“萧少,别小视我,我现在可是六星斗帝,别说一个咆哮黑尊,就是再来一个也打不死我。”啸战一听,急红了眼,几乎是吼了出来。“你说得没错。”萧炎看看远处正一步一步朝自己这边走过来的咆哮黑尊,平静地开口,“但是,有我们在,你就活不下去。”

“只要有我啸战一口气在,谁也别想伤害到我兄弟一根汗毛!”啸战怒了,站直了身躯,金甲覆身,额头金色的王字虎虎生威。

“啸战,我们永远的好兄弟。”乐少龙几乎是爬了过来,露出大腿外的骨刺森森刺目,“我们为有你这样的好兄弟而自豪,但是咆哮黑尊将会用对我们的攻击来作为威胁你的王牌,我们没有恢复的时间,而你留下来也会和我们一样的下场。兄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你们说对了,虽然你很强,收拾你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但是你的队友在,你护得了他们,就护不了自己。”咆哮黑尊冷冷的话语伴随着大步前来的脚步声在摧毁着啸战的信心。

“你们带给我的耻辱足以让我对你们的动手无所顾虑。”咆哮黑尊打消了啸战打算以“卑鄙”作为激将法让咆哮黑尊和自己单挑的念头,同时又前进了一步,离众人更近了。

闻言,啸战近乎绝望。

虽然萧炎有着大量的丹药供应,但是受伤过重,恢复需要时间,而咆哮黑尊是不会给他们时间的,啸战晋级之后,咆哮黑尊对萧炎众人投来怨恨的一瞥,乐少龙就知道了这个结局。无论啸战与咆哮黑尊的对战是赢还是输,自己等人都活不下去,何况啸战还处于下风。所以他们商量好了,这样至少可以让啸战活下来,虽然他们知道啸战肯定不肯,换成自己也是这样,但终归是要试上一试,尽管这希望渺茫得像太阳会打西边出。

萧炎与众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眼眸很平静地望着啸战。

“不,你们这群混蛋,你们都死了,我还活个什么劲。坷献右膊换盍耍 毙フ浇?醴杩,双眼通红,不愿意也不肯去相信眼前残酷的事实,他双拳连连重击,斗气不要命地施展开来,期望可以阻止这一切,起码可以阻止咆哮黑尊的脚步,哪怕是一小步,就算只半步也好。

可他也知道,这是事实,是自己改变不了的事实。

月影万变,逃不出阴晴圆缺;幕苍幽怨,埋不住一生兄弟情。流云渡水,江河满映,黑发白花盘伤哀,叫啸战情何以堪。

如果可以,啸战宁愿拿自己的生命去换兄弟的命;如果可以,啸战宁愿一辈子都不晋级,只要保住兄弟的命;如果可以,啸战愿意付出所有的一切......

但是,这一切的如果,在现实面前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咆哮黑尊冷漠之极地看着他们,血眼分化成十八个瞳孔,冰冷地对准了萧炎众人,彻彻底底摧毁了啸战那最后一丝的希望。

看着夺魂的血芒即将挥洒死神的镰刀,收割众人的生命,萧炎的眼神有点迷离了,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以前。

在遥远的画面中,有薰儿当初含泪喊出“萧炎哥哥,薰儿等着你”的感人;有美杜莎女王复杂地看着自己的百味交集;有雅菲深情注视的眼神;有云韵忍痛离开的背影;有小医仙默默付出的坚定;有青鳞跟随自己坚定不移的脚步……最后出现的是父亲欣慰的笑容和药老教导自己的艰辛,那一刻,亲情,友情,爱情交织在一起,让萧炎潸然泪下,忍不住伸手去触摸,去挽留,可手指穿过重重人影,始终是水中月,镜中花......

美梦破碎,一切成空,彼岸花开彼岸,空遗留一世遗憾。

萧炎看着穿空而至的血芒,缓缓地闭上了眼眸,眼角两滴晶莹的眼泪无声地顺着脸孔滑落下来。

“今生今世,牵挂太多,不知天上宫阙,是否有来世......”萧炎最后一次喃喃,平静地面对这一切。

血芒初动,众人拖着残破的躯体,全部挡在萧炎面前,眼神透露着无比的坚毅。

“既然结局都已注定,何苦还要保护我呢。”萧炎睁开眼,心里满是难言的感动。

“保护萧少是我们的职责,在我们没倒下之前,没有人能够伤害到萧少。”风暴咽下一口血沫,艰难地开口。

“我们不想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还要背负护主不力的冤号,哈哈哈。”乐少龙开口大笑道,不经意牵动了伤口,直痛得猛翻一阵白眼。

“得兄弟如此,我萧炎死而无憾。”萧炎一阵大笑,胸口拉扯得隐隐作痛,但是心里很痛快,非常的痛快。

“是。??荒芡?,死愿能同地,该满足了。”紫影幽幽开口。

“此时此刻,只缺一样东西啊。”南尔明开口,“人生当浮一大白啊。”

“你这个酒鬼!”

欢声笑语与平时一样,但自此之后物是人非事事休,爽朗中却掩盖不住其中的失落,啸战品尝着之中的味道,只觉得满嘴苦涩。

啸战没有参与进去,他要去阻止,他要去尽最大的努力阻止,他要击碎那万恶的血芒!哪怕这一切注定是徒劳,但他一定要去做!

啸战回头深情地看了一眼萧炎等人,似乎要将大家的面孔嵌入脑海成为永远的记忆,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双拳搅碎风云,虎影彰显,怒咆不止,“怒羽”在指尖溢出一缕缕金丝,将岩壁切开,将大地击裂,锋锐无比有阵阵寒气泛出,拳风打出了历史洪流,击出了无双大势,苍穹的厚重在这一拳当中显露无遗,这是啸战打出接近完美的一拳,但是人却如行尸走肉,目光呆涩,内心的悲痛冲垮了这个坚强的汉子。

拳势纵横,打散了十七道血芒,啸战的眸子中亮色大盛,却在最后一道血芒将临之处戛然而止,对抗十七道血芒已经是他的极限。

血芒所指,正是萧炎的方向,萧炎的方向,也正是众人集中的方向,啸战撕心裂肺,奋力追击,可啸战伤心欲绝,只觉得内心的血液突然倒冲上脑,空白一片,眼睁睁看着血芒疾驰而去。

咆哮黑尊的脸色,从眼看啸战连破十七道血芒时的凝重,到最后一道血芒直指萧炎时终于绽放开来,但这绽放的脸色只维持了仅仅一瞬间,如昙花一现,紧跟着就是不可思议的惊讶。

血芒将至,萧炎身前的空地却突然凭空出现一只小绿芽,绿芽迎风而长,转眼便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血芒没入大树,一闪即逝,参天大树一瞬间却宛如经历了无数岁月,快速枯萎,化为飞灰,点点飞扬,落在萧炎众人身上。

萧炎等人目瞪口呆,左右环顾,眼光四下横扫,想要寻找这奇迹的来源。

萧炎虽伤,但灵魂之力依然强大,空间一处不经意的波动引起了他的注意,当眼光落在这处不着痕迹的空间波动时,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走出,周围雾气涌动。

这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圣洁如雪,随风飘舞,似即将乘风而去的仙子一般。

这是一个怎样美丽的女子。狘/p>

她黑发轻舞,长长的睫毛颤动,眼眸似迷蒙着水雾,红唇玉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颈项纤秀,冰肌玉骨,精致的五官,绝色的容颜,曲线朦胧的玉体,气质更是超尘脱俗,似从未食人间烟火,使人不自觉泛起自惭形秽的感觉,仿佛这世间的一切美好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在这完美得近乎妖邪,丰挺得近乎幻的女子面前,就连咆哮黑尊也不由一怔,屏住了呼吸。

“甄妮!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炎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表情在脸上精彩地演绎。

用力掐了下乐少龙的大腿,乐少龙龇牙咧嘴的呼天喊地证实了萧炎没有在做梦,可是,甄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萧炎眼神飘。?笥已扒笞糯鸢,可是发现众兄弟震惊的表情不比他逊色。

“甄妮……”萧炎望着天空中那个绝美性感的熟悉身影,心中那根弦紧紧地弹了一下,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有惊讶、有欣喜、有担忧,但更多的是由衷的感动......

虽然萧炎不清楚甄妮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是,萧炎深深知道,这一切绝非容易。

幻境的隐秘、一路拼杀过来的血与泪都令萧炎比任何人都清楚要达到这里的艰辛,而甄妮只不过一个人,一个芊芊女子!想到这里,萧炎只觉得喉咙有些哽咽。

萧炎看得没错,大家也没有认错,绝美女子正是甄妮。

至于甄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从之前说起。

甄妮寻找萧炎来到鬼宿谷,费尽心思却卡在幻境入口,不得进入之法,百般焦灼之下,甄妮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强行破门。

甄妮用尽全力,不顾护罩的反震,对着护罩展开了一轮又一轮惊天动地的攻击,汪洋般的能量浪涛席卷了整片天宇,可惜,护罩的能量实在太强,强大的反震力比汪洋还要浩荡,甄妮身受重伤,娇躯喷血无力坠落的时刻,心就像浪涛冲击礁石而粉碎一般,绝望与无助。

当时的甄妮心已随着萧炎而去,绝望的情绪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一刀一刀在甄妮的心口上刻画着,痛得已经麻木。

完美的娇躯重重坠落在长年累月堆积的腐叶烂泥上,砸出一个黄金比例的曲线,但美人的眼神已经溃散,心碎得就像压在身下的落叶,是那样的脆弱。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射在甄妮美丽而又苍白的容颜上,就在此时,护罩荡起了一层涟漪,是里面守侯的萧遥被刚才甄妮最后一击惊动了。

护罩内部空间空旷巨大,而且护罩的能量波动隐隐隔绝着内外的视线,虽然从内及外能隐约看清一定距离,但要视野清晰必须要靠近护罩边缘。萧遥一心系在萧炎身上,完全没有关注外面,而且此地极为偏僻,萧遥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可以寻到此地,若不是甄妮的最后一击引起了护罩的能量剧烈波动而惊动了萧遥,两人差点就失之交臂。

当萧遥贴着护罩望向外面曲线动人的甄妮时,他彻底呆住了,震惊的表情比现在的萧炎还要夸张。

看清外面跌落的人影,萧遥三步并作两步冲了出来,在离甄妮两步远,萧遥做出了一个如果当时萧炎在场一定会惊讶得连下巴都会掉下来的举动。

一向桀骜的萧遥居然一边口中称呼一声“大小姐”,一边毕恭毕敬对着甄妮参拜了下去!

甄妮的身份不简单,之前萧炎听清浩然说到人族盟主乃甄布凡的哥哥时,就猜到甄妮应该是人族盟主的千金,只是他不知道萧族与甄家的关系。

......

进入幻境,有着丹药的支持,甄妮一路运气疗伤,一路凭借着七星魔兽头骨的震慑,日夜兼程赶到了血契感应到的萧炎所在,及时救了萧炎一命。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小说的作者是夜雨闻铃0,本站提供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pobook.com。

上一章:第七十一章 啸战的赌注(五) 下一章:第七十三章 甄妮的真正实力

2009-2017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PoBooK.com .

斗破苍穹之穿越轮回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斗破苍穹之斗神传奇 升级系统在斗破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